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与此同时,在皇冠假日大酒店的房间当中,陆天星此刻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似乎都已经沸腾了起来,吻着薛冰的红唇,不断的掠夺者,而陆天星的另外一只手则是在薛冰的身上移动着,最终落在了一座雪~白的山峰上,将它彻底的掌握在了手中……。

  而薛冰此时也已经完全迷失在这次的火热纠缠当中,脸蛋上带着一丝浓郁的红晕,浑身上下如同被电流刺激过一样,颤抖不停,让人想要犯罪的嘤~咛`声时不时的发出来,在房间中回荡着……。

  而就在陆天星松开薛冰微微有些红肿的红唇,准备再进一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放在口袋中的手机发出一阵悠扬的铃声。

  林雅妃在这个紧要的关头打来了电话。

  悠扬的手机铃声在房间中回荡着,使得陆天星动作猛地一顿,眼中原本燃烧的火焰一下子消退了不少,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清醒了过来。

  而此刻躺在床上的薛冰因为刚才的刺激,面色有些发红,呼吸有些急促,原本整齐的白色t恤已经变得非常凌乱起来,只要稍微调整一下角度,就能清晰的看见薛冰那白皙宛如牛奶般的肌肤,甚至深不见底的沟~壑和那一抹遮挡不住的雪~白。

  陆天星看着薛冰那诱you人的模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到陆天星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眸子中的火焰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随后陆天星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当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的时候,神色微微一愣,林妖精的电话。

  再次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陆天星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浑身上下流露出无限风~情的薛冰,压下心头的悸动,站起身来,朝着阳台的位置走了过去,看着窗外那漆黑的夜空,陆天星没有任何犹豫的接通了电话。

  还没有等陆天星开口说话,林雅妃那动听的声音传来:“老朋友,你怎么还不回来,我已经在家里等着你来骑~人家了。你怎么还不回来,难道你忘了我了吗?还是在外面被哪个狐狸精给迷住了,忘了我这个可怜的小女人在家等着你了?”

  听着林雅妃幽怨的话,陆天星缓缓的吐出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这妖精的直觉果然可怕,刚才要不是林雅妃的电话,他现在估计都要和薛冰滚~床~单了,一旦和薛冰滚~床~单,后果不堪设想,天知道薛冰醒过来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他还这么年轻可不想英年早逝。

  “老朋友,你怎么不说话,该不会真的被我猜对了吧!是不是我刚才打电话给你,打扰了你的雅兴,要不我先挂断电话,待会再打给你?”

  “林妖精,你想太多了,我是那种人吗?”

  “是吗?我的直觉告诉我,你肯定在撒谎。”

  林雅妃再次开口,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幽怨了起来:“老朋友,你太让我失望了,人家都在你的家里洗白白等你了,你居然跟一个女人出现吃饭去了,你太让我伤心了,你再不回来,信不信人家跟你老婆滚~床~单,给你带一顶绿帽子你信不信,我……啊……。”

  林雅妃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变成了一声尖叫,还没有等陆天星回过神来,就听见白芷晴的声音从电话当中传了过来,显然是林雅妃的手机被白芷晴给抢走了。

  “陆天星,你没事吧!什么时候回来。”

  听着白芷晴温柔的话语,陆天星心中涌现出一丝暖意,直接开口说道:“我现在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回来了,实在不行的话,你先去睡觉,我稍后就到家了。”

  “恩,那你自己路上小心一点,我等你回来。”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了。”

  “老朋友,记得早点回来,不然我就拉着你老婆啪啪啪,给你戴一顶绿帽子……。”

  林雅妃最后一声还没有说完,直接就被白芷晴给挂断了电话。

  陆天星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忙音,嘴角浮现出一道无奈的笑容,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着急走进房间,而是抬起头看着天空那繁星点点的天空出神。

  而与此同时,在房间中,躺在床上的薛冰也渐渐的回过神来了,身上的酒意此时已经完全被真气给驱散了,整个人都变得清醒了过来,只不过薛冰冰没有睁开眼睛。

  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幕,陆天星那充满侵略的攻势,以及那霸道的动作,薛冰娇躯轻轻颤抖着,脸颊上忍不住的浮现出一抹红霞。

