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薛曼的模样,陆天星一阵得意洋洋起来,用眼神让一个女人害羞,他的功力似乎进步了不少,要是能进化到一个眼神让女人飞天,这才是传说中的大成之境。

  “怎么,没有人出来承认吗?”

  十分钟之后,白芷晴再次开口,眼神冷漠到了极点,目光如同一道利剑直刺不远处一个身材微胖,身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金部长,你怎么满脸的汗水,这办公室很热吗?”

  看到白芷晴将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叫做金全的中年男子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有些哆哆嗦嗦的从抬起手,拿着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眼中的惊恐之色几乎是掩盖不住,不是他的心智不坚定,而是白芷晴的眼神实在是太有压迫力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顿时让他有种一座大山压在身上的感觉,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金部长,你怎么不说话吗?我问你,这办公室很热吗?”白芷晴看着金全,再次开口说道。

  “是……是很热。”金全身子一颤,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

  “很热?”

  听到金全的回答,白芷晴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声音陡然变得冰冷了起来:“金部长,你确定是这办公室很热,还是你心虚了,你怎么说也是白氏集团的老员工,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为了钱,竟然背叛白氏集团,金部长,白氏集团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的,你为什么要背叛,你太让我失望了。”

  “什么,金部长是公司的叛徒,这怎么可能,会不会董事长你弄错了。”

  “是啊,白总,你是不是弄错了,金部长可是公司的老员工了,怎么可能会背叛伴。”

  “这不可能吧!”

  白芷晴的这句话如同一个炸弹扔进了湖水里面,顿时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丝错愕的神色,他们很多都是白氏集团的老员工,金全同样也是,可以说为了白氏集团付出了非常多的心血,完全把白氏集团当成了第二个家。

  曾经白氏集团遭遇到好几次股市动荡,可以说都是金全出手,白氏集团最终才顺利的度过难关,可以说白氏集团能扶摇直上,身为金融部部长的金全可以说是功不可没,可是现在白芷晴却将叛徒的矛头直指金全,这实在是让人有些惊讶,甚至让人有些难以接受,没有人会想到金全会背叛白氏集团。

  金全在听到白芷晴的话后,脸上闪过一抹苍白之色,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勉强的露出一丝笑容,道:“白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你这话是意思。”

  “不知道我的话是什么意思,金部长,你还想狡辩吗?”

  白芷晴听到这番话,声音之中立刻充满了冷漠:“十天前,白氏集团和鼎天集团,江峰集团进行了金融战争,可是在此期间,有人秘密泄露了我们的消息,只要我们动手,对方立刻提前知晓,布置好了陷阱,等待我们钻进去,金部长,你敢说这件事情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白芷晴的目光仿佛刀子一样落在金全的身上,带着凌厉之色,对于金全对白氏集团的贡献,她自然是一清二楚,否则的话,她就不会给金全一个机会了,而是直接带着警察过来了,但是金全的狡辩,让她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功是功,但不代表功能抵过,一个人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

  “白总,我……。”

  金全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白芷晴给打断了,道:“金部长,你不打算承认吗?莫非你以为我找不到证据吗?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银行卡上多出来的五千万是怎么来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个给你打款的账户是来自鼎天集团,你要是还不愿意承认的话,那么这份来自银行内部的资料和这些照片,应该足以说明这一切了吧!”

  说话间,白芷晴直接从桌面上拿起一个文件夹扔到金全的面前。

  金全看着白芷晴那冷若冰霜的眼神,手指哆哆嗦嗦的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夹,翻看了起来,当看到上面的照片的时候,金全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瞬间变得面若死灰了起来,不说银行内部的资料,光是那些照片就足以证明一切。

  这上面的照片就是他和鼎天集团员工秘密接触的照片,他怎么没有想到白芷晴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掌握了这么多的资料。

  “金部长,金全,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白芷晴满脸冷若冰霜,浑身上下散发出刺骨的寒意:“金全,你在白氏集团也算是老员工,劳苦功高,你偶尔贪点钱,无所谓,我可以视而不见,毕竟水至清则无鱼,我能够理解,但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联合外人来对付自己的公司,金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听到白芷晴那冷若冰霜的话,金全身子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猛地推开面前的椅子,冲到白芷晴的身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哀求道:“董事长,对不起,是我被猪油蒙了心了,董事长,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是被猪油蒙了心。”

  “被猪油蒙了心?”

