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开口嘲讽薛曼,叫做白晶晶的女人,听着薛曼和陆天星的一唱一和,脸色可以说是难看到了极点,五指死死的握在一起,脸上带着一丝扭曲之色,她本来就和薛曼不对付,所以才会出声嘲讽薛曼,没想到居然被薛曼给嘲讽了。

  尤其是周围传来的诡异目光,让白晶晶的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胸口一阵剧烈的起伏,怒视着薛曼和陆天星,但是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她要是敢动手,她相信薛曼却对不介意将她给打一顿。

  “哟,好热闹啊,晶晶,不好意思,我刚才去见了一个朋友,来晚了一点,应该没有迟到吧!对了,这些都是你的同学吗?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厅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推开门从外面走进来,目光扫过周围,当看到站在白晶晶对面的薛曼的时候,眼睛顿时一亮,然后走到白晶晶的身边,伸出手,不露痕迹的在白晶晶的屁股抓了一把。

  “熊哥,你终于来了。”

  看到这个年轻男子出现,白晶晶身子扭动了一下,整个人都趴在了年轻男子的身上,一脸可怜的说道:“熊哥,晶晶被人欺负了,你一定要替晶晶报仇啊,不然,人家不开心拉。”

  听到身边女人娇滴滴的话语,被称作熊哥的年轻男子立刻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和薛曼的身上,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随后对着陆天星直接开口说道:“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也不嫌丢脸,给你一个机会,跪下给我的女人道歉,然后把给我滚。”

  说话间,这个年轻男子直接对着陆天星摆摆手,那模样就仿佛陆天星是一个苍蝇一样,让人厌烦。

  “大男人欺负女人?你放屁,分明是你的女人太过分了,还有你是谁,凭什么要我们跪下给你道歉……。”

  听到这个年轻男子的话,薛曼勃然大怒,俏脸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小曼,别紧张,乖乖的站到我身后去,这些事情,交给你男人来处理就行了。”

  陆天星轻轻的拍了拍薛曼的手掌心,示意薛曼稍安勿躁,站到自己身后去,目光淡漠的看着年轻男子说道:“我很好奇,你哪来的自信,让我跪下给你磕头,然后从这里滚出去。”

  “哈哈哈……。”

  听到陆天星的话,叫做熊哥的年轻男子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就凭我叫做孙雄,这个名字就足够了。”

  “孙雄?”

  陆天星微微一愣,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年轻男子,转头对着旁边的薛曼开口说道:“小曼,你认识孙雄吗?”

  “不认识。”

  薛曼看了一眼对面的年轻男子孙雄,眉头微微皱起,她虽然不知道孙雄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但是从孙雄的语气和态度当中,完全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背后应该有一股不弱的势力才对。

  “陆天星……。”

  薛曼看着陆天星,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天星给打断了:“小曼,你放心好了,我可是驾驶私家车的男人,一个天天坐公交车的家伙肯定奈何不了我的,放心好了,不过,今天晚上,我想开车。”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曼俏脸忍不住的闪过一抹红晕,没好气的在陆天星的胳膊上使劲的掐了一下:“去你的,什么叫做你想开车,想要开车自己去4s店买一辆去。”

  “嘿嘿,小曼,4s店里面的车只能坐在里面开,我想开一个可软可柔,还能发出声音的私家车,在家里的开车的那种。”

  “你给我闭嘴,在胡说八道,你信不信我揍你。”

  “揍我,你舍得吗?不怕揍在我身,痛在你心吗?”

  “哼,你可以试试。”

  陆天星和薛曼两人相互对着嘴,仿佛完全的把对面的孙雄给当成了空气。

  孙雄听着陆天星和薛曼你一眼,我一语说这话,脸色一时间阴沉到了极点,他当然知道身边的白晶晶是一个公交车,否则,当初也不会在直播平台被他刷了一些礼物,就勾~搭到床上去了,而且那风骚入骨的模样,和炉火纯青的技术要是良人还真是施展不出来。

  不过孙雄并没有在意,对于他来说和白晶晶只是玩玩,各取所需罢了,毕竟将一个无数人迷恋的主播压~在~身下,也是一个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

  可是就算如此,哪怕明知道自己上的这个女人是一个公交车,但是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承认,也不会有女人承认自己是公交车,如今却被陆天星和薛曼两人肆无忌惮的议论,甚至嘲讽,孙雄心中的怒火有多大可想而知。

  “你们给我闭嘴。”

  孙雄陡然爆喝一声,满脸阴沉的看着陆天星,寒声说道:“好,好得很,你是第一个有胆子敢在我面前说这番话的人,好,非常好,今天我不仅要你给我跪下磕头,我还要你的女人陪我睡一觉,否则,我介意打断你的四肢,让你像条狗一样从这里爬出来。”

  “让我的女人陪你睡觉,你想死吗?”

