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金全面若死灰的被警察带走,所有人都知道金全这辈子恐怕都完了,哪怕以后出来,也没有哪个公司会愿意要一个为了钱出卖公司机密的人,心中不免的升起一丝兔死狐悲的感觉。

  金全怎么说都是白氏集团的功臣,不出意外的话,金全的位置或许没有办法往上升了,但是如果到最后退休的话,绝对会有一笔丰厚到让人眼红的退休金,甚至有可能获得白氏集团的股份,依靠着白氏集团现在拥有的地位和身份,哪怕到最后只是拿到千分之一的股份,也足够金全在退休后,过的潇潇洒洒,吃喝不愁,后代无忧了。

  可是金全却因为走错一步,最终落得牢狱之灾,不得不让人唏嘘不已。

  在唏嘘的同时,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白芷晴的身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敬畏之色,这段时间以来,白芷晴因为和陆天星出差,让他们几乎忘了白芷晴在没有遇见陆天星之前,那种雷霆万钧的手段了。

  这一刻,他们终于再一次回想起白芷晴执掌白氏集团时的行事风格和态度。

  感受到周围传来的敬畏的目光,白芷晴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对于这种目光她早就习惯了,声音漠然的开口说道:“记住我白芷晴今天说的话,我不管你在公司做过多大的贡献,还是对公司有过多大的帮助,做出了事情,那就必须付出代价。我可以容忍你们在公司遇到危机的时候离开,但是我决不允许有人待在公司,却选择吃里扒外,我希望你们好好记住金全这个教训,否则,就别怪我白芷晴不讲情面,辣手无情。”

  话音落下,白芷晴凌厉的目光扫过周围,一丝强势的气息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所以接触到白芷晴目光的人,都下意识的低下了头,不敢和白芷晴的目光对视。

  “当然,我白芷晴也不是那种翻脸无情的人,只要你安心待在白氏集团,该给你们的,我一样也少不了,这一次白氏集团能渡过难关,全部仰仗诸位,今年白氏集团所有人的工资和奖金翻倍,另外,金融部副部长袁浩从今天开始调任金融部部长,副部长位置由部长袁浩从金融部内部挑选。同时,金融部所有参与这次股市战争的操盘手和成员工资和奖金翻五倍,按照功劳大小,额外奖励一千万到一百万不等,关于奖赏成员多少,由金融部部长袁浩拟定,到时候把文件交给我。”

  “是,董事长,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伴随着白芷晴的声音落下,一个三十多岁左右的男子站起来,他就是金融部副部长袁浩,此刻却是满脸激动看着白芷晴说道。

  从金融部副部长成为金融部的部长,不仅仅是地位的提升,而且工资都要翻上几番,可以说他现在一下子就从白领迈步到了金领当中,而且,还是金陵最顶尖的那种,这让他怎么可能不高兴。

  对于任何人来说,没有几个人不希望找一个高薪的工作,毕竟寒窗苦读十几年,无非是为了考入名牌大学,然后等到毕业之后再找一个好工作,而好工作就意味着收入高,没有多少人能够拒绝收入高的工作,否则的话,就不会有人为了金钱而铤而走险了。

  听到白芷晴的话,会议室中其他的人都是用一种羡慕的目光看着这个三十多数的袁浩,脸上掩盖不住的羡慕之色,三十多岁成为白氏集团金融部的部长,绝对是成就非凡了,再加上这段时间白氏集团如日中天的辉煌,只要不犯错,兢兢业业,这辈子恐怕都会衣食无忧,吃喝不愁,甚至成为白氏集团的分红股东也不一定,到时候,这辈子吃喝玩乐,随便你怎么玩恐怕都可以。

  “我相信你不会让我的失望的。”

  白芷晴目光扫过周围,再次开口说道:“我白芷晴向来赏罚分明,袁浩今天的成就,是他的努力,同样,你们也一样可以做到,在白氏集团从来都是有能者居上,若是你们哪天有能力了,我照样可以提拔你们,但是我也希望你们记住,我不喜欢吃里扒外的人,好了,现在散会。”

  伴随着白芷晴的声音落下,所有人的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薛曼,林倩茹等人也站了起来,和白芷晴找了一声招呼之后,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会议室。

