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陆天星准备发起冲锋的时候,白芷晴突然睁开的双眸,剧烈喘息的说道:“陆天星,你……你等一下。”

  陆天星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心中顿时像是被一盆凉水脚下,从头凉到脚,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女人突然叫你,让你等一下,只有两个解释,第一,就是这个女人不愿意了,第二就来大姨妈了,他和白芷晴不存在前面第一个解释,那只有后面一个解释,白芷晴来大姨妈了。

  “老婆,你该不会是想要告诉我,你来大姨妈了吧!我记得这时间不对啊。”

  看着陆天星哭丧这脸的模样,白芷晴的脸上闪过一道狡黠的笑容,猛地一个翻身,将陆天星给压在了身下,对着陆天星眨了眨眼睛,用一种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的霸道语气说道:“你骑了我那么久了,这一次我要骑~你,我要做女王。”

  陆天星完全傻眼了,完全没有想到白芷晴会说出这么一番疯狂的话来。

  下一刻,陆天星就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袭遍全身,很快,就迷失在了这种刺激当中。

  ……

  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在华夏北方的琴岛市,被誉为最为昂贵的八大关别墅区中,一栋独栋独立的私人别墅矗立在哪里,古色古香的建筑十分的吸引人的眼球。

  此刻,在这栋独立的私人别墅当中,一个耄耋之年的老人正坐在书房当中,借助着灯光,可以看到老者拥有一张端正的国字脸,虽然已经是满头白发,脸上也布满了岁月的沧桑,但是他整个人却显得精神抖索,双目看似浑浊无神,但是却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一道摄人心魄的精光。

  如果此时有人注视着老者的目光,瞬间就会有一种内心被看穿的感觉,什么秘密也隐藏不了。

  此刻,这个老人正在练字,手上的毛笔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在宣纸上笔走龙蛇,一个个字跃然纸上,如同铁画银钩一般,看一眼竟然让人觉得有一种锐利的感觉。

  好半天,老人才缓缓的放下手中的毛笔,看着宣纸上的三个字静静的出神,如果此时有人站在老者的旁边,看到这三个字的话,肯定会惊讶的难以控制自己,因为这三个字赫然是:江红艳,陆天星的母亲。

  老人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三个字,脸上流露出浓浓的自责神色,嘴唇微微哆嗦着,好半天都没有把目光从这上面移开。

  “二十多年过去了,红燕,你知道吗?距离你消失已经足足过去了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多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心中责问自己,当初为什么就不强制你学武,哪怕你不喜欢,我也强制你学武的话,或许你就不会出事了,我后悔啊,我好后悔。”

  老人低声喃喃自语,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悔恨和自责,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语气变得有些轻松了起来:“不过,红燕,你知道吗?就在前段时间,陆家传出了一个消息,说已经找到了你的儿子,你的儿子叫做陆天星,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是真是假,是不是陆天狂这个王八蛋故意骗我的,但是你放心,我已经让苍梧去调查这件事情,马上就能得到结果了。”

  “我决不允许任何人假冒你的儿子,谁也不行,如果陆天狂这个王八蛋敢故意找个人来假扮你儿子,来欺骗我的话,我一定会让陆家付出惨痛代价的。”

  “如果他真的是你儿子,我一定会好好对他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奈何得了他的,你放心好了,谁要是敢对我江流风的外孙做什么,我哪怕是拼劲全力,也要将他们给斩尽杀绝。”

  老人低声喃喃自语的声音在书房中回荡着,声音很轻,但是却给人一种掷地有声的感觉,甚至让人丝毫不怀疑他话语当中的肯定性。

  如果此时司马凌云看见这名老人的话,绝对会惊恐无比,因为眼前这个老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可怕到了极点,当年陆家老爷子算得上天之骄子,一人一刀杀进京城,战绩彪悍,能够和陆老爷子相提并论的人屈指可数,但眼前这个老人绝对就是其中之一。

  在二十多年前,陆老爷子和这个老人占据南北,被称之为南刀北枪,南刀陆天狂,北枪江流风。

  能够和陆老爷子相提并论,可见眼前这老人的实力有多么的可怕。

  老人低声喃喃自语,浑浊的眸子中一丝丝的泪水从脸颊上滑落下来,脸上带着一丝思念之色:“二十多年了,红燕,我一直在心中自责,如果我当时不为了想要超越陆天狂而闭关的话,而是陪在你身边的话,或许你就不会出事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没有为你报仇,你不会恨我吧!”