  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冷芒,语气也变得冰冷了下来,他本来是不想惹事的,但是对方既然不是好歹,那就怪不得他了。

  “哈哈哈,你想杀我?你居然想要杀我?就凭你这只蝼蚁吗?我杀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孙雄听到陆天星的话,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眼中闪烁着狰狞之色:“我数三声,跪下给我磕头,然后废掉四肢,给我像条狗一样爬出去,今天我就大发慈悲的放你一回,不然,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不仅你要死,你的亲人统统都要死,相信我,就算我杀了你,也没有一个人敢说一个不字,你信吗?”

  “是吗?我真的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跟我说这句话,就凭你一个小小的天级武者吗?还是凭你孙雄两个字?”

  陆天星看着孙雄,嘴角勾勒出一道冰冷的笑容,如果熟悉陆天星的人站在这里,绝对会有多远走多远,因为这一丝笑容代表着陆天星要杀人了。

  孙雄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脸色的笑容顿时一僵,心中猛地咯噔一声,一丝不好的感觉从心中涌现出来,他明明没有说自己是武者,陆天星是怎么看出来的,而且还知道自己的境界,这岂不是说陆天星的实力比他要强,否则,根本看不穿他的境界。

  可是,这怎么可能,他明明没有感觉到陆天星身上有任何武者的气势,连真气波动都没有,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而薛曼也只不过是一个玄级境界的武者,根本不堪一击。

  可是偏偏陆天星一口说出了他现在的境界,这让孙雄心中涌现出一丝忌惮之色。

  “你到底是谁。”

  孙雄满脸凝重的看着陆天星,他虽然是一个纨绔子弟,但不代表纨绔子弟是傻子,陆天星既然一口说出他的实力,还敢这么肆无忌惮,一定有所依仗才对。

  “熊哥,他没什么身份,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保安而已,你怕什么。”

  白晶晶此刻看到这一幕,顿时不依不饶了起来,身子在孙雄的怀里扭动了起来,那后天加工的圣~女~峰毫不客气的摩擦着孙雄的手臂,想要让孙雄给她报仇。

  “你给我闭嘴。”

  孙雄扫了一眼白晶晶,眼中闪过一道阴冷之色,直接甩开白晶晶的手臂,恨不得一巴掌抽出去,一个小小的保安能一眼看穿他的境界,谁的公司这么厉害,能让极有可能天级巅峰,甚至是神话级的武者给他开门。

  孙雄扫了一眼白晶晶,很快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上下打量着陆天星,可是越看越心惊,陆天星就那么站在那里,对于武者来说,浑身都是破绽,随便从哪一个地方出手,都能将陆天星可斩杀,可是偏偏他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自己无论从哪个地方出手,可能非但杀不了陆天星,甚至会死在陆天星的身上,毫无例外。

  这是一个高手,不能和他硬碰硬,先离开这里,等以后再说。

  孙雄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看着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位先生,这一次是我的女伴不对,我向你道歉,刚才的这番话就当我没有说过,告辞。”

  话音落下,孙雄的眼神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仿佛要将陆天星的模样记在脑海中一样,然后看也不看白晶晶,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没有任何的犹豫。

  孙雄不是傻子,一个全身都是破绽,但是却可以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人,绝对不是他可以对付的,如果真的和陆天星硬碰硬,他肯定会死的很惨,这是十分不明智的选择,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何况有句话说得好,好汉不吃眼前亏,等他调查清楚陆天星和薛曼身份的时候,那才是他的动手的时候。

  想到这里,孙雄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杀意,他这辈子就没有低过头,现在居然低头了,不杀陆天星,他整个人都会不舒服,膈应的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