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配教你?”

  听到白芷晴的话,林雅妃微微一愣,旋即咯咯的笑了起来:“小晴晴,我实在不知道你到底哪来的勇气自信跟我说这句话,也不知道当初是谁跟个小女孩一样跟我说,雅妃啊,你说女孩要是被男孩给碰了一下手,是不是就会怀孕了。小晴晴,你说这番话,是谁说的呢!是你吗?”

  白芷晴在听到林雅妃这番话之后,白皙的俏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红晕,有些羞怒的说道:“你……你放屁,林妖精,你再敢胡说八道,你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咦,好暴力的女人。”

  看到白芷晴的模样,林雅妃缩了缩脖子,可怜兮兮的看向陆天星说道:“老朋友,你老婆好暴力,她在家里有没有打你啊,要不你跟她离婚,娶我怎么样,人家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呢!而且,你娶了我,在家里你就是太上皇,人家每天都可以伺候你哦。”

  在说话的同时,林雅妃那双勾魂的桃花眼,仿佛在对陆天星放电一样,似乎想要他沉醉在其中。

  感受到林雅妃那勾魂夺魄的眼神,陆天星顿时一脸的黑线,心中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白芷晴跟谁吵架不好,非要跟林雅妃来吵架,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林雅妃嘴皮子功夫或许比不上白芷晴,但黄段子却比比皆是,而且,还抓住白芷晴那么多的黑料,完全可以说先天立于不败之地,至于林雅妃的黑料虽然被白芷晴抓住,但是按照林雅妃那风骚入骨的性格,完全可以把这些黑料变成勾~引~一个男人的资本。

  白芷晴和林雅妃斗,不亚于鸡蛋碰石头。

  “哼,离婚,离你个大头鬼,我和我男人的关系好得很,不需要你操心。想要让我离婚,你等到下辈子去吧!”

  白芷晴冷哼一声,目光扫过陆天星,开口说道:“陆天星,你觉得我这番话说的有没有道理。”

  看到白芷晴将这把火焰烧到自己的头上来,顿时苦笑着说道:“老婆你说得对,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谁也抢不走,你要是敢我走,我就把你捆着,绑着……。”

  “困在,绑着……。”

  还没有等陆天星把话说完,旁边就传来一个惊讶至极的声音,林雅妃瞪大了美眸,张大了嘴巴,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白芷晴和陆天星两人,惊恐的说道:“你们玩的也太疯狂了吧!居然还喜欢玩s~m,小晴晴,我原本以为你内心已经足够闷骚了,但是我还是低估了你,太疯狂了,小女子甘拜下风。”

  “你给我闭嘴,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

  白芷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林雅妃,转身对着陆天星娇滴滴的说道:“老公,你刚才不是说要去吃饭吗?我们现在就过去吧!我待会让食堂炒几个你喜欢吃的菜好不好。”

  看着白芷晴那温柔如水的模样,陆天星反射性想要挣脱白芷晴的手臂,他实在是有点怕白芷晴这么娇滴滴的对自己说话,倒不是说他犯贱,而是完全是吓怕了,每一次白芷晴对他露出这种娇滴滴的模样的时候,在这娇滴滴的声音背后,总是隐藏着一把剪刀。

  试想一下,一再二,再而三,换做是谁恐怕都会对这番话反射性的害怕。

  “怎么,老公,你不愿意陪我去吃饭吗?”

  白芷晴感受到陆天星的变化,声音依旧是娇滴滴的,但是一双美眸中却不由自主的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意。

  “额,老婆,你想多了,我是在想待会顺道做些什么菜给老婆你吃。”

  感受到白芷晴美眸中释放出来的气息,陆天星果断的摇了摇头,好汉不吃眼前亏,识时务者为俊杰。

  “还是老公你最疼我了,来,亲一个。”

  说话间,白芷晴抬起头,在陆天星的脸上吧唧一声亲了一口,然后得意洋洋的用美眸横了一眼旁边的林雅妃,然后抱着陆天星的胳膊朝着外面走去,整个人仿佛骄傲的孔雀。

  陆天星心头一阵苦笑,目光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林雅妃,被白芷晴拉着朝着外面走去。

  林雅妃看着陆天星的目光,丝毫没有任何的幽怨,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在心中,她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是什么,那就是陆天星养在外面的情人,她可以肆无忌惮的调~戏陆天星,甚至可以当着白芷晴的面,光明正大的占陆天星的便宜,这一点无所谓。

