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喝下去,薛冰顿时感觉喉咙当中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烫,火烧火燎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幸好她现在是地级巅峰的武者,实力也不错,真气运转一皱,直接将这股不适应的感觉彻底化解掉了。

  饶是如此,一杯酒下肚,薛冰的脸色立刻变得红彤彤了起来,双眸也变得有些朦胧起来,犹如雨后桃花一般,娇艳欲滴,尤其是在灯光的照耀下,薛冰那红润的脸蛋更是绽放出一丝别样的魅力,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妩媚之色。

  “这酒才过瘾啊。”

  薛冰重重的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喷出了一口气酒气,看了一眼陆天星,声音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陆天星,我问你一个问题,我希望你能够老实回答我。”

  “什么问题?”

  陆天星微微一愣,完全没有想到薛冰会突然开口问他。

  “陆天星,你说这个世界真的是强权至上吗?甚至法律在他们眼中就是一句空话,没有任何的用处,陆天星,你告诉我,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只要你有权有势,就真的可以碾压一切,甚至普通人的命在他们眼中和草芥没什么区别吗?”

  薛冰声音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愤怒,还有一丝无奈。

  “强权至上?”

  陆天星微微一愣:“薛警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你说的话,而且,现在你可是炎黄组的成员,谁敢在你的面前说强权至上,视人命如草芥,不怕你把他抓起来吗?”

  “抓起来,我倒是想抓起来,可是,为什么要阻止我,为什么,难道一个人做错了事,就因为他的身份和地位就不能将他绳之于法吗?陆天星,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薛冰看着陆天星,满脸不甘心的说道。

  “谁阻止你了。”

  “司马凌云,上一次江南观前街的事情分明就是杨家的人暗中策划,无视普通人的性命,公然动手,已经促动了炎黄组定下的规则,可是他为什么不准我动手,为什么,就因为杨家是京城的大家族,就可以肆意妄为吗?”

  “还有前段时间你在网络上爆出来的视频,明明和杨家的家主杨安龙也有关系,为什么他轻飘飘的一句话,说与自己无关,连调查都不用调查了,这件事情就这么揭过了,凭什么,就因为他显得身份,就可以放过他吗……?”薛冰怒气冲冲的说道,眼中带着掩盖不住的愤怒之色。

  武者之间的争斗,只要不牵扯到普通人,炎黄组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杨家公然在观前街动手,无视普通人的性命,还有当初陆天星曝光的关于杨天赐忏悔的视频,矛头直指杨家,甚至有些东西都是有迹可循的,只要稍微调查一下,就能轻易查到杨家的犯罪证据,可是当她跟司马凌云说想要查的时候,却被司马凌云给毫不客气的拒绝了,甚至将她留在了江南,收拾残局。

  今天下午她以江南事情已经结束,继续打电话过去询问,结果司马凌云同样给她一个相同的回复,甚至明确的告诉她,江南的事情到此为止,绝对不能再调查下去,否则,剥夺她炎黄组的身份。

  可想而知,司马凌云的这一番话,对于正义感爆棚的薛冰来说,不亚于点燃了一个炸药桶,甚至在心中决定,等明天她就和司马凌云辞职,这种趋炎附势,欺软怕硬的炎黄组,她还不呆了。

  听着薛冰的话,陆天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调查杨家当然可以了,但有一句话说得好,牵一发而动全身,动了杨家之后,所产生的后果不可估量,一旦杨家拼个鱼死网破,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死的人就不是一个两个了,虽然这话有些绝情,但是杀一人救百人,没有多少人会拒绝这个选择。

  深吸了一口气,陆天星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说道:“薛警官,其实我觉得司马凌云说的没错……。”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薛冰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火,一巴掌猛地拍在吧台上,同时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愤怒的看着陆天星:“你说什么,陆天星,亏我以前还认为你虽然是一个流氓,一个无赖,但好歹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问心无愧,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知不知道杨家害死了多少人,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在了他们的手上,你有没有想过那些人会不会死不瞑目,你现在竟然替杨家说话,我看错你了,我不屑和你为伍。”

  话音落下,薛冰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陆天星一眼黑线的看着薛冰的动作,连忙伸手拉住薛冰的手。

  “陆天星,你给我松开,你就是一个垃圾败类,算我薛冰瞎了眼了,居然把你当成朋友。”薛冰一双美眸充满愤怒的看着陆天星,说道,同时用力的想要甩开陆天星的手,却被陆天星死死的抓。

  陆天星看着满脸愤怒的薛冰,苦笑着说道:“薛警官,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再说了,你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吗?”

