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同意了,待会我会和玫瑰说一声,让她派几名无双卫保护你的。”

  陆天星点了点头,将手中燃烧完成的烟蒂扔到地上,用脚碾了一下:“红月,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下去,如果你父母还来找你的麻烦,你就直接打电话给我,不要自己扛着,我直接让人把他们送到国外去,保证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华夏。”

  说完之后,陆天星没有在说什么,转身朝着天台楼梯走去。

  “天星……。”

  看到陆天星离去的背影,栾红月娇躯轻轻颤抖着,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听到栾红月的话,陆天星下意识的停下脚步,转过身想要看看栾红月叫住自己还有什么事情。

  可是还没有等陆天星看清楚,立刻就感觉到一缕香风扑鼻而来,紧接着一个柔软的身躯猛地扑到了自己怀里,栾红月那傲人的圣~女~峰立刻压在了他的胸膛上。

  “红月,你……。”

  陆天星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栾红月给打断了,道:“天星,你什么都不要说,我就想抱抱你,求求你不要推开我好不好,一会就好,我抱着你一会就好。”

  听着栾红月那略带哀求的话,陆天星稍微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推开栾红月,而是怜惜的张开双手,缓缓的抱住了栾红月的柳腰,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阳光下的两人如同一堆热恋的情侣一样,在天台上甜蜜的拥抱在一起,追求着属于两个人的浪漫。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栾红月松开了抱住陆天星的手,离开了哪个让人迷恋的怀抱,看着陆天星,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天星,谢谢你。”

  “红月,你说笑了,美女投怀送抱,是我占了便宜才对。”

  “呵呵,天星,看来雅妃说的没错,你的确是一个色狼。”栾红月看着陆天星,捂嘴偷笑道。

  陆天星脸色顿时一僵,尼玛,林雅妃这妖精是不是一点太过分了,教坏白芷晴和林倩茹也就算了,居然还在外面诋毁他,看来今天晚上有必要让这个女人知道诋毁别人的代价是什么。

  看着陆天星一脸无语的模样,栾红月忍不住的咯咯娇笑了起来。

  陆天星翻了翻白眼,也没有再说什么,在天台上和栾红月又说了几句话,转身朝着天台上的门口走去。

  看着陆天星消失在天台的背影,栾红月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代而至的是一脸的悲伤之色,整个人就如同小女孩丢失了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缓缓的蹲在了地上,晶莹的泪水控制不住的从脸颊上滑落下来:“天星,你知道吗?我爱你,我不知道我在什么时候爱上了你,或许从你将我从无边的黑暗世界拯救出来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

  “可是,我知道我这辈子配不上你,栾傲雄他说的没错,不管我这辈子有没有做过什么,在外人眼中,我就是一个交际花,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是一个婊子,我配不上你,此次一别,或许以后再也没有见面的日子,但是我不后悔爱上你,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会做一个干干净净的女人,一辈子做你的女人,你真正的女人……。”

  栾红月低声喃喃自语,脸上带着痛彻心扉的痛苦,不知道是因为自己那无情的父母,还是因为自己爱着陆天星,却因为自卑,只能将这份爱压在心底的最深处,不敢有任何的表现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栾红月突然感觉到一个人走到了自己的我身边,并且将一张纸巾递给了自己。

  “谢谢。”

  栾红月下意识的接过纸巾,然后抬起头想要看看这个人是谁,却看见一张年轻而又妩媚的俏脸映入眼帘。

  “雅妃,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说有事情出去了吗?”栾红月用纸巾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泪水,看着林雅妃说道。

  “我听说你的那对禽兽父母来找你的麻烦了,天星帮了你,你们两个去了天台,而天星现在已经下楼了,你还在天台,我担心你会做什么啥事,所以上来看看。”

  林雅妃看着栾红月的模样,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栾红月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想要爱却不敢爱,还要承受一对禽兽父母的侮辱,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雅妃,谢谢你,我没事。”栾红月轻轻的摇摇头说道。

  林雅妃看了一眼栾红月,站在天台的边缘,看着街道上车水马龙的场景,轻声的叹了一口气:“红月,你这又是何苦呢!我早就跟你说过,他不是一个在意你的身份的人,不然也不会让你来白氏集团,今天更加不会替你出头,并且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你是他的女人了,你难道真的打算把这一份爱压在心中一辈子吗?”