  但是林雅妃却很清楚自己的定位,那就是不能和白芷晴去争陆天星,一旦和白芷晴去争陆天星,那就和白芷晴连闺蜜都做不成了,甚至还会连陆天星都会失去,毕竟没有哪个男人喜欢一个争风吃醋的女人。

  ……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转眼之间,就是到了下班的时候。

  六点三十分,白氏集团所有人都下班了,当然陆天星也下班了,在和白芷晴说自己去假装薛曼男朋友,参加同学会之后,白芷晴则是和林倩茹两人开着车回到了紫苑小区,而陆天星则是一脸优哉游哉的乘坐着电梯下了楼。

  至于林雅妃,早在吃过中午饭之后,原本打算找陆天星来一个日常~一~炮,结果陆天星被白芷晴盯的死死的,只能调~戏了一番白芷晴,在白芷晴即将暴走的时候,拍了拍屁股,离开了白氏集团。

  陆天星下了楼之后,左右看了看,却没有发现薛曼的踪影,摇了摇头,从口袋这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等待着薛曼的到来。

  当陆天星手上的一根烟抽完之后,想要打电话给薛曼的时候,突然就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陆天星。”

  陆天星抬起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身边已经挺着了一辆红色的宝马,此刻宝马的车窗微微打开,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正扭头看着窗外,她的身材非常的苗条,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面色红润,俏脸上一双美眸很是锐利,直挺的鼻梁下,红润诱人的樱桃小嘴紧紧的抿着,修长的美腿被长长的裙摆掩盖住,浑身上下散发出一丝浓浓的女人味。

  “薛部长,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放我鸽子了呢!”

  陆天星在看到这个女人之后,顿时咧嘴笑了起来。

  “笑个屁,赶紧给我上车。”薛曼极度不爽的开口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眼前这个家伙,她的脾气就不由自主的变得火爆起来,恨不得一拳砸在这家伙的脸上,砸他一个满面桃花开。

  “好呢!没问题。”

  陆天星咧嘴一笑,丝毫布在意薛曼对自己的态度,笑呵呵的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去。

  薛曼扫了陆天星一眼,直接发动了汽车,离开了白氏集团。

  陆天星打量着车里的装饰,嗅着鼻尖传来的淡淡的香味,看着薛曼说道:“薛部长,我突然发现,你这么一打扮起来,还是挺漂亮的,很有女人味,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男人追求你了。”

  “是吗?”

  薛曼扫了陆天星一眼,淡淡的说道:“照你这么说的话,那我要是不打扮,就没有女人味,是一个男人婆对吗?”

  “额!”

  听到薛曼的话,陆天星一脸黑线的说道:“薛部长,咱能不能好不好说话,你这么说话,很容易没有我这个朋友的。”

  “你……。”

  薛曼扫了一眼陆天星,鄙夷这说道:“我没有你这么黑的朋友。”

  “我去。”

  听到这番话,陆天星一脸不爽的说道:“薛部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在鄙视我吗?我这是健康的古铜色好不好,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我其他的也是黑的,薛部长,你给我老实交代,我在保安部的时候,你是不是偷偷的看过我换衣服,所以才知道我其他的地方也是黑的?”

  薛曼在听到陆天星的这番话之后,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像是明白了什么,俏脸上顿时闪过一抹红晕,狠狠的说道:“陆天星,你要是再给我说这种话,你现在就给我下车?”

  “嘿嘿,薛部长,你舍得让我下车吗?你别忘了,要是我下车了,就没有人假扮你的男朋友了,说起来薛部长,我既然假扮你的男朋友,有没有什么特别福利没有。”

  “福利?”

  薛曼看了一眼陆天星,淡淡的说道:“有啊,可是你敢吗?你要是不怕身上突然少一个零件,你尽管来试试。”

  说话间,薛曼的目光不露痕迹的扫过陆天星的胯下。

  感受到薛曼那如刀子的目光,陆天星下意识的闭紧了双腿,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颤,这女人太狠了。

  看着陆天星的模样,薛曼的嘴角微微勾勒出一道得意的笑容,没有在说话,而是开着车朝着同学聚会的倾城私人会所而去。

  倾城会所,是魔都比较有名的私人会所之一,虽然名字是私人会所,但是实际上价格却是非常的实惠,很多的时候,魔都很多人都喜欢将聚会的地方放在私人会所。

  这一次薛曼的同学会就是放在私人会所当中。

  将车挺稳之后,薛曼和陆天星从车上走下来了,径直朝着倾城会所里面走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