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他们压根就找不到栾红月,栾红月整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无论他们怎么打听,却再也找不到有关于栾红月的下落,这让他们心中顿时充满了后悔,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将栾红月抓在手中,绝对不可能松手。

  栾红月就是一颗摇钱树,只要抓住了栾红月,栾家想要一飞冲天,绝地不是任何难事。

  原本他们已经绝望了,但是没有想到今天居然在电视上竟然又看到了栾红月出现,这怎么不让他们兴奋和悸动,而且,现在栾红月一跃成为了一个百亿慈善基金会的会长,一百亿啊,就算是把他们栾家给卖了,恐怕都凑不出一百亿,这要是能够从里面弄到十分之一,对于栾家来说就是发财了。

  想到这里,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纷纷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贪婪和兴奋之色,他们果然想的没错,陆天星果然看上了栾红月,否则怎么会不惜得罪江家,也要从江家把栾红月带走。

  而且,现在栾红月出现在白氏集团,并且成为希望慈善基金会的会长,这就是铁一般的证据,要是陆天星对栾红月没有想法的话,怎么会让栾红月成为一个掌管百亿的慈善基金会的会长?

  “傲雄,你看见了吗?是栾红月臭婊子,真的是她啊,我们终于找到这个臭婊子了,她以为躲着我们,我们就找不到他吗?我们栾家崛起的机会来了,一定要找到她,让她暗中那这些钱交给我们。”

  郑秀娥满脸激动的看着身边的栾傲雄,声音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兴奋之色,语气却没有任何的掩盖,直接称呼自己女儿为臭婊子,对她来说,栾红月就是一个可以换取利益的工具而已。

  “没错,是她,的确是她。”

  听到郑秀娥的话,栾傲雄也是一脸欣喜若狂的神色,大声说道:“去魔都,收拾东西,我们现在就去魔都,她能成为慈善基金会的会长,肯定有陆天星在旁边协助才能做到,只要我们搭上陆天星这条线,我们栾家就会和周家一样,一飞冲天,成为江南的霸主。”

  说到这里,栾傲雄的脸上流露出浓浓的野心,这段时间以来,在江南周家可以说是风光无限,势力疯狂的增长,甚至直逼陆家,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周家搭上了陆天星这条线,才会一飞冲天,现在他的女儿爬上了陆天星的床,论关系也是他和陆天星比较亲,只要陆天星一句话,他们栾家就可以一飞冲天,直接碾压周家,成为江南除去陆家之外,最强的家族,没有之一。

  郑秀娥听着栾傲雄的话,脸上也是流露出一丝向往的神色,仿佛已经看到了栾家成为江南顶级大家的情景了。

  突然,郑秀娥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闪过一抹阴郁之色,开口说道:“傲雄,我们之前那么对她,而且,她早就和我们断绝了关系,我们这会儿去找她,她会认我们吗?”

  “她敢不认。”

  郑秀娥的话音刚落,栾傲雄满脸阴沉的开口说道:“我是她父亲,亲生父亲,是我给了她生命,是我让她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她敢不认我,她要是不认我,我就让她身败名裂,既然得不到,那就彻底毁掉她,我就不相信陆天星会要一个声名狼藉的婊子。”

  说到这里,栾傲雄眼中闪过一抹阴森到了极点的杀意,这是栾家崛起的最好机会,如果栾红月敢不认他们,他不介意让栾红月身败名裂。

  “说的没错,这个臭婊子白吃白喝我们这么多年,如果她这一次敢不帮我们,那就让她身败名裂,我倒想知道,等到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一个交际花,一个臭婊子的时候,她还有没有脸待在哪里。”

  郑秀娥脸上也流露出一丝狰狞之色,那模样就仿佛栾红月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而是养的一条狗一样。

  这一刻,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完全被眼前的利益给蒙蔽了双眼,甚至蒙蔽了心,在他们看来,是他们给了栾红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资格,也让栾红月成长了起来,也是栾红月回报的时候到了,浑然忘记了他们以前是怎么对栾红月的。

  或许就像栾红月说的那样,在栾家当中,她感觉不到任何的亲情,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她的父母可以毫不客气的抛弃她,甚至当成一件可以换取利益工具。

  “走,我们现在就收拾一下,立刻赶往魔都,不,不用收拾了,我们现在就开着车去魔都。”

  栾傲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是栾家的崛起机会,他一定要抓住。

  “走,我们现在就去找她,到时候我们栾家就是江南的大家族了。”

  郑秀娥也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兴奋无比的神色,朝着外面走去。

  而与此同时,在白氏集团的大厅当中。

  陆天星已经从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回到了休息室当中,这一场发布会已经进行了差不多三个小时了,这让他实在是有些无聊,所以提前回到了休息室,反正现场他已经观察了一个遍,没有什么危险,所以提前回到了休息室。

  “呼!”

