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走进客厅,陆天星就怔住了,只见林雅妃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睡裙坐在沙发上,白色的吊带睡裙将林雅妃那完美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隐隐约约甚至可以透过灯光看见里面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

  也不知道林雅妃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特地翘着二郎腿,仅仅遮挡住大腿的睡裙压根遮挡不了林雅妃那修长的美腿,甚至稍微调整一下角度,就能够让人看见大腿尽头的风景,那白色的吊带睡裙压根遮挡不住林雅妃那傲人的圣~女~峰,雪~白~深邃的沟壑和蕾~丝~边的凶兆清晰的映入陆天星眼帘,让他有一种移不开目光的感觉。

  再加上林雅妃身上那随时随刻都散发出来的妖娆妩媚气息,顿时就仿佛一个暗夜妖精一般,看一眼就让男人心中不断的冒火,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个异常大胆的想法来。

  看到这一幕之后,陆天星同样感觉心中一阵冒火,不得不承认,此时的林雅妃对于任何男人来说,都拥有一种难以掩盖的致命you惑。

  林雅妃也看到陆天星,当看到陆天星那几乎冒火的眼神之后,林雅妃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妩媚的笑容,心中更是得意到了极点,看来今天晚上她没有白打扮,果然吸引了这个家伙的注意。

  “老朋友,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被外面的狐狸精迷住了眼睛,忘了在家里,还有一个小女人在等着你呢!”

  说话间,林雅妃慢慢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扭动着xing感的水蛇腰,缓缓的朝着陆天星走过去,走动的时候,手指轻轻的抬起,划过自己的红唇,最终落在那傲人的圣~女~峰上面,媚~眼~如丝,双眸之中的情意没有一丝一毫的隐藏,仿佛在这一刻都化成水了一般。

  看着林雅妃风情万种的朝着自己一步步的走过来,陆天星的心跳猛然加速起来,额头之上也渗出了一丝冷汗,这完全不是高兴,而是被吓得。

  这里是哪啊!

  紫苑小区的公寓里,白芷晴和林倩茹就在楼上,虽然不知道白芷晴和林倩茹两人为什么现在没有出现在客厅当中,但是陆天星知道,白芷晴和林倩茹两人随时有可能会出现,这要是让白芷晴她们看见这一幕,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片刻之间,林雅妃已经走到了陆天星的身边,随手将门给关上,然后手臂在陆天星的一推,直接将陆天星推的靠在了门上,随后自己一只手搭在陆天星的肩膀上,而整个人恨不得都贴在陆天星的身上,吐气如兰的说道:“老朋友,你额头上都冒汗了,你看起来好像有点热啊,需要我给你灭火吗?”

  “不……不用了,我去洗个澡就行了。”

  说话间,陆天星就准备离开,可是身体却被林雅妃给按住,无法动弹,如果强行挣脱,按照林雅妃的性格,绝对会整出其他的幺蛾子来。

  “洗澡?”

  林雅妃脸上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老朋友,你确定你是去洗澡,而不是去消灭证据?”

  陆天星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老朋友你不明白吗?你的身上居然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之前是不是背着我和某个女的滚~床~单了。”

  听着林雅妃的话,陆天星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缕黑线,这女人的鼻子是狗鼻子的吗?

  他明明在回来的时候,特地打开出租车的窗户,吹了二十多分钟的风,确认身上再也没有薛冰身上的香水味之后,这才回来的,林雅妃居然还能闻出来,这鼻子比狗鼻子还灵啊。

  看着陆天星的模样,林雅妃微笑着说道:“老朋友,还真看不出来,你才回到魔都多久啊,居然就把那个小女警给勾搭上了,啧啧,你说说,你和那个小女警滚~床~单的时候,她是不是还穿着警察制服,用来满足你不为人知的变态想法。”

  “你想太多了。”

  听到林雅妃的话,陆天星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这的确是薛冰身上的香水味,但是我只是陪她去酒吧喝酒,她喝醉了,我要送她回家,身上难免会沾上她的香水味,这也有什么好奇怪的。”

  “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吗?”

  林雅妃一脸狐疑的在陆天星的身上打着转:“薛冰,我见过她,算得上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大美女,一个大美女喝醉了,而且你们两个孤男孤女,你会没有其他的想法?”

