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薛曼的背影,陆天星微微一愣,突然向前踏出几步,出现在薛曼的身边,伸出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搂住了薛曼的柳腰,顿时一股柔软的触感传来,不得不说,经常锻炼的女人,腰肢就是柔软。

  “陆天星你干什么,给我松开,信不信我剁了你的爪子。”

  薛曼脸色一变,立刻双目喷火的看着陆天星,那模样就仿佛陆天星只要不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就要翻脸一样。

  “不干什么啊。”

  陆天星撇撇嘴说道:“薛部长,我问你,你这一次找我来是干什么的。”

  “假扮我的男朋友啊。”

  “感情薛部长,你知道我是假扮你的男朋友,我还以为薛部长你是让我假扮欠你钱的呢!”

  陆天星翻了翻白眼,说道:“薛部长,你看看你刚才的表情,冷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你千八万一样,没有一点笑容,我跟在你的身后,谁会认为我是你的男朋友啊,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难道你想穿帮不成?”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曼的眉头皱了皱眉,最终缓缓的伸出手挽住了陆天星的胳膊,一边警告道:“记住,是假装,你要是敢得寸进尺,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陆天星无语的翻了翻白眼,没有再说什么,跟在薛曼的身后朝着倾城会所里面走去。

  说实话,陆天星对于薛曼所谓的同学会可以说是没有半点的兴趣,在他看来,无非就是一些混的好的人来到曾经的同学面前,炫耀自己的存在感,炫耀自己的成就,装装逼而已。

  对于这些,陆天星可以说是腻歪到了极点,这也是他从来没有参加过同学会的原因,对于他来说,同学还是留在美好记忆中为好,毕竟青涩的青春是最值得回味的,当年做过的疯狂事,追求过的女孩,青涩甜蜜的暗恋,或者是初恋,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很有味道的,若是这一丝回忆被灰尘给玷污了,那就没有任何的味道了。

  这种美好的回忆,留在记忆中就好了。

  这一次薛曼的同学会举办地点在私人会所的三号大厅当中,当陆天星和薛曼走进来之后,立刻就有身穿短旗袍的靓丽女子走了过来,在薛曼报上一个应该是举办者的名字之后,立刻被带着,朝着三号大厅而去。

  此刻,在倾城会所的三号大厅当中,气氛显得十分的热闹,男男女女,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相互聊着天,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

  而在中间位置,还摆放着一张巨大的长条餐桌,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水。

  在旁边还有一个小型的舞池,几个身穿时尚的男女在舞池当中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时不时的发生着接触,引得女人一阵娇呼。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会所安排的美女,穿着会所独有的制服,露着雪白的大长腿在人群中穿梭,时不时的送上一杯酒,吸引着周围的目光。

  这里做服务员的,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上班之前,必须要经过精心化妆才行,再加上制服的衬托,放在普通人群当中,绝对算得上一个美女。

  在薛曼的同学当中,也是不乏几个美女,但是那仿佛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瓜子脸,却让人一阵不适应,如果把一个脸盲症放在这里,绝对认不出谁是谁。

  薛曼和陆天星被服务员带领来到三号大厅之后,示意服务员离开之后,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看到门被推开,当看到薛曼和陆天星走进来的时候,所有人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目光落在薛曼的身上想,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都是露出一抹惊讶无比的神色。

  他们是薛曼大学同学,大学四年,他们几乎就没有见过薛曼穿过什么女装,几乎所有的装扮都是偏向于中性装扮,哪里会向现在这样,完全的一副女人的装扮,浑身上下散发出淡淡的女人味,还有那掩盖不住的you惑力,这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尤其是当看到搂着薛曼柳腰的陆天星的时候,这些惊讶完全转变为敬佩之情,他们真的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有男人敢找薛曼做女朋友,要知道在大学的时候,薛曼虽然同样很漂亮,仰慕者也不在少数,但是真的没有几个敢去追薛曼。

  曾经有几个不怕死的家伙,想要追求薛曼,结果被薛曼拉到了体育场直接被暴打一顿了,从那以后见到薛曼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连打气也不敢喘一个。

