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的话音刚落下,孙雄的脸色立刻变了变,一丝恐惧浮现在脸上,虽然陆天星这番话是在嘲讽他利用家族压人,但是其中透露出来的意思却让他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你们这群纨绔子弟被打了之后,都喜欢说自己家族和我不死不休,你们不烦吗?

  这番话透露出来的意思岂不是说陆天星曾经打过很多纨绔子弟,而且到现在还平安无事,那岂不是陆天星背后的势力比他现象中要可怕的多,所以那些纨绔子弟被打了之后,不敢找陆天星报仇?

  这怎么可能!

  如果真是这样,他怎么从来没有见过陆天星这号人!

  难道他在骗我?

  孙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将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想要看看陆天星是不是在说谎。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撒谎?”

  陆天星仿佛知道孙雄心中的想法一样,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也觉得是我在说谎,外面都在传言是我一手灭了江南梁家和江家,还灭掉了京城王家,最近还说我杀了杨天赐,还把唐家的人全部都杀了,都说我是一个杀人魔王,你看我像是杀人魔王吗?我觉得我挺和善的。”

  陆天星的声音虽然很平淡,波澜不惊,没有带着丝毫的烟火气息,但是传到孙雄的耳朵中,却让他整个人就如同遭受到雷击一般,浑身上下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脸上的怨毒之色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掩盖不住的恐惧之色,喉咙不受控制的蠕动起来。

  使劲了咽了一口唾沫,看着陆天星,声音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是陆天星。”

  现在在华夏所有世家的眼中,陆天星可以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煞星,而且是一个实力强大,拥有可怕后台背景的煞星,谁要是得罪陆天星,那就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因为陆天星可不管你是什么人,你要是得罪他,先废了你再说,这些都是血的教训。

  要是放在从前,他完全可以不把陆天星放在眼中,毕竟江南和北方隔得太远了,陆家还没有资格把手伸到北方来,就算是京城世家,他也同样不惧,但是自从几天前,陆老爷子以一己之力横扫杨家和唐家的联手,以一己之力,毫发无损的斩杀三名神话级后期之后,几乎华夏每个世家都下了死命令,严禁任何人和陆家作对,他怎么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竟然就是陆家最不能得罪的煞星陆天星。

  陆天星听到孙雄的话,嘴角的笑容变得越发的浓郁起来:“看来你认识我了,还真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啊,你现在觉得孙家还能对付我吗?”

  耳畔回响着陆天星的话,孙雄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孙家能对付陆天星吗?当然可以对付陆天星,但是孙家绝对不可能为了他孙雄和陆家撕破脸皮的,现在谁都知道陆家老爷子没死,而且实力已经提升到了一种极为可怕的地步,打了陆天星,来了老的,陆家老爷子护犊子的性格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展露无遗。

  孙家要是敢对陆天星动手,不消一天,陆老爷子恐怕就会杀进孙家,以一己之力,斩杀三名神话级后期的陆老爷子,孙家没有谁挡得住。

  孙家不可能为了一个人,让整个孙家灰飞烟灭,就算他父亲愿意,孙家其他人也绝对不会愿意。

  这一刻孙雄终于明白,为什么陆天星在听到北方孙家这几个字之后,而无动于衷了,不是因为他是一个愣头青,而是完全不怕孙家。

  想到这里,一丝浓浓的恐惧此刻控制不住的从孙雄的心中蔓延出来,人的名,树的影,陆天星的肆无忌惮是众所周知的,曾经,梁师道只是想要算计他一下,结果满门上下被灭的干干净净,京城王家绑架他的女人,结果同样被杀的干干净净,这一次,他竟然当着陆天星的面,让陆天星的女人陪自己,陆天星岂不是会杀了他?

  一时间,孙雄感觉自己内心当中的恐惧犹如火山爆发一般,汹涌澎湃,怎么也掩盖不住,旋即他的脸上也跟着颤抖了起来,带着掩盖不住的惊恐和求饶之色。

  “曾经有很多人想要威胁我,但是最终他们都死了,你说我要怎么处理你呢!”

