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在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的心中压根就没有想过栾红月会不会答应他们这个问题,因为在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看来,栾红月的命是他们给的,也是他们将栾红月给养大的,那么栾红月就必须为他们付出一切,他们说的话对于栾红月来说就是金口玉言,栾红月没有拒绝的能力。

  而与此同时,栾红月压根就不知道她那眼中只有利益的父母已经朝着白氏集团而来,想要利用她,巴结上陆天星。

  此刻的栾红月正在和人事部交接手里的工作,准备离开白氏集团,过两天就准备离开魔都。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十几分钟之后,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已经开车来到了白氏集团,两人从车上下来之后,看着矗立在眼前的白氏集团大厦,眼中闪烁着疯狂的贪婪之色,听说陆天星的老婆白芷晴就是白氏集团的董事长,要是自己的女儿能够将白芷晴给挤走的话,那整个白氏集团不就是他们的,到时候他们就是华夏商业圈最顶尖的集团了,福布斯排行榜上说不定都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想到这里,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眼中的炙热之色越发的浓厚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大步流星的朝着白氏集团的前台走去。

  白氏集团前台,看到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走过来,一名穿着制服,长相清纯的前台小姐立刻站了起来,客气的询问道:“先生,女士您们好,欢迎光临白氏集团,请问你们找谁?”

  “我们找栾红月。”栾傲雄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

  “请问你们是栾小姐的什么人?”

  “我们是栾红月的父母。”

  郑秀娥这个时候突然开口,扫了前台小姐一眼,语气带着强烈的不耐烦:“你知不知道就你刚才问的这些没用的话,浪费了我们多少时间,赶紧让我们进去,不然,我让我女儿开除你。”

  听到郑秀娥那嚣张跋扈的话,前台小姐修眉微微一簇,但脸上依旧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抱歉,栾红月小姐的确是我们白氏集团的人,但是根据人事部档案,栾红月小姐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并没有父母存在,所以两位抱歉,你们不能进去,如果有什么需要,你们可以直接打电话,让另外一个栾红月小姐下来接你,还有请您们停止无理取闹,否则,我有权利让保安将你们赶出去。”

  “你说什么,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你一个小小的前台小姐竟然敢在我面前这么放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信不信我一句话,立刻就让你卷铺盖滚蛋,现在立刻跪下给我道歉,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听着前台小姐毫不客气的话,郑秀娥就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立刻对着前台小姐破口大骂起来,这个时候,她已经把自己代入到了陆天星丈母娘的身份上去了,而且,她未来就是白氏集团的新老板,怎么能够忍受一个前台小姐对自己冷嘲热讽。

  栾傲雄的脸色同样是难看到了极点,他们栾家在江南虽然算不上一个大家族,但是他栾傲雄好歹也算得上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却没有想到在白氏集团,竟然会被一个前台小姐给嘲讽了。

  一时间,他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烫,像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巴掌一样,脸上都忍不住的冒出了一丝怒火。

  “小姑娘,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她说无父无母就无父无母吗?我告诉你,今天我一定要见到栾红月,立刻让她出来见我,不然,我让你在华夏寸步难行。”郑秀娥看着前台小姐开口说道,语气中带着盛气凌人的气势。

  前台小姐满脸鄙夷的扫了栾傲雄和郑秀娥一眼,刚想开口说什么,突然眼角的余光扫过不远处的电梯,立刻就看见一道俏丽的身影从电梯当中走出来,立刻开口说道:“栾小姐,你下来了,这里有两个人说是你的父母,请问你认识他们吗?如果不认识的话,我现在就让保安将他们赶出去。”

  栾红月刚刚走出电梯,立刻就听见前台小姐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下意识的抬起头,当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栾傲雄和郑秀娥的时候,娇躯立刻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就连脸色也在这一刻变得煞白了起来,她怎么没有想到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郑秀娥和栾傲雄在看到栾红月之后,心中顿时涌现出一丝喜色,看来栾红月在白氏集团混的真的很不错,否则,前台小姐怎么会对她这么恭敬。