  几乎在短短的时间内,原本坐满了人的会议室瞬间变得空荡荡了起来,整个会议室中在只剩下了白芷晴和陆天星两人。

  看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会议室,白芷晴的脸色陡然变得有些黯然了起来,精致的俏脸上带着一丝疲惫之色,坐在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双眸之中有些无神。

  “老婆,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我现在开车陪你去医院看看。”陆天星在看到白芷晴的脸色之后,立刻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

  白芷晴轻轻的摇了摇头,缓缓的开口说道:“天星,你说我这一次做的是不是太绝情了,金全这一次虽然做错了,但是他终究是白氏集团的老员工,而且对白氏集团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好几次白氏集团遭遇到股市动荡的时候,都是金全帮忙,才让白氏集团度过这一次次难关,如今我却亲手将他送进了监狱,你说我是不是做的太过绝情了。”

  “老婆,没有什么好过分的,这一切不怪你。”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走到白芷晴的身边,开口说道:“你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白氏集团,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乱世当用重典,如果你这一次认为金全对白氏集团有功,而放过金全的话,那么下一次在白氏集团遇到危险的时候,白氏集团其他的员工就会肆无忌惮,认为他们就算出卖白氏集团也不会受到惩罚,你这么做并没有什么太过分,正好可以做到杀鸡儆猴。”

  “真的吗?”

  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这番话之后,双眸之中立刻冒出一道亮光,她真的害怕陆天星认为自己是一个狠辣无情的女人。

  “当然是真的。”

  陆天星轻轻的抚摸着白芷晴的秀发,微微一笑:“老婆,你坐着别动,我给你按mo放松一下,怎么样。”

  “按mo?”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反射性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警惕的看着陆天星:“陆天星,你又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这里是会议室,你要是敢乱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看到白芷晴那警惕,就像是看一个流氓的眼神,陆天星一脸黑线,真当他是种马呢!还打算在会议室来,天知道会不会有人突然闯进来,他可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表演一番,要是没人倒是可以试试,现在显然不行。

  “老婆,你想哪里去了,我是看你的脸色不好看,所以打算按mo给你放松一下,你以为我想要做什么。”

  陆天星一脸无语的翻了翻白眼,直接将白芷晴给按在了椅子上:“老婆,别乱动,让你见识一下按mo大师的手艺怎么样。”

  白芷晴听到陆天星的话,微微沉吟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放松了身体,慢慢的靠在了椅子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看到这一幕之后,陆天星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抬起手放在了白芷晴的太阳穴上,然后轻轻的按了起来。

  陆天星将力道控制的非常好,不轻不重,不快不慢,一丝丝带着冰凉气息的真气顺着他的手指弥漫到白芷晴的体内,让白芷晴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放松了一下,露出了舒适的表情,一双美眸也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安安静静的享受着陆天星的按摩。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陆天星听着白芷晴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缓缓的将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已经陷入到熟睡当中的白芷晴,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转身坐在了白芷晴的身边,看着面带微笑,陷入熟睡当中的白芷晴,脸上浮现出一抹温馨的笑容。

  这段时间以来,白芷晴和他在一起,无论是在纽约,还是在江南,每天都为他提心吊胆,哪怕是最终覆灭掉了杨家和唐家的阴谋,但是白芷晴却依旧没有真正放松下来过,精神一直处在紧绷的状态。

  如今被陆天星的真气这么一刺激,再加上回到魔都,解决了心头上最大的一件心事,使得白芷晴那紧张的心情慢慢的松弛了下来,所以自然而然的陷入到深度睡眠当中。

  陆天星就这么坐在旁边,安安静静的看着白芷晴,欣赏着那张让无数女人都羡慕,无数男人惊艳的俏脸,他恍然想起,他这辈子的梦想似乎都已经实现了,老婆孩子热炕头,除了抓紧时间造人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追求了。

  “呼。”

  想到这里,陆天星缓缓的吐出一口气,眼底深处却闪过一抹嗜血的杀意,低声喃喃自语:“接下来就该轮到你了,天神,等到找到你的踪迹,就是你的死期到了,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