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栾傲雄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陌生男子,瞳孔猛地一缩,全身肌肉紧绷,脸色凝重的看着魁梧男子,沉声说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恨陆天星吗?你们想要报仇吗?”魁梧男子咧咧嘴,看着栾傲雄开口问道。

  听到这个魁梧的男子的话,栾傲雄的瞳孔猛地缩成了一个针孔,神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也不想报仇。”

  “呵呵,栾家主,难道你连承认和陆天星有仇的勇气都没有吗?怪不得你们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都敢无视你,现在看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既然你们不恨陆天星,也没仇,那就当我没出现过好了,告辞。”

  魁梧男子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紧接着将车直接停在了马路中央,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等等,你别走,我们和陆天星这个小杂种有仇,我们和他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你能够帮我们报仇吗?”

  看到魁梧大汉要走,没有等栾傲雄开口,一旁的郑秀娥已经是忍不住的开口说道,脸上带着浓浓的怨毒之色,她想要报仇,就算杀不了陆天星,她也要栾红月生不如死,才能宣泄她的心头之恨。

  “真的吗?”

  魁梧男子在听到郑秀娥的话后,顿时停下了下车的动作,看着栾傲雄说道:“栾家主,你真的想要报仇吗?”

  “我是想要报仇,可是我凭什么相信你。”栾傲雄沉声说道,他能成为栾家的家主,足以说明他不是一个傻子,对方既然来找他,那就一定想要得到什么,否则,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帮助他,他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免费的午餐可以吃。

  “栾家主,你觉得你现在除了相信我之外,你还有其他的报仇方法吗?你觉得要是江南那些家族知道你得罪了陆天星,而且还和陆天星闹翻了,你说江南那些家族会放过栾家吗?”

  听完这个魁梧男子的话,栾傲雄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了起来,这些家族会放过栾家吗?

  当然不可能!

  现在在江南就是陆家的天下,知道栾家和陆天星闹翻了,甚至陆天星对伦家起过杀心,这些家族绝对不介意灭掉栾家,用来讨好陆天星,毕竟现在对于江南来说,只要巴结上陆天星,就相当于巴结上了陆家,就可以跟着周家一样,一飞冲天,成为江南最顶尖的家族之一。

  “不得不说,你成功说服了我,”

  栾傲雄眼神闪烁了几下,最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但是,我凭什么相信你能够帮助我,你的实力比我还差,连神话级都不是,你能对付得了陆天星?”

  “我当然对付不了陆天星你,但是我少爷却能够帮你们对付陆天星,只要你们按照我们少爷的安排做,除掉陆天星,并不是什么难事。”

  “你嘴里的少爷是谁?我总不能因为你两句话就和你合作吧!谁知道你嘴里的这个少爷是真是假。”栾傲雄沉声说道。

  “我们少爷是谁,待会你们就知道,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见我们少爷。”

  魁梧男子咧咧嘴笑了笑,并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发动了汽车,朝着远处而去。

  与此同时,在白氏集团的天台之上。

  栾红月双手抱胸的站在天台的边缘,那张精致漂亮的俏脸充斥着化不开的悲伤,美眸中带着一丝自嘲的神色,整个人就仿佛在狂风骤雨中随风摇摆的鲜花,随时有可能被狂风骤雨给撕碎。

  陆天星站在栾红月的身边,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目光望着楼下那车水马龙的繁华热闹的模样,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前半生为了自己这对禽兽不如的父母,为了想要在自己父母面前证明自己,拼命的努力证明自己。

  可是最终迎来的却是无情的背叛,自己的父母毫不犹豫的接收了她的产业,并且和她断绝父女关系,就好像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灾星一样,恨不得她有多远滚多远,哪怕看着她死也无所谓,因为她已经没有价值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这对无情的父母,以为可以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却没有想到这对无情的父母又来了,而且是为了利益而来,甚至在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利益之后,竟然想要直接毁掉自己的女儿,让自己的女儿成为别人嘴里的婊子,成为一个千夫所指的dang妇,想要必死自己的女儿。