  陆天星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打算离开休息室,到外面溜达溜达。

  “老朋友,我说怎么没有找到你呢!原来你一个人躲在这里,是在等我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休息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林雅妃那诱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陆天星听到这番话,看了一眼巧笑嫣然的林雅妃,笑着说道:“林妖精,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芷晴她们呢!”

  “新闻发布会结束了,正在送那些记者出门。”

  林雅妃的目光在陆天星的身上打着转,脸上流露出一丝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冲着陆天星勾了勾手指,一脸媚笑的说道:“老朋友,现在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不想做些什么吗?”

  “我暂时不想。”

  陆天星果断了摇了摇头,白芷晴可就在外面送那群记者离开,天知道白芷晴会在什么时候闯进来,要是让白芷晴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他就死定了。

  “是吗?老朋友你真的不想吗?”林雅妃伸出头舔~了~舔自己那诱人的红唇,一脸媚笑的说道。

  陆天星这一刻只感觉自己内心之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一般,十分的难受。

  林雅妃在看到陆天星那依旧无动于衷的表情,忍不住的白了陆天星一眼:“老朋友,你要是不过来,那人家就过来了。”

  说话间,林雅妃扭着xing感的腰肢,带着一缕香风走到了陆天星的身边,嘴角勾勒出一抹风情万种的笑容,在陆天星疑惑的目光下,伸出双手,猛地推了陆天星一把。

  陆天星也没有想到林雅妃会突然动手,身子下意识的一个踉跄,重新跌坐在了沙发上。

  还没有等陆天星开口说什么,林雅妃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整个人向前一步,直接坐在了陆天星的大腿上,双手直接搂住了陆天星的脖子,整个人都贴在了陆天星的身上。

  顿时之间,一股淡淡的幽香立刻传入到了陆天星的鼻孔当中,让陆天星浑身上下猛然一阵,眼神下意识的扫向休息室的门口。

  “老朋友,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这可不符合你的性格啊。”林雅妃在感受到陆天星的变化之后,嘴角的媚笑的越发的浓厚了起来,吐气如兰的说道。

  热气直接喷在陆天星的脸上,立刻传来了一阵su麻的感觉,诱人不已。

  而且,此刻陆天星至少稍微低下头,就能清晰的看见林雅妃那傲人的圣~女~峰,尤其是林雅妃坐在他的大腿上,还一阵不老实,不时的扭动一下,顿时让陆天星有一种火焰燃烧的感觉。

  “林妖精,你饶了我好不好,要不我今天晚上再来陪你怎么样。”陆天星苦笑着一声说道。

  “不好,我要你现在陪我。”

  “林妖精,别闹了成吗?”陆天星无奈的说道。

  “我没闹啊,我在我男人的怀里撒娇不行吗?再说了,老朋友,好像你的身体比你的嘴巴要诚实的多。”

  林雅妃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厚起来,手指在陆天星的胸膛上画着圈圈,整个人就仿佛一个彻头彻尾的妖精一样,手指缓缓的往下移动……。

  “我去!”

  感受到林雅妃这么么放肆的动作,陆天星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只感觉一股强烈的火焰再也控制不住的爆发出来,属于男人应该有的反应变得越发的无法控制起来,但是陆天星却丝毫不敢动,只能拿自己那恐怖的意志力将这一丝火焰给压制下去,压制在心底最深处。

  陆天星很清楚,白芷晴只不过是出于礼貌在外面送那些离开的记者而已,如果此刻和林雅妃发生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要是让白芷晴给看见了,倒霉的肯定是他陆天星。

  这一点陆天星心中可以说是心知肚明,所以他只能苦苦压制着。

  ps:无语了,总是被莫名其妙的删掉了一些字,影响阅读,真不好意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