  白芷晴脸上浮现出一抹冰冷的笑容,寒声说道:“被猪油蒙了心,你就可以为了钱,将白氏集团置于死地吗?金部长,我白芷晴自问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没想到你竟然为了钱,竟然想要将白氏集团置于死地,你让我饶了你,我怎么饶了你,我给了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白总,我为了白氏集团任劳任怨,有多少次白氏集团遭遇到股市动荡,不都是我帮忙度过去的吗?我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这一次你真的要斩尽杀绝吗?”

  听到白芷晴的话,金全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狰狞之色,带着一丝歇斯底里,白芷晴的话语中的一丝很明显,那就将他交给警方,一旦落到警方的手里,他这辈子就算彻底的毁掉了,就算他以后出来,这辈子都毁掉了,没有哪个公司会愿意接受一个出卖公司机密的人。

  “斩尽杀绝?”

  白芷晴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睛,满脸冰冷的说道:“金部长,这番话是应该对你说的,是你要将白氏集团斩尽杀绝,而不是我,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怨不得别人,何况,这么多年来,你坐在金融部部长的位置上,贪了多少钱,我想你心知肚明,足够你的家人生活一辈子了。”

  话音落下,白芷晴冲着身边的陆天星开口说道:“陆助理,警察应该来了,你去外面请他们进来。”

  陆天星听到白芷晴的话,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直接转身朝着会议室外面走去。

  “陆先生!”

  陆天星刚刚走出会议室,就听见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下意识的扭过头去,立刻就看见一个浓眉大眼,一身正气,穿着警服的年轻男子带着几个警察站在那里。

  陆天星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丝笑容,看了一眼为首警察肩膀上的话,微笑着说道:“赵警察,今天是你带队吗?恭喜你升官吗?”

  这个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薛冰曾经的同事,赵山。

  “呵呵,陆先生你说笑了。”

  赵山笑了笑,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先生,不知道贵公司出了什么事情,需要我们来处理。”

  “出了一个叛徒,出卖公司机密,所以才找各位来的,请,我们董事长在你们等着诸位。”

  陆天星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转身朝着里面走去。

  “警察!”

  而跪在地上祈求白芷晴原谅的金全,在看到跟在陆天星身后走进来的警察,脸色勃然变色,他之前还以为白芷晴只是吓唬他,但是他真的没有想到白芷晴居然真的叫了警察来,要是落到警察的手里,他这辈子就算彻底的完了。

  “白芷晴,没想到你竟然做的这么绝,既然你让我死,我也不让你好过,我跟你拼了……。”

  金全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狰狞的神色,猛地从地上站起来,扑向近在咫尺的白芷晴,可是还没有等他扑倒白芷晴的身边,一旁早就有了准备的薛曼已然出现了白芷晴的身边,飞起一脚,直接将金全给踢飞了出去,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上,抓住他。”

  赵山眉头皱了皱眉,直接示意身后的同事,将金全按住,然后从身上掏出一张逮捕令,递到金全的面前:“金全先生对吧!白氏集团报警说你泄露公司机密,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

  话音落下,赵山扫了一眼会议桌上的一些资料,对着白芷晴说道:“白总,不知道你调查到的这些资料可不可以交给我们。”

  “没问题,赵警官,麻烦你了。”白芷晴看着赵山说道。

  “白总,你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们就先走了。”

  赵山点了点头,示意旁边的警察将金全扶起来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