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红月脸上流露出一抹掩盖不住的嘲讽之色,有些歇斯底里的说道:“你们今天只所以来找我,恐怕是因为我现在是希望慈善基金会的会长,我手上掌握着一百亿的慈善款,而且,在你们心中认为我已经爬上了三少爷的床,希望可以通过我巴结上三少爷,然后获得更多的利益,我说的没错吧!如果不是这些的话,你们会来找我吗?恐怕恨不得我有多远滚多远,免得给栾家招惹什么灾祸了,所以收起你们这些虚伪的嘴脸,父母两个字从你们两人的嘴里说出来,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红月……。”

  “怎么你们还不肯走吗?非要逼着我和你们撕破脸皮才愿意吗?”

  栾红月直接打断栾傲雄的话,语气冰冷的说道:“从你们害怕我给栾家招惹上麻烦,和我断绝父女关系开始,我就和你们再无任何的瓜葛,请你们现在给我离开,如果你们不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落下,栾红月直接朝着不远处招招手,顿时,几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从远处走了过来。

  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在这一瞬间变得阴沉如水起来,那强装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眼睛中带着一丝狰狞之色。

  “栾红月,我是你母亲,没有我,你早就死了,你……。”

  “闭嘴。”

  栾红月直接打断郑秀娥的话,冷笑着说道:“没有你们,我会活得比现在要好的太多了,我已经找到了我想要的生活,而你们想要的东西,我也已经全部给你了,我跟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请你们明白,是你们把我栾红月像条狗一样赶出栾家的,而不是我不认你们。”

  “栾红月,你就是这么对你父母说话的吗?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早知道我就不应该把你生下来。”栾傲雄阴沉着脸,寒声说道。

  “哈哈,后悔把我生下来,你说的没错,我也挺后悔自己活在这个世界的,我宁愿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也不愿意看见你们,看见你们只会让我觉得恶心,你们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畜生。”

  “你……。”

  而就在栾红月和栾傲雄争吵的时候,白芷晴的办公室中。

  陆天星百般无聊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目光落在看着对面正在专心致志工作的白芷晴,脸上带着温馨的笑容。

  回想起曾经和白芷晴认识的点点滴滴,陆天星心中可以说是感慨万千,谁能想到当初对他爱搭不理,冷若冰霜的白芷晴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时时刻刻将他放在心中,甚至心甘情愿的陪着他去冒险,而又无怨无悔,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陆天星,你这个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今天中午的教训还不够,你信不信我下班后让你背着我走回去。”面对陆天星那赤果果,毫不掩饰的眼神,白芷晴终于忍不住的开口说道,俏脸上带着一丝化不开的红晕,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一丝娇嗔的味道在其中。

  “嘿嘿,老婆,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呢!”陆天星嘿嘿笑道。

  听到陆天星强词夺理的话,白芷晴翻了翻白眼,刚想开口说什么,突然就听见摆放在面前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

  白芷晴微微一愣,看了陆天星一眼,直接拿起了电话:“喂。”

  “董事长不好了……。”

  陆天星坐在旁边,看着白芷晴接到电话之后,不到一分钟又挂掉了,又看着白芷晴有些难看的脸色,顿时有些疑惑的问道:“老婆,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芷晴看了一眼陆天星,开口说道:“刚刚接到前台的电话,说红月和别人起了冲突,对方说是红月的父母,双方在大厅争吵的很激烈。”

  “栾小姐的父母来了?”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从位置上站起身来,道:“老婆,要不我下去看看?”

