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薛冰平静的话,陆天星顿时一阵哑然,看来今天晚上这女人是铁了心的要让自己陪着她喝酒了,不过,陆天星却没有再说什么,他能够感觉的出来,薛冰现在的心情似乎并不怎么好,面对心情不好的女人的时候,还是能不招惹就别招惹,这个时候的女人绝对是蛮不讲理的存在。

  何况,跟一个大美女去喝酒,反正到头来他也不吃亏,为什么不去。

  薛冰横了陆天星一眼,同样没有再开口说话,开着霸道的东风猛士,在所有车主惊诧的眼神之下,在马路上一溜烟的飞驰出去。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陆天星和薛冰两人直接来到了一家酒吧。

  虽然现在只不过是晚上七点多,但是酒吧中的气氛已经变得异常的热闹起来,充满了ji情和高昂的重金属音乐在酒吧当中回荡着,点燃人群心中的火焰。

  整个酒吧的中央,无数的男女伴随着音乐不断的扭动着身体,甚至一些女人完全不介意身边的男人在自己身上占着便宜,甚至还紧贴着男人的身体,做着各种贴身~挑~逗的动作。

  而且另外的一个方向,一根钢管矗立在舞台中央,一个身材火辣,穿着清凉的女人,围绕着钢管不断的做出各种you惑到极点的动作,吸引着周围不少男人的目光,不断的发出各种大吼大叫的声音。

  整个酒吧可以说都充斥着糜~烂的气息。

  这份糜~烂的气息在充满ji情和高昂的音乐之下,疯狂的刺激着酒吧之中男女的内心,使得他们将白天在工作上的压抑在这里全部的发泄了出来。

  陆天星和薛冰两人走进酒吧之后,目光扫过周围,脸色没有任何变化,陆天星是完全无视周围的环境,他虽然不喜欢重音乐和这种糜烂的生活,但他也管不了别人的生活.

  而薛冰身为警察,早就习惯这一切了,毕竟有时候抓捕犯人,或者是卧底在这里,等待犯罪嫌疑人的出现,这也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两人脸色都是没有任何的变化,直接走向了吧台。

  “薛警官,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我这段时间可非常的老实,什么都没有做,而且按照你曾经对我说的,老老实实找了一份工作。”吧台里面的一个打着耳钉,头发染成黄色的小青年在看到薛冰走过来之后,脸色微微一变,声音带着一丝紧张的说道,很显然曾经被薛冰狠狠的教训过。

  “黄毛,你认为我有闲心一天到晚来找你麻烦吗?我早就跟你说过老老实实做人,以你调酒的本事,找一个稳定的工作圆圆比你出去混要好得多。别说什么废话,给我来一杯彩虹酒,陆天星,你想喝什么。”

  薛冰冲着黄毛摆摆手,直接坐在了吧台的位置上,随后将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

  “给我来一杯龙舌兰。”

  陆天星点了一杯酒,直接坐在薛冰:“薛警官,咱们今天晚上真的就喝酒吗?不去吃饭吗?我感觉还是去吃饭比较好。”

  “吃什么饭啊。”

  薛冰听到这话,一双美眸带着一丝鄙夷的说道:“我说陆天星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男人啊,跟一个大美女喝酒还推三阻四的,你就不希望我喝醉酒之后,然后和我做些什么吗?”

  听到薛冰这么彪悍的话,陆天星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苦笑,他倒是不介意和一个美女发生什么,毕竟大家你情我愿,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关键是他也要有胆子啊,跟薛冰发生点什么,陆天星几乎可以预见自己以后的生活会是多么的黑暗。

  薛冰看了一眼陆天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低头看着吧台上的装饰品,静静的出神。

  只是片刻,之前那个黄毛调酒师就将调制好的彩虹酒和龙舌兰放在了薛冰和陆天星两人面前,然后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薛冰,很识趣的一句话也没有说,离开了这里。

  “陆天星,来喝酒。”

  薛冰端起一杯酒,冲着陆天星举起了酒杯。

  陆天星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却没有说什么,而是端起酒杯,就薛冰两人碰了一下杯子,然后猛地喝了一口。

  薛冰看着陆天星的动作,同样没有说什么,直接端起酒杯,直接将整杯酒一饮而尽。

  陆天星有些傻眼的看着薛冰的动作,他实在是太清楚薛冰的酒量如何,现在又这么猛灌一杯酒,薛冰这是真的打算给他酒后*****的机会吗?

