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雅妃听到栾红月的话,微微一愣,旋即微笑着说道:“为什么看不上你,你觉得他会在意别人的看法吗?若是他真的在意别人的看法,就不会帮你摆脱栾家的控制,甚至亲自去江家救你,更加不会让你到白氏集团来上班了。”

  “可是那又如何,就算他能够接受我,我恐怕也过不了自己的这一关,我不想去破坏他和芷晴之间的感情,我看得出来,芷晴非常的爱他,而他也非常的爱芷晴,而且,他的身边已经有你们这几个天之骄女,我又怎么配得上他,我只希望在他有需要的时候,能够帮助他,这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栾红月看着林雅妃,叹了一口气说道。

  如果她是一个纯洁无暇的女人,也没有声名狼藉,她或许会选择去追求陆天星,但是现在她配不上陆天星。

  看着栾红月的神色,林雅妃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有时候她真的搞不懂,陆天星身上到底有什么魅力,居然能够让这么多,普通人得到一个,已经是祖坟冒青烟的漂亮女人为他心甘情愿的付出,甚至无怨无悔。

  “你就打算这么放弃了?”

  “不放弃又能如何呢!”

  栾红月苦笑着说道:“他的身边有你们这么多的女人,还有一个漂亮,温柔,美丽大方的妻子,他会看得上我吗?就算他看得上我,陆家会选择接受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吗?既然如此,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当断则断,拉拉扯扯,藕断丝连,到最后对谁不好。”

  看着栾红月此刻的模样,林雅妃重重的叹息一声,有人说相思是杀人不见血的刀,但这爱情又何尝不是刮骨钢刀,能够让人悄声无息的深陷其中,再也爬不出来。

  只不过她比栾红月幸运的多,她虽然也思念过陆天星,也爱上了陆天星,但是至少她现在是陆天星的女人,她的付出换来了收获,值了,而栾红月却只能暗恋,甚至没有任何的结果,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最痛苦的事情。

  “好了,不说这些事情了,雅妃,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不如我们两个出去喝杯咖啡怎么样。”

  栾红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林雅妃,俏脸上杨重新挂上了一道笑容。

  此刻,栾红月重新给自己戴上了一副面具,将脸上所有的思念和爱都给隐藏在了心底最深处。

  “好啊!我知道附近新开了一家不错的咖啡厅,不如我们去哪里坐坐怎么样。”

  林雅妃看到栾红月脸上的笑容,脸上微微浮现出一丝错愕之色,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笑着点了点头。

  丝毫不知道在自己走后,林雅妃和栾红月的对话,陆天星乘坐着电梯一路来到了顶楼,朝着白芷晴的办公室走去,刚刚走过拐角,正好就看见蓝心正趴在办公桌上处理着文件,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笑容,准备走向蓝心,再去好好调~戏这个小妞。

  不过,第一步还没有踏出,陆天星看着蓝心,微微一愣,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转身朝着白芷晴办公室走去。

  “哼,算你这个混蛋识相,不然姑奶奶弄死你。”

  看到陆天星转身离开,蓝心重重的冷哼了一声,有些咬牙切齿的将手中的小刀放在桌子上,这个混蛋刚才要是赶过来,她不介意让这个混蛋的身上多几个窟窿。

  陆天星走进办公室之后,白芷晴依旧在伏案工作。

  在听到开门的声音之后,白芷晴慢慢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陆天星,然后低着头看着陆天星说道:“怎么,从外面风流潇洒回来了。”

  愕然的听到白芷晴的话后,陆天星微微一愣:“你知道?”

  “你认为呢!”白芷晴头也不抬的说道。

  陆天星讪讪一笑,伸出手摸了摸鼻子:“老婆,其实我刚才是去找倩茹了,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刚才什么都没有做,而且,我呆一会就走了,还见了薛部长……。”

  “你说什么?你刚才不仅去看了倩茹,你还找了小曼?”

  白芷晴刷的一下抬起头,一脸寒霜的陆天星。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我是知道你可能去找倩茹了,但是我没有想到你还去找了小曼,好你个陆天星,刚回到公司你居然又开始给我勾三搭四,你是想把整个白氏集团都变成你的后宫吗?”

  说着,白芷晴直接将手中的笔砸向陆天星。

  看到急速飞来的笔,陆天星急忙伸出手将铅笔抓在了手中。

  “老婆,你这又是怎么了,我之所以去见薛部长,是因为薛部长有事找我帮忙而已。”陆天星手臂一甩,将铅笔扔到白芷晴身边的笔筒当中,苦笑着说道。

  “帮忙?”

