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的时候,陆天星顿时微微一愣,薛冰,她不是被司马凌云留在江南处理江南的事情吗?这会儿打电话给他做什么?难不成是江南又出了什么事情。

  一时间陆天星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但是随即还是接通了电话。

  还没有等陆天星开口,薛冰那悦耳动听的声音就在陆天星的耳边响起:“陆天星,你这个忘恩负义,出尔反尔的王八蛋,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答应过我的事情,你这个言而无信的混蛋,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跑到你老婆面前说,说你非礼我。”

  陆天星在听到薛冰充满火药味的话之后,神色微微一愣,这个姑奶奶今天是不是说枪药了,怎么说话的语气都带着火。

  陆天星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说道:“薛警官,你今天到底又怎么样了,说话都跟吃了枪药一样,什么叫做我忘恩负义,出尔反尔啊,我最近貌似没有招惹到你吧!”

  薛冰冷笑着说道:“你怎么没有招惹到我,你还记得你当初在陆家答应过我什么吗?你说要请我吃饭,但是你自己说说,现在过去多久了,你请我吃饭了吗?你说你这是不是出尔反尔。”

  “额!”

  陆天星听到薛冰的话,微微一愣,旋即开口解释道:“薛警官,我最近这段时间不是特别的忙吗?我……。”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薛冰毫不客气的给打断了,道:“哼,你特别的忙,陆天星你当我是傻子吗?忙着跟这个女人,那个女人滚~床~单,也叫特别的忙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龌蹉的心思,陆天星,我还真没有看出来啊,身边有着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居然还养着一个小妾,在外面还勾搭了好几个小三,你真是越来越牛逼了,早晚有一天,小心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喂,薛警官,你至于这么恶毒的诅咒我吗?不就是请你吃饭吗?等你回到魔都了,我就请你吃饭,怎么样,这样我就不算船儿反而了吧!”陆天星毫无压力的说道,反正薛冰现在在江南,等她回到魔都天知道要多久,开一个空头支票,完全没有任何的压力。

  “真的吗?陆天星,你确定等我回到魔都你要请我吃饭,你不会骗我吧!”

  薛冰的声音中充满了怀疑的语气,同样在话语当中还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其中。

  “当然是真的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只要你回到魔都,我立刻请你吃饭。”

  “陆天星,这可是你说的。”

  薛冰的声音充满了兴奋:“我今天中午就已经回到魔都了,你今天晚上请我吃饭,今天你下班后,给我乖乖的待在白氏集团门口,我来接你,你要是敢溜走的话,我明天就跑去你们公司,告诉白芷晴,说你曾经打过我屁股,还偷偷发暧~昧短信给我,说只要我陪你睡一觉,你就可以为我提升实力,陆天星,我想凭借炎黄组的能力,随随便便捏造几条暧~昧短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陆天星听着薛曼的话,脸色顿时微微一愣:“你回魔都了?”

  “那当然了,不然,你以为姑奶奶吃饱了没事做,打电话给你寻开心吗?”

  薛曼翻了翻白眼,再次开口说道:“记住了,今天你下班之后,给我乖乖的留在白氏集团大门口等着我,我会开车来接你,你要是敢溜走,陆天星那你就死定了。”

  话音落下,薛冰没有在给陆天星任何开口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忙音,陆天星顿时一脸的黑线,感情这小妞前面的那番话都是在给他下套,目的就是等他主动开口请吃饭啊。

  “是小冰打电话给你的?”看着陆天星的脸色,白芷晴开口问道,虽然她没有听见电话的内容,但也听到陆天星叫薛警官,那么这个人一定是薛冰。

  “是啊。”

  陆天星苦笑着将手机扔到办公桌上。

  “她打电话给你做什么?”

  “还不是上一次她在江南帮我的时候,我嘴贱的说了一句,请她吃饭,谁知道她记到了现在,今天回到魔都,非要让我请她吃饭,我这不是没有办法,只能答应她了。”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开口解释道。

  “是吗?”