  陆天星看着孙雄,声音充满了漠然,就仿佛从九幽炼狱当中吹出来的寒风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孙雄整个人惊恐的看着陆天星,只感觉浑身上下通体冰寒,整个人就仿佛掉进了冰窟窿当中一样,让他有一种随时被冻僵的感觉。

  此刻,在孙雄的心中充满了后悔,早知道陆天星在这里的话,他打死也不来这里,一个网红pao友没了就没了,凭他的身份和手里的钱,别说找一个网红pao友了,就算是找十个八个,恐怕都没有任何的问题,他今天怎么脑子被驴踢了,为了这个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的女人跑来装逼,结果装逼不成,反而踢到了一块大大的铁板。

  只要一想到自己刚才想让陆天星的女人陪自己睡觉,还想废掉陆天星,让他从这里爬出去,孙雄立刻就有一种想死的冲动,威胁陆家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比威胁陆天星要好。

  “误会,三……三少爷,这……这是一个误会,我道歉,我像条狗一样爬过去,求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一马。”

  孙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他很清楚,如果他在继续嚣张下去,陆天星绝对不介意宰了他,哪怕死在陆天星的手上,孙家就算到时候找陆天星报仇,那连个屁用都没有,他已经死了,死了就一了百了,报仇只不过是活人给自己的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放你一马?”

  陆天星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冷冷的看着孙雄说道:“如果我刚才只是一个普通人,你会放过我吗?而且,我这人喜欢把危险扼杀在摇篮当中,我实在不喜欢你们这群二代的做法,表面求饶,待会翻脸就敢找人杀我,留着你肯定是一个祸害,与其如此,不如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你说对不对。”

  听到陆天星冷若冰霜的话,孙雄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起来,满脸惶恐的说道:“不……不会的,三少爷,只要你放过我,我保证从今往后再也不踏入魔都半步,肯定不会来找你的麻烦,三少爷,求求你饶了我,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

  他是北方孙家的少爷,他还这么年轻,他还没有享受过这个花花世界,他真的不想死。

  “你很想活着?”陆天星看着孙雄语气平静的说道。

  孙雄没有开口,只是脑袋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能活着,谁愿意去死,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

  “那好,我给你两个选择。”

  孙雄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呼吸立刻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目光死死的看着陆天星,等待着陆天星继续开口。

  “第一,自断双臂,然后跪下给我女朋友道歉。”

  陆天星缓缓的开口,声音充满了冰冷,如同九幽炼狱吹出来的寒风,让孙雄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堂堂的孙家少爷为了活命,跪在一个女人的面前,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他将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了。

  孙雄企图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在看到陆天星那冷若冰霜的眸子的时候,他感觉全身的力量仿佛被抽空了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第二……。”

  陆天星扫了孙雄一眼,再次开口:“第二个选择,我出手打断你的四肢,将你从这里扔出去,你选一个吧!”

  陆天星的这番话犹如一记惊雷,重重的轰在孙雄的脑袋上,让他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了起来,胸膛一阵剧烈起伏。

  让陆天星出手打断他的四肢,他这辈子估计都会变成一个废人了,他可不相信陆天星会手下留情,一旦变成废人,他就算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一层层的冷汗从孙雄的脸上滑落下来,他的内心完全被一股恐惧所占据,虽然竭力的想让自己变得镇定下来,但是那不停哆嗦的身体和眼中惊恐的神色,充分的出卖了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还……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孙雄看着陆天星,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前两个选择,无论哪一个选择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无论选哪一个都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第一个选择,如果真的跪下给薛曼道歉,然后自废双手,他将颜面无存,彻底成为别人嘴里的一个笑话。

  第二个选择,要是让陆天星出手,他这辈子就只能变成一个废人了,这两个选择,哪一个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有。”

  “是什么?”

  听到陆天星的话,孙雄眼睛顿时为之一亮,就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眼中绽放出一丝希望的光芒。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