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安琪儿的话,陆天星嘿嘿笑道:“这怎么可能,我可是一直都在心中牵挂着你呢!”

  “你恐怕是没有女人陪的时候,才会在心中牵挂我吧!”

  安琪儿幽怨的声音传来,旋即继续开口说道:“你放心好了,我在华盛顿没有什么事情,就凭那几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睡女人的废物还奈何不了我的,我杀他们将至易如反掌,倒是判官你,你现在的局势可非常的不妙啊。”

  “我的情况不妙?”

  陆天星微微一愣,脸上带着一丝疑惑之色。

  “亲爱的判官,你忘了艾薇儿了,这可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向来以华夏的武则天为目标,渴望成为一代女皇,这一次她去华夏,摆明了就是冲着你来的,借用你的人头来实现她的野心。而且,这个女人擅长利用各种可以利用的东西,她现在算计你,你可就危险了,所以,我建议最近待在魔都比较好。”

  陆天星怎么又会不明白安琪儿话里,艾薇儿如果真的想要对他动手的话,那么京城可以说是动手的最好地方,因为他的仇人杨家就在京城,艾薇儿可以选择和杨家联手对付他。

  而一旦离开京城,艾薇儿的算计就没有任何的作用,没有哪个家族在和他无仇无怨的时候,冒着得罪陆家的胆子来杀他。

  而且,艾薇儿也没有胆子离开京城,到魔都来杀他,魔都是他的大本营,龙潭虎穴,艾薇儿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进入魔都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艾薇儿真的想要杀他的话,一定会选择在京城动手,而不会是其他的地方,何况,在京城诛杀他,对于华夏武者圈来说,也是一个重大的威慑力。

  陆天星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沉声说道:“安琪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应该知道,京城我无论如何都要去,否则,我这辈子都将活在天神的恐惧和暗杀之下,我必须要去京城询问姬行云,天神到底是不是属于四大家族。

  “可是,艾薇儿……。”

  安琪儿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天星给打断道:“安琪儿,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你放心好了,我既然敢去京城,就拥有全身而退的把我。区区一个艾薇儿还奈何不了我的,就算她和杨家联合起来也没用,杨家不敢肆无忌惮对我出手的,否则,等待杨家的只有灭亡,只要杨家的老不死的不对我动手,艾薇儿就奈何不了我。”

  “那好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一旦遇到不敌的强者,一定要有多远跑多远,不可恋战,绝对不能跟上一次在纽约一样,否则,我就把你和林雅妃,皇甫玫瑰之间的关系告诉白芷晴。”

  “安琪儿,你要不要这么狠,这是打算让我死了也不安心吗?”陆天星听着这番话,苦笑着说道。

  “没错,我就让你死了都不安心。”

  安琪儿冷哼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再次开口说道:“判官,其实我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可以让你一劳永逸的解决艾薇儿这个麻烦,你想不想听一下。”

  “什么办法。”陆天星立刻好奇的开口问道。

  对于安琪儿的能力,陆天星从来就没有任何的怀疑,否则,安琪儿也不会在西方世界创立天使情报站,混的风生水起。

  “判官,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女人靠征服男人征服世界,而男人征服~女人则是在床~上了,不如你将艾薇儿给拿下,展现你一夜七次的战斗力,在床上征服她,这样她就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吗?你还平白无故的捡到一个老婆和顶尖战斗力,一箭三雕,太爽了。”

  安琪儿越说越兴奋,声音带着一丝妩媚:“判官,你有没有觉得我这个办法非常的妙,要知道艾薇儿可是教廷有史以来最漂亮的圣女,尤其是浑身上下那种光明圣洁的气息,还有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啧啧,连我见了都有点心动,你就不想把这种女人给压在~身~下~啪啪啪吗?”

  陆天星听着安琪儿的话,顿时满脸的冷汗,把艾薇儿拿下,把她压在~身~下,这的确是一个非常让人心动的办法。

  但关键艾薇儿是教廷的圣女,他要是把艾薇儿给睡了,这件事情传出去,还不得被教廷满世界给追杀,要知道教廷圣女选取的宗旨就是侍奉上帝,终生不嫁,换句话说那就是长翅膀上帝的女人,他要是敢把上帝的女人给睡了,教廷还不爆炸了。

  “亲爱的判官,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办法非常好,不需要算计什么,只需要你动一动身体,就可以化解一个最大的危机,而且是在你的爽的时候,就把这场危机给化解了,你不觉得很好吗?”