  这一幕幕放在任何人的身上,恐怕都忍受不了,亲生父母为了利益,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自己亲生女儿卖出,甚至不惜毁掉自己的女儿,有这种禽兽不如的父母,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人生的耻辱和悲哀。

  陆天星看了一眼身边的栾红月,再次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轻声说道:“想哭就哭出来吧!憋在心里对身体不好。”

  听着陆天星的话,栾红月眸子轻轻的颤抖了两下,回过神来,看着身边近在咫尺的陆天星,轻声说道:“三少爷,今天谢谢你了,芷晴哪里,我会亲自去解释的,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的。”

  “没事,栾小姐,你没有必要这样,芷晴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女人,不会介意的这一点的。”

  陆天星摆了摆手,轻声说道:“栾小姐,你接下来……。”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栾红月给打断了,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期盼之色:“三少爷,以后你能叫我红月吗?”

  “叫你红月?”

  陆天星听到栾红月的话,再看着栾红月那略带期盼和自卑的神色,微笑着说道:“当然没有问题了,不过,红月你以后也别叫我三少爷了,这样显得特别的生份,你跟芷晴和倩茹一样,叫我天星吧!”

  “真的可以吗?”

  栾红月眼睛顿时为之一亮,她之所以一直叫陆天星三少爷,就是因为对自己身份的自卑,如今却听到陆天星这么说,怎么可能不让她高兴。

  “当然是真的了,我们可是朋友。”

  陆天星轻轻一笑,看着栾红月说道:“红月,没事了,你放心好了,已经没事了,只要他们看重自己的利益,他们就不会来找你的麻烦了。”

  “我知道,谢谢你天星。”栾红月看着陆天星,感激着说道。

  “没事,小事一桩,你不用放在心上。”

  陆天星随意的摆了摆手,再次抽了一口烟,看了一眼栾红月说道:“红月,你真的决定要离开白氏集团吗?你要知道慈善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轻松,甚至非常的苦,非常的累,你真的想要离开白氏集团吗?”

  听着陆天星的话,栾红月深吸了一口气,微笑着说道:“天星,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这或许才是我追求的生活,无忧无虑,没有任何的烦恼,而且,希望慈善基金会总的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来掌握,倩茹是白氏集团的顶梁柱,离开不了,小曼也是,而我算得上最闲的人了,当然由我掌管了。而且,每当看见孩子们那纯真的笑容和被帮助的人感激的笑容的时候,我就会觉得非常的开心……。”

  栾红月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仿佛真的如她说的那样,她真的喜欢这一份工作一样,但她心中想的如何,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看着栾红月的模样,陆天星知道自己可能劝说不了栾红月,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劝说你了,不过,你终究是一个女人,出门在外,而且你又长得这么漂亮,难免会遇到什么麻烦,我到时候让玫瑰派几个无双卫跟着你,保护你的安全,也顺道帮你解决一些你不方便出面解决的麻烦,毕竟,你现在怎么说都是希望慈善基金会的会长,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有人暗中帮你解决一些你不方便出面的麻烦,也是很不错的。”

  “恩,天星,谢谢你了。”

  栾红月听到陆天星的话,并没有选择拒绝陆天星的好意,作为曾经江南红人会所的老板,她见过太多太多的黑暗,她长得漂亮,而且又是希望慈善基金会的会长,可以说就是一个香饽饽,只要她离开魔都,以后遇到的麻烦绝对不会少,有些事情她也不方便动手,否则就会落人话柄。

  更何况,她诚心想要做慈善的话,难免要深入山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虽然有些话她不想说,但不得不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虽然大部分的人都是质朴和善的,但怎么说都会有一两个害群之马。

  虽然她是栾家的人,但是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为了防止她学武之后,超出他们的控制,从来就不准许她接触任何的武学,虽然她偷偷摸摸的练过,但仅仅只是一个黄级武者,对付几个普通人虽说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这个世界上能杀死神话级武者的东西都多得是,更别说黄级武者了,随随便便的一个东西都能置黄级武者死无葬身之地。

  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又在深山老林当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那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有无双卫跟着,她的安全系数也大大提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