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下,白芷晴没有再说一句话,直接转身朝着白氏集团里面走去,完全无视那群记者伸过来的长枪短炮。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群记者就是无冕之王,不能轻易得罪,因为这群记者的笔杆子可以杀人不见血,但是在白芷晴的眼中,这群记者只是记者,而不是无冕之王,她不介意记者实事求是的说话,毕竟,新闻真实是记者的第一素养,但是如果对方添油加醋,胡说八道,她也不介意让对方知道得罪一家公司董事长的后果是什么。

  至于同情弱者,一个人做错了事情就必须受到惩罚,不外乎你是弱者还有强者,如果弱者做错了事情就不需要得到惩罚,这就是社会的悲哀。

  虽然白芷晴的话冷若冰霜,甚至没有多少的客气可言,但是依旧让那些手中有着邀请函的记者脸上瞬间露出狂喜之色,一窝蜂的朝着白氏集团大门口的安保人员涌过去,进去得早,说不定就能占到一个好位置,占到好位置就代表着有机会问白芷晴问题,这可是升职加薪的东西。

  而此时陆天星和白芷晴,林倩茹三人也走进了电梯,朝着楼上的新闻发布会现场走去。

  “呼,这群记者真是太疯狂了,这要是有安保在,我估计他们能将我们给吃了。”

  走进电梯后,陆天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疯狂的场面,那种模样就仿佛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群行走的香饽饽一样。

  “那当然了,我们现在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会行走的钞票,要是能够拿到第一手新闻,这就代表着奖金和升职加薪,而这群记者顶多是基层人员而已,他们怎么可能拒绝得了这种升职加薪的机会。”林倩茹看着陆天星微笑着说道,脸色丝毫没有什么变化,显然对于这种事情早就已经习惯了,所以才会面不改色。

  “倩茹说的没错,这群记者为了钱,什么问题都问得出来,甚至还会在话语中给你挖坑,等你掉进他们坑里的时候,哪怕是一句话,他们也会添油加醋,把你说的有多嚣张就有多嚣张,所以在应付这群记者的时候,你必须要小心翼翼,否则,一不小心你说不定就有可能万劫不复,毕竟,现在的舆论有多可怕,想一下就知道。”白芷晴也在旁边开口说道,心中对于记者的感官并不是很好。

  虽然有些记者尽忠职守,实事求是,但是绝大部分的记者却擅长捕风捉影,甚至一丁点鸡毛蒜皮大小的事情都能给你说的天崩地裂,就仿佛你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样。

  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她也不会选择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

  电梯一路往上,最终停在了第十层,而这一次的新闻发布会就定在第十层举行,也是白氏集团常用的新闻发布会场地

  白芷晴和陆天星,林倩茹三人走出电梯之后,立刻走向了不远处的新闻发布会旁边的休息室,等待着发布会时间的到来。

  刚刚走进休息室,陆天星就感觉眼前一亮,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前面两个俏丽的身影身上。

  此刻,栾红月和林雅妃正坐在沙发上相互这聊着天,当看到陆天星等人走进来的时候,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俏脸上纷纷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林雅妃今天似乎经过专门的打扮,外面穿着一件v字领的黑色小西装,里面则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v字领的设置,让小西装的衣服扣子刚好位于圣~女~峰之下,再加上林雅妃扣上的小西装扣子,顿时衬托着那傲人的圣~女~峰变得越发的可怕起来,同时又将那纤细的水蛇腰完美的勾勒出来。

  下~半~身则是一条紧身的铅笔裤,而她的脚上则是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使得她的那两条美~腿,显得更加的笔直修长起来,尤其是被铅笔裤包裹着的翘tun所展现出来的弧度,更是让人无限遐想。

  和林雅妃的装束差不多,栾红月的装扮也是出类拔萃,一身雪纺红色的连衣裙,将她那丝毫不逊色林雅妃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有些紧身的连衣裙包裹着她那完美的身材,高耸汹涌的圣~女~峰和平坦的小腹形成了一个明显的曲线,两条美~腿笔直,配上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让她整个人显得更加高挑了起。

  “我的老朋友,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早上爬不起来呢!”

