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白晶晶已经完全愣住了,完全想不到在床上对着说她绵绵情话的男人会直接甩开她离开,尤其是感受到周围传来的种种异样的眼神,让白晶晶的脸色下一刻变得难看到了起来,狠狠的瞪了薛曼和陆天星一眼,准备跟着孙雄一起走出去。

  “站住,我让你们走了吗?”看到这一幕,一直没有开口的陆天星突然开口说道,声音很轻,但是其中却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语气。

  孙雄在听到陆天星漠然的话之后,脸色微微一变,转过身看着陆天星,道:“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已经给你道歉了,你又何必咄咄相逼,这对你没好处的。”

  “呵呵,咄咄相逼,你说的没错,我今天就咄咄相逼了,你能奈我何。”

  陆天星冷笑着孙雄,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杀意,如果说孙雄真的道歉离开的话,他也不会去为难孙雄,毕竟他也不是嗜杀的人,可是孙雄千不该万不该在离开的时候,眼中流露出了杀意。

  虽然孙雄隐藏的非常好,寻常人未必能够发现,但是别忘了陆天星是谁,地府佣兵团的判官,曾经军方的军刀,无论哪一个身份都是从生死危机当中摸爬滚打之后打出来的称号,对于杀意可以说十分的敏感,虽然孙雄身上的杀意只不过一闪而逝,却依旧瞒不了陆天星那敏锐的感知。

  既然孙雄对他露出了杀意,那么孙雄绝不会因为低头而善罢甘休,极有可能打算在离开之后,再来报复他,既然如此,又何必留手,对于敌人,他从来之后一个做法,就是斩尽杀绝,像寒冬那样冷酷无情。

  “你别太过分了,有些人是你这辈子都得罪不起的。”

  听到陆天星的话,孙雄的脸色一下子阴沉到了极点,满脸阴森的看着陆天星语气中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威胁。

  “你这是在威胁我?”

  “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不要得罪了你这辈子都得罪不起的人。”

  孙雄冷笑着看着陆天星,他忌惮陆天星的实力,不代表他怕陆天星,陆天星虽然能够一口叫出他的境界,但是不代表陆天星能够杀得了他,陆天星的年龄和他差不多,他就不相信陆天星是什么神话级境界的强者,一个和他一样的天级武者,想要杀他,痴心妄想。

  “不要得罪这辈子都得罪不起的人?”

  陆天星冷笑一声,随即向前踏出一步,冰冷的杀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你还不是我得罪不起的人。”

  话音刚刚落下,冰冷嗜血的杀意直接从陆天星的身上爆发出来,宛如一座大山朝着孙雄碾压过去。

  虽然杀意汹汹,但是却被陆天星控制到的极为精妙,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意扩散出去,就连站在他身边的额薛曼和站在孙雄身边的白晶晶都没有感受到那汹涌澎湃的杀意,只是觉得四周的温度突然下降了一点而已,更别说包间中其他的人了。

  感受到一层层的杀意铺天盖地的朝着自己碾压下来,孙雄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惊恐了起来,额头上出现了一层层的细密的汗珠,脸色在一刹那变得苍白了起来,此刻,他感觉自己就仿佛站在尸山血海当中一样,陆天星坐在白骨堆砌的王座上,正用一种漠然的目光看着他,就仿佛看着一只随手可以捏死的蝼蚁一样。

  “你……你是……你是神话级的武者,这……这怎么可能。。”

  看着站在原地,一脸冷笑看着他的陆天星,孙雄声音带着强烈的颤抖,额头之上充满汗水,但是却努力的控制这自己内心当中的惊恐之色,看着陆天星说道:“你……你想做什么,我……我告诉你,我是北方孙家的人,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孙家是不会放过你的,哪怕你是神话级武者,你也难逃一死。”

  虽然孙雄在竭力控制自己内心当中的恐惧,但是从那颤抖的声音显示着他内心的恐惧,一重修为一重天,一个神话级武者想要杀他,实在是太轻松不过了。

  “北方孙家。”

  陆天星听到孙雄的话,下意识的愣了愣,对于北方孙家他自然是知道一点,在北方算得上一个不小的大家族,实力也算是很不错,只不过陆天星没有想到眼前的孙雄竟然就是北方孙家的人。

  孙雄看着陆天星愣住了,脸上顿时闪过一抹阴冷之色,他孙家在北方虽然算不得上顶级大家族,但实力也绝对不差,他发誓,等到离开这里之后,他一定要让陆天星付出最惨痛的代价,一个神话级,孙家杀他比杀鸡还要简单。

  “看起来你很高兴啊。”

  感受到孙雄身上重新浮现出的阴冷气息,陆天星恍然回过神来,嘴角勾勒出一抹讥讽的笑容:“你们孙家,在我眼里不堪一击,你信吗?”