  “恩。”

  陆天星果断的点了点头:“薛部长说她要参加一个同学会,又拍被人嘲笑她还是一个剩女,没人要,所以打算让我假扮她的男朋友,和她一起去参加同学会。”

  陆天星简单的描述了一下找薛曼的过程,可不敢把其中发生过的什么事情告诉白芷晴,不然白芷晴绝对会毫不客气的将他从这楼顶一脚踹下去。

  “这么说你答应了?”

  “当然答应了,反正又没有啥事,又能免费蹭吃蹭喝,何乐而不为呢!”

  “是吗?”

  白芷晴目光紧盯着陆天星,宛如刀子一样,从上看到下:“陆天星,你会有这么好心,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

  感受到白芷晴那咄咄逼人的目光,陆天星顿时一脸黑线,尼玛,早知道就不说了,而且,就算他对薛曼有想法,也得有这个胆子才行啊,天知道他要是对薛曼做什么,大半夜薛曼会不会突然醒过来,给他的小兄弟来一招狠的,要是这样,他就完犊子了。

  “老婆,你在逗我开心吗?”

  陆天星哭丧着脸,看着白芷晴说道:“我倒是想对薛部长做什么,但是我也得有那个胆子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薛部长的性格,我要是敢对她做什么,她就敢能把我给废了,我可不想从今往后变成一个太监,你说说,她让我假扮她的男朋友,我敢拒绝了。”

  听到陆天星的话,以及看到陆天星脸上那副委屈到极点的模样,白芷晴扑哧一声,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脸上的寒霜也在这一刻为之消散了。

  看着白芷晴脸上的笑容,陆天星一时间竟然有些呆住了,虽然和他在一起之后,白芷晴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但是陆天星依旧感觉到白芷晴的笑容充满了魅力,如同冰山上的雪莲为之绽放了一般,美艳不可方物,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沉醉其中。

  看着陆天星那一脸的痴迷的模样,白芷晴俏脸之上忍不住的升起一抹红晕,娇嗔道:“看什么看,都是老夫老妻了,又不是没有看过……。”

  陆天星在听到白芷晴的话后,回过神来,微笑着说道:“看不够,一辈子都看不够,因为老婆你在我的心中,一天比一天美,我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听到陆天星对自己的称赞,白芷晴的心中顿时像是吃了蜂蜜一样,美滋滋的,毕竟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听见自己的男人夸赞自己的魅力。白芷晴是女人,同样不例外,她可以不在乎外人对自己的看法,但是却不能不在乎陆天星对自己的看法,因为陆天星是她的男人。

  但是很快白芷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看着陆天星说道:“你嘴巴什么时候这么甜了,你该不会是故意敷衍我才这么说的把!”

  陆天星嘿嘿一笑,道:“老婆,我嘴巴甜不甜你还不知道吗?你不是品尝过吗?老婆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给你品尝一下怎么样。”

  听到陆天星这么露骨的话,在看着陆天星那一脸猥琐的笑容,白芷晴的俏脸一下变得红润了起来。

  陆天星看到白芷晴的模样,嘿嘿一笑,却没有在说什么,准备转身走到自己的助理位置上去。

  “陆天星,你说让你做白氏集团的董事长怎么样?”白芷晴看着陆天星的背影,美眸中闪过一道光芒,开口说道。

  “老婆,你说什么?让我做白氏集团的董事长?”

  陆天星听到白芷晴的话,下意识的转过头,想要看看白芷晴是不是在拿他开玩笑。

  感受到陆天星那震惊的眼神,白芷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没有说错,陆天星,我京认真想过了,我想让你做白氏集团的董事长,你觉得怎么样。”

  陆天星再次得到这个肯定的回答,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缓缓的走到白芷晴的面前,伸手摸了一下白芷晴的额头,然后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陆天星,你干什么?”

  白芷晴一脸疑惑的看着陆天星。

  “老婆,你也没发烧啊,怎么说胡话……。”

  还没有等陆天星开口说话,就被白芷晴给打断了道:“我没有说胡话,这是我这段时间经过深思熟虑后的想法,在我的手中,白氏集团永远也没有办法发展壮大,想要达到今天的成就,按照白氏集团的发展趋势,想要达到今天的成就,没有几十年是不可能的,而且还是无风无浪,才能达到今天的这种成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