  白芷晴看了一眼陆天星,淡淡的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不过,陆天星,我警告你,好好管住自己的手和下面不老实的东西,不该看的别看,不该做的别做,不然的话,你哪里动了,我就将你哪里给剁了。”

  说话间,白芷晴抬起手臂,狠狠的往下做了一个斩的动作。

  看着陆天星的动作,陆天星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他相信白芷晴绝对不是开玩笑的,真的会说到做到。

  ……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眨眼之间就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

  陆天星和白芷晴打了一声招呼,说自己晚点回去之后,没有在白氏集团多做什么停留,径直离开了白氏集团。

  “吱~!”

  陆天星刚刚走出白氏集团,站在马路边缘,打算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引擎的咆哮声,紧接着,一辆军绿色,充满霸道气息的汽车一个急刹,直接停在他的身边。

  “东风猛士?”

  陆天星看着身边这辆霸道,强势的汽车,微微一愣,这年头居然有人买东风猛士这种彪悍的车子,而且,要是他没看错的话,这一辆车应该是军用版的,而且貌似挂的也是军~牌,难不成是军队的人?

  而就在陆天星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在陆天星的耳畔响起:“陆天星。”

  听到这个声音,陆天星下意识的将目光从面前的东风猛士身上收了回来,顺着慢慢放下的车窗,朝着车内看去,顿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映入眼帘,她的身材很是苗条,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该大的地方大,面色红润,但是俏脸上一双美眸却给人家一种锐利如刀感觉,直挺的鼻梁下,嫣红诱人的小嘴轻抿着,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让人看一眼就有一种花木兰在世的感觉。

  “薛警官,你发财了啊,居然买得起这种车子了,还挂着这么彪悍的车牌。”

  陆天星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他还以为开着这种彪悍的车子的人是一个男的,没想到居然是薛冰。

  “发你妹的财,这是炎黄组的标配,每一个人都有,我看这辆车挺顺眼的就挑选了这一辆,需要自己养车的,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狗大户呢!”

  薛冰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这叫什么话,难道她就不能发财吗?

  “还愣在哪里干什么,赶紧给我上车。”

  “得令。”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打开车门钻了进去,打量着车子,开口说道:“薛警官,没想到你居然喜欢这种车子。”

  “我喜欢这种车子不行吗?霸道,有气势,走在马路上,看谁敢对我指手画脚的,想怎么超车就怎么超车。”

  薛冰淡淡的开口说道:“现在时间还早,咱们先去酒吧,你陪我喝喝酒。”

  “喝酒?”

  陆天星听着薛冰的话,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不是说去吃饭吗?”

  “我现在想喝酒不行吗?”

  薛冰看了陆天星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放心好了,今天晚上你要是把姑奶奶我陪高兴了,回来的时候,我送你回去。”

  话音落下,薛冰的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似乎在等待着陆天星冰的回答。

  陆天星在看到薛冰的眼神之后,浑身上下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他怎么感觉薛冰请他喝酒有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心中一阵忐忑。

  “薛警官,喝……喝酒要不就免了,你看咱们说好是去吃饭,要不咱们还是去吃饭吧!我知道有一家店做的菜非常的有味道,要不,我请你吃大餐,去五星级酒店吃大餐怎么样……。”

  陆天星实在是有些怕了,他要是记得没错的话,上一次他就被薛冰拉着去酒吧喝了一顿酒,结果,差点没玩出火来。

  今天薛冰又拉着她去喝酒,天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且按照薛冰的酒量,今天不喝醉才有鬼了,到时候他要怎么办,带薛冰去酒店,或者送薛冰回家,谁知道会不会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薛冰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陆天星。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说道:“薛警官,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心情不好,要不我陪你去海滩上走走,说不定心情就变好了。”

  “谁跟你心情不好了。陆天星,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当我是你朋友吗?如果你把我薛冰当成是你的朋友,那就什么都别问,今天好好的陪我喝喝酒。”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苦笑着说道:“喝酒没有问题,不过,薛警官你就不怕你喝醉了之后,我对你做什么吗?”

  薛冰淡淡的扫了一眼陆天星,开口说道:“我不担心,权当被狗咬一口就好了,至于后果是什么,我希望你最好有一个心理准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