  她本来是想要试探一下陆天星的,却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甚至到了后面,她的心中居然没有任何的反抗心思,甚至有一种献身的冲动,恨不得真的和陆天星发生点什么,直到陆天星的电话想起来,她才彻底回过神来。

  而此时,陆天星丝毫不知道薛冰已经清醒了过来,在阳台呆了片刻,这才转身回到房间内,看着床上薛冰那充满you惑的身体,还有那若隐若现的风景,陆天星缓缓的走向床头,将原本被薛冰用脚踢在地上的毛毯捡起来,盖在薛冰的身上,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原本听到陆天星走向自己,薛冰的心可以说紧张到了嗓子眼,生怕陆天星和她继续完成刚才没有完成的事情,毕竟,刚才完全是因为一时冲动,再加上酒精停留在体内,没有办法全部驱逐,一时间才疯狂的打算和陆天星滚~床~单,此刻,她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如果陆天星在找她滚~床~单,她该怎么办,拒绝,还是继续迎合陆天星?

  可是,当陆天星选择替她盖上毛毯,转身离开的时候,薛冰的心中却顿时涌现出一丝难以掩盖的失落之色,难道自己对陆天星就真的没有什么吸引力吗?

  看着陆天星那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一时间薛冰终于忍不住的睁开了眼睛:“陆天星。”

  薛冰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开口叫住了陆天星。

  薛冰醒了!

  听到这背后传来的声音,陆天星脸色陡然变了变,薛冰怎么会醒过来的,那岂不是说刚才自己和她做的什么,她全部都清楚?

  既然如此的话,薛冰为什么不推开自己?

  想到这里,陆天星心脏陡然一跳,下意识的加快脚步朝着门口走去,他真的不敢在这个时候面对薛冰。

  而就在陆天星准备伸手打开门的时候,薛冰的声音再次传来:“陆天星,你要是敢踏出这道门,我立马就打电话给你老婆,说你趁着我喝醉酒的时候,企图对我图谋不轨,你觉得你老婆知道这些的话,会怎么样,至于证据,我现在凌乱的衣服,就是最好的证据,你说呢!”

  陆天星在听到薛冰充满威胁的话语,身形顿时一僵,有些机械式的转过身体,看着已经坐在床上的薛冰,脸上浮现出一丝讪笑:“薛警官,你什么时候醒的。”

  薛冰坐在床上,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有些凌乱衣服,脸上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这一丝笑容传到陆天星的眼里,却让陆天星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直觉告诉他,薛曼这笑容绝对不安好心。

  “我什么时候醒来的?”

  薛冰整理好了衣服,这才开口说道:“在你送我回酒店之后,我就已经醒了,本来,我只是想要试探你是不是一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彻头彻尾人渣,居然想要趁着我喝醉的时候,想要对我图谋不轨,你简直就是一个人渣。”

  有些愕然的听着薛冰的话,陆天星直接就傻眼了,有一种吐血的冲动,什么叫做颠倒黑白,这就是传说中的颠倒黑白啊,什么叫做他想要趁人之危,这分明就是栽赃嫁祸,要不是薛冰抱住他,而且还故意用那种语气对他说话,怎么可能会发生接下来的事情,这是赤果果的钓鱼~执~法啊,还有没有天理了。

  看着陆天星那一脸傻眼的模样,薛冰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看着陆天星说道:“你说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呢!要不要冲出房间,说有人想要迷~女干我,还是直接打电话给你老婆,揭穿你这个人渣败类的真面目呢!陆天星,你说着哪个办法最好,要不,你帮我挑选一个,怎么样。”

  听着薛冰那云淡风轻的话,陆天星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让你丫的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你应该早就知道这小妞不是好招惹的,怎么被猪油蒙了心。

  “对了,差点忘了,我现在可是炎黄组的成员,有人企图迷~女干炎黄组的成员,你说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会怎么样,炎黄组会不会找你报仇,说实话,我到炎黄组这么久,还没有看见炎黄组的执法队出动呢!”薛冰看着陆天星慢条斯理的说道。

  “这……这个薛警官,这……这个是一个误会。”

  听着薛冰的话,陆天星有些心惊胆颤的说道:“再说了,这……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我啊,我拿毛毯给你盖着的时候,是你一把抱住了我的脑袋,然后还you~惑我,这才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我……我也是受害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