  “我知道他不在乎,但是我在乎,别人也在乎,陆家也在乎,就算他们表面不说,恐怕在心中也会看不起我,对我指指点点,我不想活在这种指指点点的生活当中,我也不希望天星他活在别人的流言蜚语当中,与其如此,不如彻底斩断。”

  “所以你就选择成为希望慈善基金会的会长,彻底离开白氏集团吗?”

  “我……。”

  栾红月听到林雅妃的这番话,嘴巴张了张,想要开口辩解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因为林雅妃说的没错。

  她之前对陆天星说的那番话,只不过是其中一个理由而已,还有一个理由就是她想要离开白氏集团,她不知道自己以后在面对陆天星的时候,该怎么办,她也不想给陆天星带来什么麻烦,既然如此,她还不如离开白氏集团,用时间来遗忘这段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要结束的爱情。

  况且,她挺喜欢做慈善的,她本身不幸,所以,她希望其他的孩子可以幸福,而不会跟她一样不幸,尤其是女孩,在贫困地区,结局非常的悲惨,她想要改变这个结局。

  “唉……。”

  看到栾红月的模样,林雅妃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脸上闪过一抹苦笑,栾红月想要借用这次机会忘掉陆天星,可是真的忘得掉吗?

  爱情这东西就是穿肠毒药,你越想忘掉它,最终反弹的越是厉害,沐晴雪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拼命的想要忘掉陆天星,最终结果如何,几乎是显而易见,整个人都陷了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而与此同时,离开了天台之后,陆天星没有立即回到白芷晴哪里,而是去了林倩茹哪里溜达了一下,最后在林倩茹羞恼的目光下,嘴角带着灿烂的笑容走出了销售部,乘坐着电梯,一路朝着白芷晴的办公室而去。

  电梯停在了顶楼,走出电梯,陆天星的脸上带着快意的笑容,轻轻的走向了蓝心的位置,直接趴在了蓝心的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蓝心,一双眸子在蓝心的身上倒着转。

  “蓝秘书,下午好,有没有想我啊。”

  蓝心抬起头看了一眼陆天星,立刻就低下了头,连打招呼的心思都欠奉。

  而陆天星毫不在意,双眸死死的盯着蓝心的胸部,心中暗自回味着昨天手掌心当中那种惊人的触感。

  片刻之后,蓝心终于感觉浑身的不自在,抬起头,发现陆天星正一脸猥琐的盯着自己的胸口,俏脸顿时闪过一抹红晕,重重的把手上的签字笔拍在办公桌上,同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这个混蛋,你在看什么,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陆天星丝毫不在意蓝心的态度,嘿嘿笑道:“我没在看什么,我就是想要回味一下昨天的感觉怎么样,说起来,蓝秘书你的胸真的很~软,很有感觉,真想再次感受一下。”

  听着陆天星的话,蓝心微微一愣,紧接着双眸喷火的怒道:“王八蛋,你说什么,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弄死你。”

  “弄死我?”

  陆天星嘿嘿笑道:“蓝秘书,你别忘了你是我的女仆,难道我身为主人占女仆的便宜也犯法不成,这要是放在古代,我分分钟把你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下,你信吗?”

  “你放屁,谁是你女仆,你在胡说八道一句试试,我拉着你从这楼上跳下去,同归于尽。”

  蓝心双眸喷火的看着陆天星,拳头死死的握紧,恨不得一拳打的陆天星满脸桃花开。

  “不信,从这楼上跳下去死的人肯定是你,而不是我,哥练过。”陆天星看着蓝心,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

  “蓝秘书,逗你玩的,你怎么就生气了。别生气,生气的女人老得快,要是没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拜拜,对了,千万别忘了,你可是我的小女仆,等我哪天心情好了,你就必须给我暖床,不要忘了。”

  话音落下,陆天星伸出手在蓝心的俏脸上抹了一把,在蓝心没有回过神来之前,一溜烟的朝着白芷晴的办公室跑去。

  看着陆天星消失的背影,蓝心拳头握紧了又放开,恨不得冲进去给陆天星一个教训,尤其是这个混蛋居然在临走前还摸了她的脸蛋一把,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

  “陆天星,你这个王八蛋,这次就放过你,下次你要是敢调戏姑奶奶,信不信姑奶奶真的直接推~倒了你,哼。”

  话音落下,蓝心一拳重重的砸在办公桌上,紧接着又是一脸痛苦的感觉,抬起手放在红唇上使劲的吹了几下,这一下砸的真的挺疼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