  话音落下,陆天星身影一闪,直接出现在孙雄的身边,抡起胳膊,对着孙雄的脸庞狠狠的抽了一下。

  大厅当中的所有人只感觉眼前一花,陆天星已经出现孙雄的身边,并且抡起了胳膊,下一秒钟,所有人都听见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在耳畔响起。

  “啪!”

  紧接着,所有人就看见孙雄整个人直接被陆天星一巴掌飞抽飞了出去。

  “哐当!”

  孙雄的身子重重的砸在大厅的墙壁上,然后整个人像是没有了骨头一样,软趴趴的从墙壁上滑落了下来。

  孙雄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五个肉眼可见的手指印,猩红的鲜血瞬间他的嘴角流了出来,他的脸上流露出了一抹痛苦的表情,但是更多的则是错愕和震惊。

  孙雄压根就没有想到,在曝出自己的名字和家世之后,陆天星竟然还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动手,而且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扇了他一巴掌,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不仅仅是孙雄现在难以置信,就连大厅当中薛曼的那些同学此刻也愣住了,他们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这么百无禁忌,一言不合就动手,而且,看起来这耳光打的还真够狠的,直接把人给抽飞了出去。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为什么陆天星能够征服薛曼了,感情两个人是一丘之貉,都是这么的暴力,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你……你竟然敢打我,我不管你是谁,我要杀了你,我要你死。”

  感受到周围传来的诡异眼神,王雄陡然回过神来,半边脸涨的像是猪头一样,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带着掩盖不住的杀意,眼中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芒,整个人毫不犹豫的扑向,五指成爪,带着凌厉的气息,朝着陆天星的脑袋笼罩过去:“我不管你是谁,今天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我要杀了你。”

  啪!

  还没有等孙雄冲到陆天星的面前,脸上又是重重的挨了一巴掌,再次被狠狠的扇飞了出去,这一次陆天星打的是他的另外半边脸,将这半边脸也给打成了猪头。

  两边脸颊传来的剧痛让孙雄眼泪横流,他毕生以来,要是头一次受到折磨大屈辱,连死的心都没有,怒吼一声,刚想再次起来和陆天星拼命,可是刚刚等到他抬起脑袋,立刻击看见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他头顶,紧接着就看一只大脚毫不客气的踩在了他的脸颊上,任由他如何挣扎都无法起身。

  “北方孙家?我现在将你踩在脚下,随时可以像碾死蚂蚁一样碾死你,你的北方孙家又能奈我何。”

  陆天星脚掌微微用力,将孙雄的脑袋死死的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让他怎么也动弹不了。

  “熊哥。”

  看到孙雄被陆天星踩在脚下,白晶晶终于回过神来了,一脸狰狞的看着陆天星和薛曼两人:“你们……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人,我告诉你,我要报警,我要让你们一辈子待在监狱里面……。”

  “你给我闭嘴。”

  还没有等白晶晶把话说完,薛曼已经神色冰冷的开口说道:“白晶晶,这件事情全部因你而起,你现在好意思报警,报警,那你现在就去啊,我倒想看看魔都的警察会不会颠倒黑白,但是我告诉你,你现在再敢说一句话,我就扇你一耳光,不信你试试。”

  话音落下,薛曼那双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如同一道寒光立刻直射而出,犹如一道利刃一般狠狠的戳在白晶晶的心脏上。

  白晶晶感受到薛曼那冷若冰霜的眼神,浑身上下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有些恐惧的看了薛曼一眼,又看了一眼被打的毫无反手之力,最终被陆天星踩在脚下的孙雄,脸上闪过一丝惊恐之色,尤其是看到陆天星落在她身上那冷若冰霜的眼神的时候,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浮现出一丝掩盖不住的恐惧之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一刻,白晶晶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了一样,只要稍有异动,就会被这一条毒蛇给狠狠的咬上一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