  “红月。”

  栾傲雄一脸惊喜的看着栾红月,努力的装出一副慈父的模样:“红月,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知道吗?自从你离开家之后,我和你妈妈无时无刻不在找你,终于让我找到你了,红月,我知道你恨我,当初的确是爸爸不好,你跟爸爸回去好不好,我和你妈妈从今往后一定会对你好好的,你跟我们回去好不好,我和你妈妈真的很担心你。”

  说话间,栾傲雄努力的装出一副的哀伤和惊喜的模样,仿佛真的和他说的那样,他找了栾红月很久,他很担心栾红月一样。

  “是啊,红月,我和你爸爸真的找了你很久,我们知道错了,你跟我们回去好不好,我们可以保证从今往后一定对你好。”郑秀娥也是一脸真诚的说道,就仿佛当初为了利益,出卖自己女儿的人不是她一样。

  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认为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是真心悔过,而不是虚情假意。

  可是栾红月是谁,曾经红人会所的会长,以一个女儿身周旋在各大世家子弟当中,并且保证自己不被任何人占便宜,其手段和智慧可想而知,对于栾傲雄和郑秀娥的话,她可以说一个字都不相信,想要让一个心中只有利益和仇恨的人改变态度,那唯有利益而已。

  耳畔听着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的话,栾红月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前台小姐,神色平静的说道:“我根本不认识他们,让保安请他们出去,以后只要是他们,连大门都不要让他们进来。”

  说话间,栾红月直接转身朝着电梯走去,连看一眼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的心思都没有,她好不容易才摆脱从前的身份,真正的像一个人一样活着,她绝对不想在回到过去。

  听着栾红月的话,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神色一变,脸色立刻变得难看到了极点,他们怎么没有想到从来不敢忤逆他们意思的栾红月,有朝一日竟然敢这么无视他们,这让他们心中顿时忍不住的冒出一团怒火来,这绝对无法忍受。

  但是他们也知道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红月,我知道你在恨我们,但是我们怎么说都是你的父母,我们也知道错了,你能再给我门一次改过的机会吗?”

  “呵呵,改过的机会?”

  栾红月听到这番话,立刻停下了脚步,语气充满了嘲讽之色:“你们到魔都来,真的是在担心我吗?”

  “当然了,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是我们的女儿,我们怎么会不担心,自从你从江南不告而别之后,我和你父亲就一直在找你,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

  “一直都在找我?你们说这话就不觉得自己良心上过不去吗?你们真的会关心我吗?”

  栾红月脸上露出一抹浓浓的自嘲之色:“你们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来找我是什么原因吗?当你们在红人会所,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和我断绝父女关系的时候,我就和你们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瓜葛,我欠你们的,已经彻彻底底的还清了,我栾红月无父无母,是一个孤儿,请你们离开这里,否则,别怪我让保安请你们出去。”

  话音落下,栾红月脸上闪过一抹凄然之色,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出现在白氏集团,恐怕是看了电视直播的新闻才来的,这才过去多少时间,两人却已经从江南赶到了魔都,如果真心是来找她的,她当然开心无比,可是,她实在是太了解自己父母了,来找她不是担心她,而是为了利益。

  如果不是希望慈善基金会的会长,要无法给他们带来利益,恐怕栾傲雄连看她一眼的心思都欠奉,这让栾红月怎么去接受。

  “红月,你怎么这么跟你妈妈说话的,赶紧给你妈妈道歉,然后跟我们回家。”看到栾红月的脸色,栾傲雄在一旁沉声说道。

  “回家,你觉得我还有家吗?我的家在哪!至于妈妈,从我出生那一刻起,你们有把我当成是你们亲生女儿吗?为了钱就可以把自己的女儿卖掉,甚至不惜毁掉自己的女儿,这是做父母应该做的事情吗?你告诉我,这是为人父母应该做的事情吗?你们告诉我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