  “恩,你下去看看也好。”

  白芷晴点了点头,没有拒绝陆天星的提议。

  她虽然没有和栾红月的父母打过什么交道,但也听陆天星说过栾红月父母是什么人,一个为了金钱连自己的女儿都能够卖掉,甚至在知道自己女儿出事之后,第一时间想的竟然不是关心自己的女儿,而是如何跟自己女儿撇清关系,如何把自己女儿手底下的资产全部据为己有,这种父母和人渣没有什么区别,这一次来找栾红月,肯定没什么好事。

  陆天星现在却是陆家的三少爷,有陆天星下去解决,肯定没有任何的问题。

  陆天星看了一眼白芷晴,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他当初就答应过栾红月,在魔都,只要她不愿意,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带走她,他必须要履行这个约定。

  与此同时,在白氏集团的大厅当中。

  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脸色此刻可以说铁青到了极点,只感觉内心之中升起一团无边无际的怒火,在他的心中,栾红月是他的女儿,是他们给了栾红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权利,栾红月就必须答应他们的一切要求,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合理的。

  但是现在栾傲雄和郑秀娥没有想到,在江南从来不敢反抗他们的栾红月现在竟然敢直接敢跟他们翻脸,这就代表着他们想要让栾家成为江南顶级家族额美梦破碎了,可想而知现在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心中的怒火有多大。

  “怎么,你们现在是不是很后悔来找我了?”

  栾红月看着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阴沉的脸色,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想让从我这里再得到什么好处,我想你们想太多了,我只不过是白氏集团的一个普通员工而已,而且,我刚刚已经从白氏集团辞职,并且准备离开魔都了,你们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栾红月,你……。”

  “你是不是想说我太放肆了,没有把你们放在眼中啊。”

  栾红月冷笑着看着栾傲雄说道:“从你们把我当成一个累赘扔出栾家的时候,我就和你们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我为什么要将你们放在眼中,我也不会在回什么江南,保安,送他们出去。”

  站在栾红月身边的几名白氏集团保安听到这番话,没有任何的犹豫,大步流星的朝着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走过去,语气平静的说道:“二位,请你们离开。”

  “你……。”

  栾傲雄在这一刻气的浑身发抖,脸色彻底狰狞了起来,而郑秀娥的那张脸上也满是阴沉狠毒之色,显然内心之中也是愤怒到了极点。

  栾红月看着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俏脸上一片冰冷之色,她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从前那宛如噩梦一般的生活,好不容易可以站在璀璨的阳光下面,活得像一个人,她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她现在来自不易的平静生活。

  看到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其中一名保安再次开口说道:“这些先生,女士,请你们立刻离开白氏集团,否则,别怪我们使用别的手段了。”

  “你……。”

  栾傲雄满脸怒火,看着栾红月阴沉着脸说道:“栾红月,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到底是谁过分了啊,你告诉我,告诉我啊。”

  栾红月脸上露出一丝凄然之色,一丝晶莹的泪水从脸颊上滑落下来:“你们是我的父母,我的确应该尊重你们,可是你们的做法值得我尊重吗?从小到大,我从来就没有感受到父母的关心和爱护,在你们眼中,我就是一个累赘,一个不该来到世界上的累赘,为了钱,你们不惜将自己女儿送到别人的床上去,我跑掉了,向你们哭诉,你们却认为我做错了,不安慰我也就算了,竟然认为我坏了你们好事,这天底下有你们这样的父母吗?你们从来没有一天,哪怕是一个小时,一秒钟把我当成是你们的女儿,甚至将我赶出了栾家,不管我是生是死,现在你们却跟我说,我要不要脸,我现在就想问问你们,到底是谁不要脸。”

  耳畔听着栾红月的质问,栾傲雄浑身上下都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怒火冲天,尤其是伴随争吵,一些白氏集团的员工围拢过来,对着这边指指点点,让栾傲雄的脸色变得越发的扭曲了起来,彻底和栾红月撕破了脸皮。

  “好,好得很,栾红月,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你以为你可以摆脱我吗?你以为你可以过上普通的人生活吗?我告诉你,你妄想,你痴心妄想。”

  栾傲雄一脸狰狞的看着栾红月,目光扫过周围,哈哈大笑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栾红月非常的漂亮,很有女神范,嘿嘿,我告诉你们,她就是一个臭婊子,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们知道吗?在江南她就是一个交际花,不知道和多少的纨绔子弟发生过关系,她就是一个小姐,有钱就能玩的小姐,不相信的话,你们去江南打听打听,看看我有没有说话,她栾红月就是一个臭婊子,一个交际花,一个小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