  “好啊,我就听你把话说完,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好说的。”

  薛冰看了一眼陆天星,美眸中带着一丝怒火,最终坐在了椅子上,等待着陆天星的解释。

  “薛警官,你知道杨家在京城是什么地位吗?”陆天星看着薛曼,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一个大家族,那又如何,自古以来就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杨家又有什么特权。”

  “是啊,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薛警官,这句话你说的没错,的确是这个道理,但是你纵观古今,被斩杀的王子有几个是有权有势的,说句不好听的,他们除了王子这一层身份之外,连根毛都没有,更加没有势力和追随者,他们犯错,才可以肆意斩杀,但是你纵观古今,有多少有权有势的王子,诸侯被轻易斩杀过。”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要告诉我,杨家动不了吗?”薛冰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当然动不了,至少目前动不了,因为你没有足够的实力。”

  陆天星郑重的说道:“想要动杨家很简单,只要你拥有足够强的实力,你就可以覆灭杨家,如果动用官方的力量去对付杨家,绝对不可能。”

  “你这话是意思,难道说想要灭掉杨家,必须要一个人才行?”薛冰皱着眉头,看着陆天星沉声说道。

  “也可以这么说。”

  陆天星点了点头,看着薛冰,缓缓的开口说道:“我要是猜得没错的话,司马凌云之所以阻止你调查杨家,恐怕就是担心这件事情,杨家是京城的大家族,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一次炎黄组已经将杨家在炎黄组内的子弟全部给赶了出去,相当于是斩断了杨家的一条手臂,再加上前段时间曝光的视频,已经让杨家焦头烂额了。”

  “说句不好听的,杨家现在就是一条被逼到墙角的恶狗,逮谁咬谁,如果贸然去调查杨家的话,那么你们派出多少人,就会死多少人,杨家绝不会手下留情,对于一个家族来说,他们重视的往往只是家族利益,而不是其他的,否则,从古至今,那些帝皇就不会千方百计的想要削弱世家的力量了。”

  耳畔听着陆天星的话,薛冰的脸色阴晴不定的闪烁起来,她自然不是傻子,否则,也不会成为魔都刑警队的队长,只不过今天被司马凌云拒绝之后,心情格外的不爽,再加上网络上流传的视频,一时间让她怒火难以自制,被怒火蒙蔽了理智,一时间才没有想清楚事情的关键。

  如今听到陆天星这么一分析,薛冰立刻就回过神来,只感觉后背一阵冰凉,完全被冷汗给浸湿了,幸好今天她找到陆天星喝酒,想要好好的吐槽一下,不然的话,如果她致力调查杨家的事情,她绝对死的很惨,杨家敢瞒着司马凌云,直接陷害陆天星,那就说明杨家压根就没有把炎黄组真正放在眼中,绝对敢出手杀了她。

  而且,陆天星说的没错,一个世家从来不会把皇朝更迭放在眼中过,对于一个世家来说,只要他们不灭,势力可以得到延续和发展,他们就不在乎坐在皇位上的人到底是谁,这一点从古至今都可以看得出来,往往最先反水的永远都是那些世家,只有极少数的世家才会选择为国捐躯,和国家共同存亡。

  这个时候,薛冰才知道自己做警察的那一套绝对是用不到世家身上去,她做警察的时候,遇到的犯人全都是孤家寡人,就算狗急跳墙,造成的破坏也是非常的有限。

  可是她加入炎黄组之后,遇到的却是世家,论两者之间的差,可以说天差地别,如果说犯人是一只蚂蚁,那么一个世家就是天地,一只蚂蚁在怎么疯狂,也带不来多少的破坏,可是如果天地翻转,造成的后果有多大,可想而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