  话音落下,老人脸上的苦笑越发的浓厚了起来:“我知道你或许不会恨我,但肯定会埋怨我吧!可惜,我也想要替你报仇,可是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连手中的铁枪都拿不起来了,拿什么替你报仇呢!红燕,对不起。”

  老人说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江红艳虽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但是却胜似亲生女儿,因为他这一生之中没有任何的儿女。

  在得知江红艳出事之后,他在第一时间破关而出,可惜,对方似乎早就知道了江红艳是他的女儿,直接在半路伏击了他,数名神话级后期的强者对他进行围攻。

  到最后,他虽然成功击杀击退了这些人,但身上也留下了无法弥补的暗伤,因为暗伤的原因,他的力量也是一年不如一年,直接从神话级后期硬生生的跌落到了地级境界,甚至有可能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

  “不过,红燕,你放心好了,我虽然废掉了,但不代表我好欺负,如果陆天星真的是你儿子,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他的,绝对不会让他出现任何的意外,毕竟,他是我的外孙,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说到这里,老人又是叹了一口气,从书桌前面走了出来,走到窗前,抬起头看着窗外繁星点点的天空,低声喃喃自语:“苍梧应该马上就要回来了吧!希望带回来一个让我高兴的消息,毕竟,我想要在我临死前,会有一个亲人来送我一程。”

  “咚咚……。”

  而就在这个时候,书房的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听到这个敲门声,老人的身躯猛地一颤,苍老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激动之色,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外面说道:“进来。”

  伴随着老人的声音落下,一个身穿着劲装,伟岸如山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身子像是长枪一般挺直,整个人站在那里,就仿佛一把长枪傲立在哪里,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只不过这个男子脸上却带着一块铁质面具,让人看清不出他的面容究竟长什么样子。

  “师傅,我回来了。”这个铁面男子从外面走进来之后,立刻没有任何犹豫的跪在了老人的面前,神色恭敬的说道。

  “回来了,起来吧!我不是跟你说过以后见到我,不要这么恭敬吗?”

  老人看着眼前的铁面男子,轻声开口,声音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期待之色:“调查的怎么样了,陆天星到底是不是红燕的儿子。”

  铁面男子听到老人的话,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师傅,根据我的调查,陆天星应该就是红燕师姐的亲生儿子,另外我还从一个dna鉴定所的档案部里面得到了一份鉴定报告,同时我利用催眠术,催眠那些当时几名参与鉴定陆天星和陆天战两人之间关系的医生,从他们的嘴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这份鉴定报告是真的,不是陆老爷子伪造出来的,师傅,你可以看一下。”

  说话间,铁面男子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折叠好的鉴定报告递给老人。

  老人手指有些哆嗦的接过铁面男子递过来的纸张,有些颤颤巍巍的打开,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不敢错过一个字,当看到最后一行字:经鉴定,两者之间属于父子关系,且累积计算亲情概率大于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根据国际惯例,认为陆天星和陆天战存在父子关系。

  当看到这一行字的时候,老人的脸上顿时变得激动了极点,声音颤抖着说道:“好,好,哈哈哈,红燕,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你儿子没死,你儿子没死,我江流风有外孙了,哈哈哈……,陆天狂,你这个王八蛋,你终于做了一件好事了,你终于做了一件好事,哈哈哈哈……。”

  老人疯狂的大笑了起来,脸上老泪纵横,自从二十多年前,江红艳死后,他就无时无刻不在自责,心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悔恨,现在他终于得到了一丝安慰了,他有外孙了,他要做外公了。

  “苍梧,我天星外孙现在怎么样,你告诉我,他现在怎么样了。”老人看着铁面男子苍梧,再次开口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