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想让我帮你把红月抱到床上去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今天晚上好好伺候我,我保证让你心想事成,怎么样,到时候我和红月一起伺候你,让你大~被~同眠怎么样。”

  林雅妃此时整个人就仿佛一条没有骨头的蛇一样,整个人都贴在了陆天星的身上,胸前那傲人的圣~女~峰,开始在陆天星的身上摩~擦~起来。

  面对着这么强烈的刺激,陆天星只感觉心头的火焰一下子腾的窜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强压下心头的悸动,苦笑着说道:“林妖精,芷晴就在楼上,你该不会真的想要让芷晴发现什么吧!”

  “怕什么,我刚才已经看过了,小晴晴才刚刚洗澡没有多久,按照我对小晴晴的了解,她洗澡最低也要半个多小时,半个小时,足够我们做些什么了。”

  林雅妃~媚~眼如丝,身躯像是一条蛇一样在陆天星身体上扭动着。

  “这怎么可能。”

  陆天星立刻说道:“凭我的战斗力,最低也要一个小时,这点时间解决不了。”

  “可是人家真的想要被你狠狠的鞭策,被你狠狠的征服。”

  林雅妃宛如一个妖精一样,抬起头在陆天星的脸颊上亲着,有些娇~喘~吁吁的说道:“再说了自从上次从江南分别过后,你就再也没有碰过人家了,今天你必须要满足人家,不然人家就找个女人滚~床~单,让你戴一顶不一样的绿帽子。”

  “林妖精,我……。”

  陆天星刚想开口说什么,林雅妃已经站起身来,整个人都趴在了陆天星的怀里,同时抬起脑袋,对着陆天星的嘴唇狠狠的吻了一下,一脸的痴迷之色。

  本来陆天星在皇冠假日大酒店的时候,已经被薛冰给撩起了一团火,回到家里,又被林雅妃这么么一阵撩~拨,陆天星感觉心底的火焰就仿佛被浇上了一桶汽油一样,蹭蹭蹭的往上冒,想要烧毁他的理智。

  虽然火焰上升,但是陆天星却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理智,依靠着恐怖的意志力,压制着心头的悸动,因为陆天星非常的清楚,他现在要是敢有任何的想法,都有可能让自己掉进万丈深渊,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感受到陆天星没有动静,林雅妃满脸潮红的抬起头,看着陆天星:“老朋友,你真的不想要做点什么吗?”

  “想。”

  陆天星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说道:“可是现在不是时候,要是让芷晴给知道了,肯定会杀了我的。”

  听到陆天星的话,林雅妃心中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做一个小三就是这一点不好,虽然有男人呵护着你,爱着你,甚至把你当成手心的宝宠着你,但是当你想要和自己的男人做点什么的时候,那就跟做贼一样,必须要小心翼翼的,生怕被别人发现了什么。

  “那好吧!那我现在就放过你,但是今天晚上你必须来找我,不然的话,我就爬上你的床,当着你老婆的面,把你给吃掉。”

  “啊,真的要今天晚上啊,换一天不行吗?”

  “不换,怎么你不乐意吗?”

  “乐意,只不过我……。”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今天晚上房间里面洗~白~白等你。”

  话音落下,林雅妃在陆天星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陆天星看着林雅妃的模样,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就听见楼上突然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林雅妃急忙从陆天星的身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脸不红心不跳的坐在了另外的沙发上。

  而与此同时,白芷晴已经洗过澡了,也是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裙从楼上走了下来,当看到林雅妃穿着睡裙坐在陆天星对面的时候,心中顿时有一种酸涩的感觉,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林妖精,你这么晚了,不睡觉,坐在客厅里干什么,我老实告诉你,不准对我的男人有任何的想法,我的男人只属于我一个人,我奉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听到白芷晴的话,林雅妃娇笑一声,说道:“我为什么要死心!况且,你们的确是结婚了,那又怎么样,结婚了难道还不能离婚吗?我不介意二手货的,对于女人来说,离过婚的男人才更有味道,再说了,我是替你监督你的男人在外面有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那你检查到没有。”

  “当然检查到了,你男人身上有别的女人的香味,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更加不是倩茹的,而是另外一个陌生女人的香水味,相信我,他肯定在外面红杏出墙,给你戴绿帽子了,你一定要好好盘问盘问他,不然,你的脑袋上就是呼伦贝大草原了。”

  说着,林雅妃冲着陆天星泡了一个媚~眼,一双漂亮的美眸如一汪泉水般扫过陆天星,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扭着xing感的翘tun朝着楼上走去。

  陆天星坐在沙发上,一脸冷汗的看着林雅妃,这小妞也太狠了,居然这么黑他,这是要弄死吗?

