“薛部长,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如果薛部长你想要报仇的话,那就尽管来吧!我刚才打了你的屁股,还看光了你的身体,我道歉,现在我就让你看看我的身体,让你打我的屁股。”

  说话间,陆天星直接伸手开始解起衣服的扣子来,似乎真的打算脱光。

  “陆天星,你给我住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看着陆天星准备脱光的动作,薛曼俏脸立刻变得红彤彤了起来,这个王八蛋果然就是一个流氓,女人被看~光~了,和男人被看~光是一个概念吗?

  男人洗洗又是一个chu~男,女人洗了能变成处女吗?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薛曼看着陆天星说道:“你想让我不告诉芷晴也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要求?”

  陆天星听到薛曼的话,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脸惊恐的说道:“薛部长,你该不会是想要s~m我吧!这不可能,我告诉你,我卖艺不卖身的,我坚决不玩这种东西。”

  随后,陆天星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是薛部长你喜欢这个调调,你可以自己玩,或者我花钱帮你几个帅气的鸭子陪你玩,你放心,保证都是肌肉猛男。”

  薛曼听到陆天星的话,微微一愣,旋即抓起桌子上的一个茶杯狠狠的砸向陆天星,咬牙切齿的说道:“陆天星,你这个臭不要脸的东西,你再说一句,老娘撕烂你的嘴。”

  看着飞来的茶杯,陆天星嘿嘿一笑,手臂一动,直接将杯子抓在手中,随手放在桌子上:“薛部长,别生气,别生气,生气的女人老得快,你应该不想未老先衰吧!”

  “你……。”

  薛曼听到这话,只觉得心中一阵怒火翻滚,胸前的圣~女~峰伴随着她的呼吸波动的更加厉害起来,要不是打不过陆天星这个王八蛋,她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陆天星。

  “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情,我有件事情想要找你帮忙。”薛曼深吸了好几口气,强忍着想要把陆天星碎尸万段的想法,开口说道。

  “呼,吓死我了。”

  陆天星听到这话,拍了拍胸膛说道:“薛部长,你原来要找我帮忙啊,可是,你也不用玩这么大吧!直接告诉我不就行了,亏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特别的癖好,故意换衣服不关门呢!”

  “陆天星……。”

  薛曼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铁青了起来,那模样恨不得现在就把陆天星给碎尸万段。

  看到薛曼那即将暴走的脸色,陆天星知道不能再撩拨下去了,不然的话薛曼真的有可能暴走,虽然薛曼暴走依旧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一个大男女欺负一个女人传出去影响也不好,而且人多嘴杂,天知道到最后会传出什么石破天惊的消息出来。

  “薛部长,你到底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要我做得到,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惜。”陆天星瞬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看着薛曼一本正经的说道。

  “陆天星,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千万不要反悔。”薛曼目光紧盯着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

  感受到薛曼的目光,陆天星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薛部长,我……我告诉你,我卖艺不卖身的,要是卖身这种事情,我坚决不做。”

  “滚,就你,给我,我都嫌丢人。”

  薛曼听到陆天星的话,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缓缓的开口说道:“我要你假扮我男朋友……。”

  “什么?”

  薛曼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天星给打断了,满脸错愕的说道:“薛部长,你说什么,你让我假扮你男朋友?还有人找你相亲,别开玩笑了,他们就不怕你把他们的腿打折。”

  看到陆天星那满脸错愕的脸色,薛曼的脸色再次阴沉了起来,一巴掌重重的拍在办公桌上:“你说什么,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试试。”

  “没说什么,我是说要是能和薛部长你这种长得如花似玉,身材火辣的美女相亲,简直就是祖坟冒青烟,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感受到薛曼身上的杀意,陆天星讪笑这说道:“只不过我很好奇,在我的记忆中,阿姨应该是一个很开明的人才对,还不至于强迫你相亲吧!这个时候你找我假扮你的男朋友做啥。”

  “谁敢你说假扮男朋友,就必须是相亲了?”

