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终了,陆天星和秋映蓉两人携手走出了舞池。

  秋映蓉此刻那俏脸上带着一丝丝的红晕,犹如喝过酒一般,红彤彤的,在灯光的照耀下,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散发出一种掩盖不住的御姐风范,诱人无比,看一眼就让人心中忍不住的升起一丝想要征服这个女人打算。

  看着秋映蓉那张泛着红晕,还有那水汪汪的眸子,陆天星微微有些失神,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了。

  “谢谢秋小姐刚才给我这个面子,没有让我丢脸。”陆天星看着秋映蓉,微笑着说道。

  “陆先生,我应该感谢你才对,我本来就不想和魏旭跳舞,如果不是你,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看着陆天星那张充满男人魅力的面庞,秋映蓉内心之中一阵躁动,但是却竭尽全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饶是如此,依旧能够让人觉察得到她内心之中的不平静。

  陆天星轻轻一笑,没有在说话,而是将目光扫过周围,当看到蒋天宝从远处走来的时候,立刻和白芷晴三女说了一声,端起一杯酒朝着蒋天宝走了过去。

  “陆少,你真是艳福不浅啊,实在是太让人羡慕了。”看到陆天星走过来,蒋天宝立刻开口说道。

  陆天星听到蒋天宝的话,一脸黑线的说道:“佛爷,你这话说得好像你没有美女相伴一样,要不要我在这里喊一声,说佛爷要找几个美女一起让跳舞,你猜会有多少人报名?”

  听到陆天星的话,蒋天宝急忙摆手说道:“算了,我可没有陆少你的本事,面对一群争风吃醋的女人,还不如杀了我。对了,怎么没看见秋少,他跑哪里去了。”

  “秋少遇到了几个秋家的合作伙伴,所以过去了。”

  陆天星解释了一声,开口说道:“倒是佛爷你不需要和别人聊聊,拉一下关系,维持一下人脉吗?”

  “拉关系,维持人脉?”

  蒋天宝叹息了一口气说道:“算了,这玩意太累了,跟着一群带着面具的人聊天,这有什么意思,和他们在一起聊天,心中不断的提防这对方,表面上还要和对方笑脸相送,这样太麻烦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做我的地下拳场的老板,赚点钱混日子算了。”

  听到蒋天宝的话,陆天星刚想开口说什么,突然一个相貌平凡,身高不过一米六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男子身上身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脚下的皮鞋漆黑发亮,这一身装扮下来,少说也要几十万,但是穿在这男子的身上,却没有任何的气质,那种感觉就仿佛是乞丐穿着黄袍一样。

  虽然无论是男子的相貌和气质都是那种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但是能被蒋天宝邀请来参加舞会,自然不可能是什么普通人,绝对是非富即贵。

  这个突然走过来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嘲讽魏旭的赵元龙。

  “佛爷。”

  赵元龙走到蒋天宝身边,立刻开口叫了一声。

  看到赵元龙之后,蒋天宝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伸出手在赵元龙的胸膛上打了一拳:“你小子刚才躲在哪呢!我一直没有发现,我以为你今天晚上不给我面子,不来参加舞会呢!”

  赵元龙咧咧嘴,露出一个给人十分憨厚的笑容:“这怎么可能,佛爷你邀请我,别说我在琴岛了,就算我在煤省,我也一定要赶过来参加啊,刚才让佛爷多找了一下,我自罚一杯。”

  说着,赵元龙端起手上的高脚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佛爷,你的这位朋友很面生啊,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扎偶炎龙喝完酒,随后将酒杯递给了旁边的一名侍者,随即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眼中带着一丝好奇。

  虽然说陆天星在京城做的事,让他名声大振,响彻整个大江南北也不为过,但实际上陆天星的资料全部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给压下去了,虽然有很多人知道陆天星的这个名头,但是却从来不知道陆天星这个人长什么模样,赵元龙不知道陆天星的身份是什么,自然也不是什么太过奇怪。

  蒋天宝听到这话,看了陆天星一眼,发现陆天星依旧面带笑容,沉吟了一下说道:“你就称呼他为陆少吧!”

  蒋天宝并没有将陆天星的来头告诉这个男子,不是他不想说,而是陆天星现在不开口,他也不可能将陆天星的身份说出去。

  “陆少,鄙人赵元龙,很高兴认识。”

  说着,赵元龙又从旁边一名侍者的托盘里面拿了一杯酒,冲着陆天星举起了酒杯。

  陆天星也在同一时间举起了高脚杯,轻轻的碰了一下,两人同一时间抿了一口酒。

  喝了一口酒,赵元龙,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少,这一次你把魏旭给彻底得罪了。”

  “彻底得罪了?这话怎么说?”陆天星淡淡的开口说道。

  他和赵元龙不熟,自然不可能和赵元龙说什么实话。要知道这年头你对别人要是掏心掏肺的话,说不定你会死的非常有节奏。

  “陆少,我不说你应该也知道魏旭是个什么人,那就是睚眦必报的小人。”

  赵元龙看着陆天星,重重的说道:“而你刚才偏偏在所有人的面前打了他的脸,让他丢尽了脸,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来找你的麻烦,你最好小心一点。”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仇,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难道你和这他有仇?”

  听到陆天星的话,赵元龙脸上的表情一僵,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也没啥大仇,我就是看着这个家伙不爽,而我又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想要找个帮手而已。”

  “我说你小子,大家都是熟人,有什么不好说的。”

  蒋天宝在旁边忍不住的开口说道:“怎么没有什么大仇了,夺妻之仇不算大仇吗?陆少,你不知道,他的未婚妻就是被魏旭给撬墙角了,这家伙脑袋上还戴着以一顶魏旭送给他的原谅帽呢!”

  “佛爷,不是说好再也不提这件事情的吗?你怎么又提这件事情,你信不信我带几个人去你的地下拳场,让你短裤都输掉啊。”赵元龙听到这话,苦笑着说道。

  而站在旁边的额陆天星在听到蒋天宝的话后,脑海中陡然闪过一道光芒,他貌似昨天晚上听秋天瑞说过,魏旭挖过一个叫做赵元龙的墙角,不会就是眼前这个家伙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