  林雅妃脸上挂着风情万种的笑容,扭着xing感的水蛇腰,带着一缕香风走到陆天星的面前,就像是一个女色狼一样,冲着陆天星的脸颊喷出一口气:“老朋友,昨天晚上爽~不~爽,有没有一~龙~双~凤,来几次,战况如何,跟我说说怎么样。”

  听到林雅妃肆无忌惮的话,陆天星顿时一脸黑线,还一~龙~双~凤,他昨天晚上没独守空房就不错了。

  林倩茹听到林雅妃这么露骨的话,脸上闪过一抹红晕之色,显然是想起了昨天晚上的疯狂。

  白芷晴则是没好气的瞪了林雅妃一眼,语气很不爽的说道:“林妖精,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吗?你别忘了,我今天找你来是什么事情,不是让你来问着问那的,待会你要是敢在新闻发布会上给我胡说八道,小心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直接把你从这十楼扔下去,你信吗?”

  对于白芷晴的态度,林雅妃可以说毫不在意,她和白芷晴是大学同学,又是这么多年的闺蜜,很清楚白芷晴的性格,这番话,在别人看来或许白芷晴心情很不爽,生气了,但是和白芷晴很熟悉的人都知道,白芷晴并没有生气。

  “三少爷,白总,倩茹。”

  栾红月这个时候也从后面走了过来,目光扫过陆天星,没有做任何的停留,继续和白芷晴等人打着招呼。

  “红月,你真的决定了吗?这份工作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轻松,甚至非常的累,你真的考虑好了吗?如果你现在反悔的话,还来得及,一旦新闻发布会召开,那你就真的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了。”白芷晴在看到栾红月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

  “芷晴,我知道,但是我真的决定好了,这份工作虽然苦点累点,但是对我来说刚刚好,刚好摆脱这都市的繁华和喧嚣。”栾红月看着白芷晴,微笑着说道。

  “那好吧!待会在发布会上,我会宣布的。”

  白芷晴深深的看了一眼栾红月,最终没有再去劝说栾红月。

  陆天星在旁边听着白芷晴和栾红月的对话,只感觉到满头雾水,他怎么有点不明白这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什么这份工作不是很轻松,特别的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听不懂。

  下意识的,陆天星将目光看向了林倩茹,想要从林倩茹的身上得到一个答案。

  感受到陆天星的话,林倩茹似乎知道看陆天星心中的疑惑一样,缓缓的开口说道:“天星,你昨天有事出去了,我们和芷晴商量了一下,打算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虽然曾经白氏集团也参与过各种各样的慈善,但终归来说不算是自己公司的,所以我们打算和玫瑰名下的慈善基金会联合起来,成立一个全新的慈善基金会,专门用于资助贫困儿童和身患重病,却因为家庭贫困无法去医院的人等等这些事情。”

  “本来我们商议找一个人来成为这慈善基金会的掌管者,可是,如果找外人的话,难保在面对巨额金钱的时候,不会动什么心思,而且需要走遍华夏,了解各地情况,这个人还要能吃苦才行,可是商量来,商量去,我们都找不到合适人,后来红月说她愿意成为这个慈善基金会,芷晴说的就是这件事情,而这一次慈善基金会的会长就是红月。”

  听到林倩茹的解释,陆天星诧异了看了一眼栾红月,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他怎么没有想到栾红月居然会选择离开白氏集团,成为这个慈善基金会的会长,要知道,如果真的是白芷晴成立的慈善基金会,那这个慈善基金会的会长绝不是坐在办公室发号施令就行,而是要走遍华夏,深入贫困山区的,这其中有多苦有多累,一个男人都承受不了,更别说一个女人了。

  张了张嘴,陆天星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清脆的脚步声,身穿着ol制服的蓝心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着白芷晴开口说道:“白总,拥有邀请函的记者已经全部进入新闻发布会现场了,新闻发布会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现在就开始吧!”

  白芷晴冲着蓝心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转身朝着休息室外面走去。

  而林倩茹,栾红月等人也没有任何的犹豫,跟在白芷晴的身后,走向了新闻发布会的大厅。

  “老朋友,你不去吗?”林雅妃看了一眼站在原地不动的陆天星,微笑着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