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砰!”

  没多久,楼上就传来了两声关门的声音,一时间,整个客厅只剩下陆天星一个人一脸黑线的站在大厅当中,尼玛,这两个小妞该不会是早就商量好了,故意把他一个人扔在外面吧!

  为了不独守空房,看来今天晚上,他要展现出偷香窃玉的本事才行,不过,今天晚上先去哪个小妞房间采花呢!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要不今天晚上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强行将这两个小妞一起给就地正法了?

  陆天星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不过最终,陆天星还是将这个念头给甩了出去,他要是敢强行让白芷晴和林倩茹两人陪着自己,他就准备给自己收尸吧!

  陆天星摇了摇头,将心头的悸动压下去,眼神放光的盯着楼上,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溜烟的朝着楼上的跑去。

  站在二楼的位置,陆天星看着一左一右两个房间,开始有些犯难了,白芷晴是他的老婆,林倩茹是他的小妾,他现在是去白芷晴的房间,先把白芷晴给喂饱了,还是去林倩茹这个小妾哪里,让她久旱逢甘霖。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左右思索了片刻,陆天星最终还是决定去林倩茹的房间,毕竟这么长时间他都没有好好的陪过林倩茹一次,这一次再不去的话,那就说不过了,何况林倩茹今天还答应过他一件事情,给他来一次特殊的待遇的。

  转身走向左边,走到林倩茹的门口,陆天星的手立刻放在了门把手上面,想要打开门进去,可是随后,他的动作僵住了。

  门根本就推不开,林倩茹竟然在里面将门给反锁了。

  “倩茹,你怎么把门给反锁了,你把门给我打开一下,我有点事情想要找你商量一下。”陆天星站在门口喊道。

  陆天星的声音刚刚落下,林倩茹那动听的声音就从房间中传了出来:“有什么事情你等明天在跟我说吧!今天晚上我要早点休息,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你去陪芷晴吧!”

  听到林倩茹的话,陆天星顿时有些无语了起来,现在才不过八点多钟,按照林倩茹的性格,就算想要早点睡,也会在十点多钟之后,这小妞现在分明就是故意的。

  “倩茹,你把门打开好不好,我真的只是想要找你说说话而已,没有别的想法,你要相信我,我是一个诚实的男人。”陆天星再次开口说道。。

  “不开,雅妃曾经告诉过我一句话,在晚上的时候,不管男人对你说什么甜言蜜语,你都不要相信,因为在晚上的时候,男人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谎言,在背后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听到林倩茹的话,陆天星满脸瀑布汗,林雅妃这妖精这是要玩哪样,告诉白芷晴大道理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告诉林倩茹如何防范男人,这是要玩死他吗?

  张了张嘴,陆天星张嘴还想要说什么,却发现原本透过门缝照射出来的灯光一下子消失了,显然是林倩茹已经把灯给关了,似乎真的睡觉了。

  无奈之下,陆天星只得朝着自己和白芷晴的卧室走去,至于林倩茹,等他喂饱了白芷晴之后,就让这个小妞知道把自己男人拒之门外的下场是什么,门进不去,走窗户不行吗?何况一扇门还挡不住他。

  可是等到陆天星走到自己的卧室门前,想要打开房门的时候,脸色又是一黑,门同样是从里面给反锁了。

  “老婆,开门……。”陆天星无奈,只得开口叫道。

  “不开,陆天星,今天晚上你就睡在旁边的房间好了,被子什么的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不要来打扰我了。”

  白芷晴的声音立刻从房间当中传了出来。

  “老婆……。”

  “好了,我明天还有事,就先睡觉了。”

  陆天星满脸的黑线,他现在敢拍着胸膛说,这两个小妞绝对是商量好的,不然,怎么说话的语气和找借口都一模一样。

  一时间,陆天星发现女人多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就像是现在,明明晚上可以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结果就因为女人多的事情,只能是打光棍一个人独守空房。

  随后,陆天星发现,还没有等他开口说话,白芷晴房间中亮着的灯光,也在第一时间熄灭了。

  陆天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难道今天晚上,他真的要独守空房了?