  “难道不是吗?可是现在也不是过年啊,根本不用租个男朋友回家过年啊。”

  “我是要参加同学会,而且,在同学会上有个家伙和我十分的不对付,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才找你假扮一下男朋友的。”薛曼看着陆天星,直接开口解释道。

  “同学会?”

  陆天星听到薛曼的话,微微一愣:“薛部长,我只听说过同学吃饭喝酒,炫富的,从来没有听说同学会炫男朋友的,你的同学会也太奇葩了点吧!”

  “关你屁事。”

  薛曼没好气的看了陆天星一眼,说道:“陆天星,我现在只问你一句,你到底帮不帮我,你要是我不帮你的话,我现在就去找芷晴,说你打我屁股,企图****我。”

  “我艹。”

  听到这话,陆天星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帮,我肯定帮,说个时间,我到时候去找你。”

  “今天下午六点半,下班后,我会在门口等你。”

  “没问题。”

  陆天星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薛部长,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说着,陆天星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陆天星,你……。”

  薛曼看着陆天星的背影,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薛部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想告诉你,我们两个真的不适合,我不喜欢玩s~m~这种重口的姿势。”

  薛曼一愣,旋即一张俏脸变得铁青到了极点,抓狂的怒吼道:“陆天星,我要杀了你。”

  陆天星看见薛曼又要开始暴走,急忙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陆天星,你死定了,你最好祈祷以后不要落在我的手里,不然,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办公室中传来了薛曼愤怒的咆哮声。

  听到办公室中薛曼的咆哮,陆天星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手臂摩擦了两下,似乎在回味刚才的味道,不得不说,经常锻炼的人,身材就是非常的不错,那挺翘的tun部,都让他心中忍不住的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来。

  在白氏集团逛了一圈,和曾经的朋友黄灿吹了一波牛,传授了一下泡妞绝技,陆天星哼着小调走向了电梯。

  “三少爷。”

  还没有等电梯下来,陆天星突然听见一个悦耳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下意识的扭过头,就看到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眼前,顿时微微一愣。

  因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栾红月。

  这一刻的栾红月再也没有了在江南的那种烟火风尘的气息,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女强人的气息,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靓丽,自信的气息,哪怕是熟人在这里,不看脸庞都没有人相信这曾经就是江南红人会所的老板栾红月。

  今天,栾红月身穿着一身灰色的职业套装,在职业套装的包裹下,使得栾红月的身材显得凹凸有致,那条灰色的长裙不算太短,大概到膝盖的位置,但是配合上黑色的丝袜和她身上那一股怎么都无法掩盖住的成~熟~风~韵,顿时给人一种充满you惑的感觉,尤其是那傲人的圣~女~峰将职业套装撑得鼓鼓的,让人顿时有一种伸手去抓一把的感觉。

  栾红月俏生生的站在那里,一双美丽的秋眸落在陆天星的身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激动,还有一丝微不可察的情愫在其中,就是这个男人将她那暗无天日的世界给撕碎了,给她带来了阳光和温暖。

  这段时间以来,栾红月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活着,而不是一个行尸走肉的尸体,这段时间以来,可以说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

  而陆天星看到栾红月之后,也是微微一愣,心中有些惊讶,他发现眼前的栾红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完全和他在江南的时候看到的不一样,可是具体哪里不一样,他却说不上来,只感觉栾红月整个人似乎都变得阳光,变得更加的自信起来。

  “三少爷,你这么看着红月干什么,红月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而就在陆天星打量栾红月的时候,一个娇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让陆天星立刻回过神来。

  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栾红月,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感觉一阵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让人心神一荡,陆天星知道,这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栾红月自身携带的幽香。

  “不亏是让江南无数纨绔子弟都迷恋的女人,这魅力简直是无人可挡。”

  陆天星心头暗赞一声,微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看美女了,难道栾小姐你不认为自己是美女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