  一杯彩虹就下肚,薛冰的脸色立刻变得红润了起来,看起来别有一番风情。

  随手将酒杯放在吧台上,薛冰冲着不远处的黄毛再次摆摆手,开口说道:“这酒一点儿都不过瘾,都没啥酒味,给我也来一杯龙舌兰。”

  听着薛冰的话,陆天星微微一愣,这女人今天晚上真的要喝醉吗?要知道龙舌兰可不是彩虹酒,按照薛曼这种喝法,武者都扛不住,几杯酒下肚,薛曼估计到明天早上都不见得能爬起来。

  “薛警官,其实你如果有什么心事,完全可以说出来,喝酒伤身,你这么喝酒,早晚会把身体喝坏的。”陆天星看着薛冰,开口说道。

  “我能有什么心事啊,你以为谁都想你一样,每天担心这个女人,担心那个女人的,你就是一个色狼,脚踏几条船,早晚有一天会翻船,掉河里淹死的。”

  薛冰听到这番话,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心中却涌现出一丝异样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她在今天心情不好,想要找个人倾述一下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人竟然不是自己的姐姐,而是陆天星,想要让陆天星陪着自己,陪着自己一醉方休,陪着自己发泄一下心中的不爽,哪怕明知道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喝醉之后,会引起什么后果,也无怨无悔。

  或许这就是喜欢吧!

  薛冰看着脸上带着一丝关心神色的陆天星,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旋即,身躯一震,一丝强烈的悸动从心中涌现出来,怎么也压制不住了,看向陆天星的目光也带着一丝茫然之色,曾经压制在心头的悸动,在这一刻就仿佛潮水一样涌现出来。

  她不知道在自己的心中,在什么时候就有了陆天星的一道影子,只知道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陆天星的影子就仿佛扎根在了她的心底深处一样,莫名的就涌现了出来,再也出不去了。

  或许这份影子出现的开始,是她和陆天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的陆天星就仿佛一个流氓一样,虽然救了她,但是也夺走了她的初吻,这让她对陆天星充满了愤怒,发誓一定要将这个色狼绳之于法,可是,当陆天星和白芷晴遭遇到杀手,带着白芷晴在公路上狂飙,并且成功逃脱危险的时候,她这份想要抓捕陆天星的心思就,心中升起一种想要了解这个男人过去的心思来,后来,外面曝出陆天星就是白芷晴的老公,这更是让她心中升起了一丝好奇,好奇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实力会这么强,而且竟然征服了白芷晴,成为了白芷晴的男人。

  甚至到了后来,陆天星竟然又摇身一变,成为了陆家的三少爷,这使得薛冰的内心之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尤其是在薛冰加入到炎黄组之后,得知陆天星的身份之后,心中又是震惊,又是震撼,看似流氓,无赖的陆天星竟然是曾经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军刀,一个铁骨铮铮的军人,最终却在阴谋之下,放弃了这个身份,远走他乡。

  到了这个时候,薛冰赫然发现自己的心中竟然有了陆天星的影子,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影子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只是知道自己的心中留下了一道陆天星的影子,怎么也甩不掉了。

  薛冰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陆天星,美眸中闪烁着一丝异样的身材,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明知道陆天星就是一个色狼,身边不止拥有一个女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对陆天星狠不起来,心中甚至隐隐有种期待,要不要和陆天星发生一点什么。

  “薛警官,你怎么不说话了,你放心好了,我水性好,翻船掉进河里也淹不死的,倒是薛警官,你貌似现在快成剩女了吧!”丝毫不知道薛冰心思的陆天星,看着薛冰咧咧嘴笑道。

  “我就喜欢当剩女怎么了,你们男人有什么用,不就是多根棍子吗?哼,姑奶奶可以去网上买,要什么尺寸就有什么尺寸,比你们的都大。”薛冰听到陆天星的话,陡然回过神来,压下心头的悸动,看着看陆天星,冷笑着说道。

  陆天星听到薛冰这么彪悍的话,顿时一阵汗颜,无话可说。

  而就在这个时候,黄毛调酒师再次走了过来,将一杯调制好的龙舌兰放在了薛冰的面前。

  “来,我们干杯。”

  薛冰直接端起酒杯,冲着陆天星举了一下杯子,没有给陆天星说话的机会,直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