  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白芷晴,陆天星苦笑着说道:“老婆,你千万不要相信林妖精的话,这完全是一个误会,我哪里知道薛冰会喝醉啊,所以开车送她回去了,身上难免占了一点她的香水味。”

  “我又没有问你,你这么着急解释什么,我相信你。”

  白芷晴深深的看了一眼陆天星,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轻声说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刚刚回来。”

  陆天星看见白芷晴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之后,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看着白芷晴道:“老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怎么不早点休息,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

  “我睡不着,我想等你回来。”白芷晴看着陆天星,轻声说道。

  “老婆,谢谢你,这辈子能遇见你,是我陆天星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心中涌现出一丝温馨的神色,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伸出手去搂白芷晴。

  还没有等陆天星的手碰到她,就被白芷晴一手给打掉了:“先别碰我,你还没洗澡呢!赶紧给我去洗澡。”

  陆天星讪讪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那我先去洗澡了,老婆,你也别在楼下带着了,快点上楼,在床上等着我,我们抓紧时间创造下一代,不然,今年年底爷爷说不定真的会把我们扫地出门的。”

  话音落下,陆天星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一溜烟的朝着楼上的卧室跑去。

  看着陆天星那消失的背影,白芷晴苦笑着摇了摇头,她不想知道陆天星在外面是不是真的有别的女人,她只希望陆天星像现在这样骗着她,让她这辈子都不知道,不看见就可以了,这样她就不会感觉到心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白芷晴压下心头的念头,没有在想什么,而是按照陆天星说的,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对于白芷晴心中的想法,陆天星压根就不知道,此时的他正在浴室中冲着凉。

  凉水冲在陆天星的身上,非但没有浇灭陆天星心头被林雅妃和薛冰两人撩拨起来的火焰,反而让他的变得越来越旺盛了起来。

  陆天星的洗澡速度很快,大约不到十分钟,就已经裹着浴巾从浴室当中走了出来。

  而此时整个卧室的灯光有些昏暗,大灯并没有开启,墙壁上那精致的壁灯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白芷晴身穿着白色的睡裙半靠在床上,两条修长的美~腿不安分的交叠在一起,刚刚过膝盖的睡裙压根遮挡不住那隐藏在暗处的风景,在朦胧的灯光照射下,给人一种无形的you惑。

  “咕咚。”

  陆天星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虽然早就对于白芷晴的身体每一寸都熟悉无比,如今在看到这一幕,陆天星依旧感觉到一阵动人心魄。

  “老婆,我来了。”

  这一刻,陆天星再也没有去压制自己心中的邪火,而是大步流星的走向了白芷晴,然后一个饿虎扑食,直接向着大床之上扑了过去,一把将白芷晴搂在了怀里。

  而白芷晴立刻就感觉到陆天星身上散发出来的阳刚气息涌入她的鼻尖,像是火上浇油一般,令她的娇躯像是触电一般,一下子没有了力量,整个人都靠在了陆天星的怀里。

  “老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说了,咱们是不是该休息了。”

  陆天星低下头看着白芷晴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呼吸变得愈发的急促起来,双眸之中燃烧的火焰几乎清晰可见,一双手不由自主的落在了白芷晴那xing感的翘tun上,掌心之中顿时一阵柔软。

  感受着陆天星陆天星手上传来的热度和力度,白芷晴娇躯颤抖的更加厉害起来,一声勾人的嘤~咛~声脱口而出,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

  白芷晴虽然没有开口回答陆天星的话,但是这一声嘤~咛却胜过千言万语,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手掌立刻动了起来。

  只是瞬间,白芷晴身上的睡裙已经被陆天星给~脱~掉~了,那曼妙的娇~躯立刻暴露在了空气当中,在淡淡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动人心魄,诱人犯罪。

  这一刻,陆天星再也控制不住内心当中的火焰,直接就打算提枪上马,征战沙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