  看着两边已经没有了灯光的房间,陆天星嘴角突然勾勒出一抹猥琐的笑容,独守空房,这怎么可能,既然她们不让进,难不成自己不可以偷偷摸摸的进去了,今天他就客串一把采花贼,夜半采花。

  心中随着想着,不过陆天星并没有着急行动,而是转身从楼上走了下去,夜半采花也得挑选时间,他可不想在最关键的时候,白芷晴突然闯进来,这种临阵退缩的事情,能够把一个人活生生的逼疯掉。

  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陆天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一口,朦胧的烟雾,环绕在陆天星的脸庞,黑暗中,让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朦胧,让人根本猜不透他的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再次深深的抽了一口香烟,陆天星沉默了片刻,从口袋中摸出一个手机,拨通了远在华盛顿的安琪儿的电话。

  自从他离开纽约之后,已经过去一段时间,而且因为金陵,江南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让他一直没有打电话给安琪儿,这让他心中有些愧疚,无论如何安琪儿都是他的女人。

  况且,安琪儿自从上次离开京城回到美国,就是希望成为摩根家族的掌权者,而他自从离开纽约之后,就一直没有打电话过去询问安琪儿有没有危险,需不需要帮忙,这一点怎么也说不过去了。

  电话铃声响了好几下,很快就被接通了。电话号中立刻传来了安琪儿那风情万种,you人犯罪的声音:“我最亲爱的判官,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华夏现在是晚上,这会儿你不陪着你老婆嘿嘿嘿,却打电话给我这个没人爱的小三,你老实说,你该不会是因为表现不行,被你那个董事长老婆从床上给踹下来了吧!然后打电话给我诉苦,不过很可惜,人家在华盛顿,远水解不了近渴,没有办法啊。”

  听着电话中安琪儿的声音,陆天星顿时一脸黑线,不亏是和林雅妃,玫瑰相提并论的妖精,明知道她的话语中的意思是调侃的味道,却让人有一种忍不住冒火的感觉。

  陆天星张了张嘴,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安琪儿那you惑的声音再次从电话中穿了过来:“亲爱的判官,不得不说,你打电话你打电话来的太及时了,告诉你一件事情哦,我正在洗~澡~呢!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哦,而且,我发现我的宝~贝似乎比从前又大了一点,你想不想看看啊,虽然远水解不了近渴,但是人家可以给你直播~洗~澡,你还可以指挥人家做什么哦,你想不想啊。”

  听到这最后一句话,陆天星的丹田当中立刻生气了一道邪火,安琪儿那完美,火辣的身材立刻浮现在陆天星的脑海当中,一时间那燃烧起来的邪火变得更加旺盛了起来,陆天星很自然的有了男人该有的正常反应。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陆天星正准备将心中的火焰给压下去,电话中立刻就传来了安琪儿那若有若无的shenyin,时而高亢,时而低吟,还带着一丝娇~喘~吁吁,就仿佛小猫爪子一样,挠的人心底一阵痒痒,恨不得隔着电话穿越过去。

  陆天星立刻傻眼了,正准备压下去的火焰反而变得更加旺盛了起来。

  尼玛,这女人怎么也学会这一招,貌似上一次林雅妃也跟他玩过这一招,这一群女人是不是有传说中的心灵感应啊,不然怎么都会这一招。

  还没有等陆天星开口,电话当中再次传来了安琪儿的声音:“亲爱的判官,你听见了吗?人家有些空虚~寂寞了,人家想要喝你们华夏本地土特产营养快线了,你能不能带一瓶营养快线过来给人家,要最新的,人家想想尝尝它的味道……。”

  “我去。”

  陆天星一脸冷汗的坐在沙发上,这女人越来越疯狂了。

  “我说安琪儿,咱们能正常好好说话吗?”

  “难道我想喝营养快线就不正常吗?”

  陆天星顿时无语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道:“安琪儿,我打电话来找你有点事情。”

  再次听到陆天星这么说,安琪儿的声音也变得有些认真了起来:“什么事情。”

  “我想要询问一下你在美国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要不要我帮忙。”陆天星直接开口问道。

  “哟,亲爱的判官,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关心人家,真是太令人感动了,我还以为你被身边一朵朵鲜花给迷了眼,忘了人家是谁了呢!”

  安琪儿调侃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激动之色,没有哪个女人不愿意自己喜欢的男人关心自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