  安琪儿声音当中充满了you惑:“而且,那可是教廷圣女艾薇儿,那可是无数人心目中的女神,你不觉得将这种女人给征服了,心中格外的有成就感吗?你想想曾经在无数人面前光明圣洁,不容亵渎的女人,如今却在你的身~下婉~转shenyin,嘴里说着不~要~停,快~点……之类的话,你不觉得浑身上下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吗?”

  说话间,安琪儿嘴里还模仿着这种声音,故意叫了几声,那种百转千回的shenyin声,让人心中不由自主的涌现出一丝火焰来,恨不得真的按照安琪儿的做法,将这个女人给压~在~身~下。

  陆天星没有开口,脸上带着一丝苦笑。

  “亲爱的判官,你真的不打算尝尝教廷圣女的味道吗?说不定你枪法好,一枪就命中了,到时候说不定你未来的儿子就是教廷教皇了,到时候全世界谁敢对你怎么样。你要是担心自己搞定不了艾薇儿,我可以帮你哦,我最近可是得到了一种奇特的药,无色无味,哪怕是贞洁烈女吃下去,也会变成一个dang~妇,要不要我让人送到华夏来给你,你要是害怕的话,人家可以跟教廷圣女一起陪你哦,你不想试试西方两大美女的味道吗?”

  安琪儿那风情万种的声音在电话中传来,哪怕是隔着电话,依旧让人感觉到火焰从心中油然升起。

  “安琪儿,你别跟我开玩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艾薇儿那女人的身份,我要是敢对艾薇儿做什么,我估计我这辈子都不要妄想安心了。”

  陆天星无语的叹息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上别的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那群拥有狂热信仰的狂信徒,这群家伙就是脑子有病的神经病,为了所谓的信仰,可以抱着zha~弹跟你同归于尽,这种人就跟疯子没什么差别,他们会为了所谓的信仰,和你不死不休,他可不想每天活在一群神经病的追杀当中。

  安琪儿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是吗?判官,你可要给我牢牢记住这句话,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今天你说的话。不过,你真的不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吗?又可以爽,而且不需要费什么力,就能一劳永逸,你真的不打算按照我说的办法做吗?”

  陆天星翻了翻白眼,很干脆的说道:“不打算。”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还打算和教廷圣女一起陪你的,现在看来没啥希望了。”

  安琪儿一脸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听到安琪儿的叹息,陆天星翻了翻白眼,开口说道:“好了,安琪儿,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挂电话了,你自己在华盛顿小心一点,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打电话给我。”

  “判官,你久这么着急的要走吗?人家现在可是在洗澡呢!而且,人家的宝贝最近似乎真的大了一点,你不想看看吗?”

  耳畔响起安琪儿那充满you~惑的话,陆天星感觉呼吸微微一滞,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傲人的圣~女~峰,心中一阵悸动,似乎在思量着要不要按照说的做,然后指挥她对着视频做些什么?

  “咯咯,亲爱的判官,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浑身冒火啊,哈哈哈,不过,很遗憾,你看得见,吃不着,乖乖的去找你老婆发~泄~吧!我挂电话了,拜拜。”

  说话间,安琪儿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外的华盛顿,相比于华夏黑夜降临,华盛顿却是阳光笼罩。

  华盛顿一家门槛极高的私人会所当中。

  安琪儿身穿着一件紧身的运动背心,那紧身的运动的背心根本无法遮挡她那傲人的上~半~身,露出了大片晶莹剔透的肌肤,同时胸前那汹涌澎湃的圣~女~峰将紧身的背心撑得高高鼓起,那深邃雪白的沟壑给人一种十分强烈的视觉的冲击。

  而她的下~半~身则是穿着一条包tun短裤,两条笔直而又修长的美~腿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十分的吸引人的眼球。

  此刻,安琪儿正一脸微笑的坐在旁边专门用来休息的沙发上,缓缓的挂断了电话,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接过艾比递过来的一杯冰镇饮料,轻轻的抿了一口,开口说道:“艾比,狂风,猛虎还有血煞三个佣兵团他们考虑的怎么样,是跟我合作,还是跟我那群兄弟姐妹一条道走到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