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这不可能。”

  孙耀阳强忍着想要吐血的冲动,嘴里发出嘶吼的声音:“这……这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他一个神话级中期会有这么可怕的力量,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在他的攻击之下,毫无还手之力,这不可能。”

  在陆天星对着他发出攻击的时候,孙耀阳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反击,但是他根本不敢动,他要是敢反击的话,说不定迎接他的就是陆天星那狂风骤雨的攻击,没有了防御,他在陆天星的手底下必死无疑。

  “孙耀阳,还有四招,我送你上路,死。”

  陆天星大步向前,直接冲向孙耀阳。

  “哼,陆家三少,你想要杀孙耀阳,你问过我没有。”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斥着阴冷的声音凭空响起。

  “天哭剑法。”

  话音未落,一道寒芒凭空乍现,一道凌厉的剑气呼啸而出,笼罩在天空之上,刹那之间扭曲了光线,剑气剑意都是铺天盖地的袭来,带着森森然然的气息,天地寂灭,在这一刻,整个空间似乎都变成了死寂,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气息,五感都被封闭了。

  “天哭剑法,哭面使者。”

  司马凌云脸色陡然一变,顾不上警惕麻生一刀,身影冲天而起,剑法如雷,快若闪电刺出。

  “司马组长,你这是要跑哪去啊,你的对手是我。”

  又是一个声音凭空响起,一瞬间一道道血红色的气流凭空乍现,宛如一道血海一般,轰隆隆作响,朝着司马凌云狠狠的撞了过去。

  “想要救他,你不行的,哭面使者。”

  感受到那似曾相识的剑气,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冷厉的光芒,造化神鼎悬浮在他的头顶,大步向前,真气变得更加的刚劲霸道,宛如一座座的大山从天空之上碾压下来,掀动了空气,发出了一声声爆响,接二连三的朝着孙耀阳轰去,以硬碰硬的碰撞,力量和力量的交锋,逼得孙耀阳毫无还手之力,不得不被动防御。

  “给我死。”

  陆天星再次怒吼一声,不败皇拳,铁血大战戟,沧浪剑诀,番天印种种绝学毫无保留,朝着孙耀阳倾轧而去,一触即退。

  而孙耀阳面色则是红到了极点,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突然,体内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爆炸声,整个人如同一堆烂肉一般,瞬间四分五裂,赫然是被陆天星硬生生的给打爆了,彻彻底底的死无全尸。

  击杀孙耀阳,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上的动作没有任何的犹豫,五指一抓,铁血大战戟出现在手中,散发出浓郁的铁血气息,想也没想的朝着一个地方猛然刺出,空气轰隆隆的爆炸,震荡四方,宛如连珠炮在空气中炸开一般,将所有寂灭的气息扫荡一空,露出一张带着哭脸面具,看不清楚面容的黑衣人。

  而与此同时,司马凌云身上也是一阵剑气浩荡,突然仰天长啸一声,一道剑气呼啸而出,滚滚如惊雷一般,在空中一转,当空横扫而出,轰向了那呼啸而来血色大河。

  这就是四季剑法当中的夏雷。

  传闻之中,四季剑法最为强横的便是夏雷,修炼到极致,甚至可以用天地惊雷为剑,一剑刺出,电光闪烁,雷霆轰鸣,如惊雷扫荡妖邪一般,无人可挡,所向披靡。

  现在司马凌云虽然还没有达到这种程度,但是其对四季剑法的领悟却已经到了十分高深的地步,一剑惊雷,荡平妖邪,这一道见光横扫而过,那一道翻滚的血色大河顷刻之间,被撕裂的粉碎,露出一张带着笑脸面具的黑衣人,和哭面使者的打扮除了脸上的面具,一个哭,一个笑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全部都是一身黑色袍子笼罩全身。

  “笑面使者。”

  看到这个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司马凌云的身上也露出了一丝冰冷的杀意,当初安琪儿来京城寻找合作伙伴,遭遇到了袭击的时候,他在敢去支援的时候,就遇到了笑面使者的拦截,要不是最终炎黄组的强者赶了过来,他说不定就死在了哪里。

  此刻,仇人见面,这怎么不让司马凌云心中涌现出冰冷的杀意。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麻生一刀在这个时候也开口了,目光落在哭面使者和笑面使者的身上,脸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怒火和杀意。

  “麻生一刀,我们是奉命前来找陆家三少的,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如果你敢插手的话,我相信少主不介意将你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抹掉。”哭面使者声音沙哑的说道,那声音之中充满了狂妄之色,那模样麻生一刀不是什么神话级后期的高手,而是一个普通人,一只手可以捏死。

  “你……。”

  麻生一刀在听到哭面使者的话,脸上立刻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意,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陆天星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目光微微闪过一道江光,看来天神在日本的势力比他想象中要可怕的多,麻生一刀一个堂堂的神话级后期的武者,竟然被一句话也吓住了,可想而知天神在日本的势力有多么的可怕。

  哭面使者看了一眼麻生一刀,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语气充满了傲慢之色:“没想到啊,我是真的没想到,这才多久不见,没想到你竟然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看来我是小瞧你了,不过,你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了。”

  “死在这里,你以为就凭你吗?”

  陆天星那双眸子锐利如刀,死死的盯着哭面使者,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说的没错,我当然杀不了你了,不过很可惜,这里还有麻生一刀,你觉得他杀不了吗?”

  哭面使者声音充满了平静:“陆家三少,我给你一次机会,交出四象戒指,我可以考虑给你留一具全尸,而不是跟你父亲一样,死无全尸。”

  “如果我不交呢!”

  “如果你不交的话,我不介意我不介意将这艘船上所有人都给杀得干干净净,我知道你挡得住我,但是你挡得住麻生一刀吗?”哭面使者面带杀意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