  “林妖精,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吗?你看我像是那种乘人之危的小人吗?”陆天星胸膛一挺,一身正气的说道,但是眼神却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面前林雅妃的身上,落在那深不见底的沟壑上。

  看了半响,陆天星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现在林雅妃这小妞绝对故意把衣服拉下来的,他可以对灯发誓。

  “是吗?”

  林雅妃毫不在意陆天星在自己身上重点部位打转的目光,反而得意的挺了挺胸膛,伸出手指轻轻的挑起陆天星的下巴,轻轻的喷出一口香气:“那我怎么听说,某人是趁着小晴晴喝醉的时候,强行拿走了她的一血,所以这才抱得美人归,你说这个人是谁呢!”

  感受到一股淡淡的热气,夹杂着一丝香味扑鼻而来,陆天星只感觉脸颊一阵su麻传来,心中有一团火焰燃烧了起来。

  “我这是在救人,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在医生的眼中只有病人没有男女吗?当时芷晴被人下药了,我是为了救她才不得不选择那么做的,这是在救人。”

  “是吗?”

  “当然了,我有必要骗你吗?”

  陆天星翻了翻白眼,连忙收回在林雅妃身上打转的目光,他害怕自己在看下去,真的会忍不住心中的火焰,在客厅和林雅妃发生一点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这要是让白芷晴给撞见了,必死无疑。

  深吸了一口气,陆天星趁着林雅妃没有注意,挣脱出林雅妃的控制,转身朝着客厅内走去。

  在走向客厅的时候,陆天星还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深深的抽了一口气,打算用尼古丁来麻痹一下内心燃烧起来的火焰。

  看着陆天星的背影,林雅妃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妩媚的笑容,也抬起脚步,转身朝着陆天星走了过去。

  陆天星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脸悠闲的抽着烟。

  看到陆天星坐在沙发上,林雅妃也坐在了陆天星身边,开口说道:“天星,我听白氏集团的人说今天红月的父母来找她了,是不是真的。”

  “恩,的确是真的。”

  陆天星点了点头。

  “那你接下打算怎么办,按照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的性格,他们当初为了钱,可以把自己女儿送给别人,这一次,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林雅妃看着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

  一个为了利益,连自己女儿都可以卖掉的人,为了利益,绝对会做出任何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更何况,现在在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的眼中,栾红月就是陆天星的女人,只要巴结上陆天星,那么栾家在江南在极短的时间内可以成为一个顶级大家族,这对于一个看重利益的人来说,这是绝对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而这个机会的突破口就是栾红月,这一次他们虽然走了,但难保不会有下一次,不会使用其他的手段。

  听到林雅妃的话,陆天星眉头皱了皱,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可是贸然对他们动手,红月就算表面不说,这辈子在心中恐怕都会留下一个疙瘩,毕竟无论如何他们都是红月的父母,血浓于水。”

  “可是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我担心他们会狗急跳墙的。”

  “我知道,但是现在只能这么办了,你总不能真的让我把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抹掉吧!再说了这是红月的家事,我一个外人怎么也不好去插手这件事情,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陆天星看着林雅妃,苦笑着说道。

  “外人?”

  林雅妃媚笑这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布,栾红月是我陆天星的女人,这也算是外人吗?”

  “林妖精,你能不能不提这件事情,我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好不好。”

  “是吗?就怕某人会把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变成现实,那可不好了。”

  说话间,林雅妃整个人已经轻轻的靠在了陆天星的身上,顿时一股淡淡的幽香和沐浴露以及洗发水的混合香味飘入到了陆天星的鼻孔当中,这让陆天星顿时浑身上下一震。

  急忙扭头看了一眼林雅妃,却发现林雅妃双眸如水一般,吐气如兰,一脸的妩媚之色。

  “老朋友,你老实给我交代你是不是对红月有什么不好的想法,要不要我帮你,帮你把红月抱到床上去啊”

  林雅妃不停的对着陆天星吹气,而另外一只手则是不停的在陆天星的胸膛上画着圈,嘴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嘤~咛~之声。

  陆天星浑身上下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整个人犹如被电击了一般,这个妖精太惹火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