  现在竟然有人真的敢追求薛曼,甚至还追求成功了,这绝对是真猛士,真男人。

  感受到周围传来敬佩的目光,陆天星满脸的冷汗,这薛曼在学校到底有多么的彪悍啊,不然怎么连有了男朋友,别人投过来的目光包含的意思也只有惊讶和敬佩,连一丁点的羡慕都没有,这要多彪悍,才能把一群男的吓成这样。

  让他都有一种为民除害的感觉了。

  “薛……薛部长,你来了啊,你别站着了,赶紧过来坐啊。”一个看起来有些帅气,身材壮硕的男子看到薛曼走进来之后,立刻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指着自己的座位,战战兢兢的说道,丝毫没有那种肌肉男的气概。

  薛曼,曾经武术部的部长,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她的手里被教训出来的,可以说,薛曼就是fd大学武术部的一个传奇人物。

  “黄啸,你很不错,看来以前在武术部的时候,也不枉我对你一番栽培,听说你现在是全国武术队的总教练了?”薛曼看着眼前的肌肉男子微笑着说道。

  “薛部长,你……你就别笑我了,我的成就哪里比得上你啊,而且,这还不都是你教得好吗?”

  肌肉男子听到薛曼的话,顿时苦笑一声,眼中却闪过一抹往事不堪回首的味道,薛曼嘴里所谓的栽培就是把他当沙包陪练,不过,不得承认,这个办法非常好,大学四年,可以说他的实力也是突飞猛进,否则也不会成为全国武术队的总教练。

  “切,黄啸,你就别给拍她马屁了,薛曼,她有什么成就啊,不就是一个破保安部长吗?哪里比得上你这个全国武术队的总教练。”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不屑和嘲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一个年约二十五六的女子从人群当中走出来,她的脸蛋就是那种网红脸,在灯光下,给人一种充满玻尿酸的感觉,打着一层厚厚的粉底,浑身上下却散发出一丝倨傲的气息,眼神不屑的扫过陆天星和薛曼两人,嘴角露出一丝显而易见的嘲讽。

  陆天星只是瞟了一眼对方一眼,很快就收回了目光,他的确喜欢美女,但不代表喜欢网红脸,更加不喜欢后天加工而成的美女,以他的目光,可以轻松的看出来,眼前这个女人的脸上最低有五六处动过刀,甚至连那直逼e的圣女峰,都是假的。

  听到这个女人的话,薛曼的脸色立刻闪过一抹不爽之色,冷冷的说道:“我跟我徒弟说话,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关你什么事情,给我滚一边去,不然的话,你信不信你一巴掌把你的脸给抽烂了。”

  听到薛曼的话,这个女人的脸上闪过一抹恐惧之色,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当看到薛曼眼中那掩盖不住的嘲讽之色的时候,心中顿时冒出一丝怒火,嘲讽说道:“薛曼,我说你除了暴力之外,你还有什么,你找男人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居然找了这么一个男人,跟你一样是保安吧!”

  说话间,这个女人一脸不屑的将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天星,眼中掩盖不住的鄙夷之色。

  陆天星听到这番话,心中一阵不爽,他真的很想对这个女人说一句,我是不是保安关你屁事。

  不过陆天星还没有开口,薛曼已经抢先开口说道:“我男人是不是保安不关你的事,但是我知道你的男人恐怕都是乘客把!上来一个乘客,又下去一个乘客,一天到晚都在换乘客,我说的对吗?白晶晶。”

  “你放屁。”

  听到薛曼毫不客气的话,叫做白晶晶的这个女人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之色。

  “上来一个乘客,下来一个乘客,小曼,你说的这不是公交车吗?可是一个人怎么会是公交车呢!”陆天星在旁边突然开口说道,故作一脸懵懂的看着薛曼。

  薛曼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先是微微一愣,怎么不明白陆天星故意这么说的,微笑着说道:“人当然不可能是公交车了,但是你做公交车的时候,上车之前是不是需要投钱或者刷卡啊,有的女人也是一样,只要你投钱刷卡,就能玩她,这不是可公交车一样吗?”

  “哦,原来如此,那算了,我不喜欢坐公交车,我还是喜欢我的私家车,一个人开就可以了,不能借给别人开。”

  “恩,记住一句话,老婆和车,恕不外借。”

  “肯定的,我那是私家车,怎么能借给别人,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不是要跟着倒霉,这个习惯非常的不好。”陆天星一脸郑重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