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小少爷现在的处境似乎有些不妙。”

  苍梧看着眼前的老人,缓缓的开口说道:“我在前往江南调查之后,我发现小少爷的敌人不少,杨家,唐家他们都想要将小少爷置之死地,而且,杨家和唐家当年参与围攻陆天战和红燕师姐的事情,小少爷肯定是知道了,必然不会放过他们,双方一定会发生冲突,按照小少爷现在的力量,和杨家和唐家作对,必死无疑。”

  “另外,我还调查到,小少爷曾经在纽约杀死过教廷圣子,按照教廷的风格,这一次教廷圣女来到华夏,肯定是冲着小少爷的,另外,我还调查到美国的超人战队和圣山的人似乎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似乎是冲着小少爷手中的四象戒指来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叫做天神的神秘人,曾经三番两次对小少爷出手过,但是对方实在是太神秘了,做事滴水不漏,我暂时查不到他的踪迹。”

  听完苍梧的话,老人的脸上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意,语气中充满了冷厉之色:“哼,教廷,美国超人战队,看来数十年前的教训还不够,他们竟然还敢来华夏,简直活得不耐烦了,还有圣山,一群自称为神的垃圾竟然也敢进入华夏,既然你们全部来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将你们全部留在华夏。”

  听着老人包含杀意的话,苍梧沉声说道:“师傅,既然如此,要不要我出手,灭了杨家,唐家这些势力。”

  “不用了。”

  老人深吸了一口气,眯着眼睛说道:“杨家和唐家不足为惧,陆天狂这个老家伙也没有动手,那就说明天星应该能够应付这件事情。”

  “那要不要我去灭了教廷圣女和圣山,还有美国超人战队,他们的力量加起来,对小少爷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威胁。”苍梧也是眯着眼睛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森然的杀意。

  “不用了,这件事情我们暂时不要插手,静观其变就行了,何况,他们选择在京城动手,姬行云不可能袖手旁观的,不过,预防万一,等天星去京城的时候,苍梧你替我去京城一趟,看看谁敢对我的外孙出手,给我直接斩了他。”

  话音落下,老者的身上一道凌厉的气势冲天而起,带着森然的杀意。

  “是,师傅,我一定会保证小少爷安危的。”

  苍梧恭敬的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的命是老人给的,在他的心中,老人的命令就是他的方向,而陆天星身为老人的外孙,自然而然就是他需要侍奉的对象。

  听着苍梧的话,老人缓缓的吐出一口气,看着面前宛如长枪一般站立的苍梧,继续开口说道:“苍梧,从你拜我为师到现在,也快三十年了吧!”

  “是的,师傅,已经二十八年了。”苍梧恭敬的说道。

  “二十八年了,时间好快啊,从你拜我为师那天起到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八年了,二十八年前,你收你入门,传授你烽火枪法,你修习烽火枪法也足足有二十八年了,这二十八年来,你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已经完全的将烽火枪法修炼到了如火纯情的地步,并且成功掌握了烽火燎原百连击,甚至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就传授你烽火枪法最后的四招,风火山林,这也是我自从修为被废之后,重新感悟出来的四大杀招,今天我就将它们传授给你,我希望你能够将它们发扬光大。”

  听到老人的话,苍梧的脸色一变,立刻开口说道:“师傅,你……。”

  “苍梧,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我实在是太清楚我的身体了,这一道暗伤我一直没有办法驱逐,我的力量一天不如一天,或许等我的境界跌落到了黄级,亦或者是玄级,或许就是我的死期来了,而且,我能活着看见我还有一个外孙活着,我就很满足了。况且,你是我的嫡传弟子,也是我的关门弟子,这些东西,我不传授给你,传授给谁,难不成你想让我把它带进棺材里面吗?与其如此,不如让你发扬光大,至少以后,所有人在提起燎原枪法的时候,会知道有我江流风创造出来的风火山林四大枪法。”

  听到老人的话,苍梧沉默了片刻说道:“师傅,你为什么不把这门枪法交给小少爷,按照小少爷的资质,修炼成这门枪法或许更快速,比我更强,未来的成就也比我要高。”

  老人看了一眼苍梧,轻声说道:“他不适合学习我的枪法,因为他已经走出自己的道了,他想要学习烽火枪法可以,但是却不可以再走我的路,苍梧,你也一样,我传授给你的烽火枪法,如果你想要真正超越我,真正走到我的前面去,那你就必须要领悟自己的枪势,领悟自己的道,而不是按照我的道走,否则,你这辈子的成就永远只会停留在我的身后,你明白吗?”

  “是,师傅,我知道了。”

  苍梧点了点头,猛然跪在了地上,对天发誓说道:“师傅,今天我苍梧对天发誓,从今往后,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小少爷的,无论是谁,想要伤害小少爷,那就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苍梧,你……。”

  老人显然没有想到苍梧竟然会这么说,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叹了一口气,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他实在是太了解苍梧的性格了,说好听点就是赤胆忠心,否则,当年他也不会收苍梧为唯一的关门徒弟了,可是说难听点,苍梧就是牛脾气,犟驴,一旦认定某件事情,哪怕是死也不会改变,这种人最容易遭受算计,就跟小说里面的李xun欢一样,青梅竹马被人弄走了,房子也被人弄走了,最后还流落的远走他乡,凄惨无比。

  老人再次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苍梧,你跟我去练功房,趁着我的功力还没有完全小三,我给你演练一番风火山林这四大绝招,这也是二十针,三十击,五十势烽火百连击融会贯通之后,取其精华,去其糟糠衍生出来的四大绝招,只要你能够将其融会贯通,纵然面对陆天狂的杀招岁月如刀,你也一样可以利于不败之力,若是你的功力和陆天狂相当,你完全有能力破掉他的岁月如刀。”

  话音落下,老人背负着双手,朝着书房外面走去,虽然已经耄耋之年,但是他的背脊依旧挺得笔直,犹如一颗不老松一般,没有东西可以压弯他。

  苍梧没有说话,虽然隔着铁面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如何,但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当中也看得出来,他带着一丝激动,还有一丝肃穆,跟在老人的身后,朝着练功房走去。

  与此同时,在江南的陆家别苑的书房当中,同样是灯火辉煌。

  陆老爷子此时并没有睡觉,而是坐在凉亭的椅子上,悠闲的哼着小曲,目光望着在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池塘,安安静静的出神,让人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突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过来。

  陆老爷子抬起头,慢慢的抬起头,看向外面。

  只见一个年轻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丝丝的威严的气息,虽然这一丝威严完全比不上常年身居高位的人,但是却依旧带着很强的压迫力。。

  “皓月,你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个糟老头子这里来了。”陆老爷子在看到陆浩月之后,微笑着说道。

  陆浩月走进凉亭之后,恭敬的说道:“爷爷,皓月今天晚上来找您,是有事情想要找你商量一下。”

  陆老爷子在听到陆浩月的话之后,立刻笑着说道:“你有什么事情找我商量,说出来听听,我给你参考参考。”

  “爷爷,不是陆家的事情,现在陆家已经逐渐走上了正轨,再加上有我父亲在旁边协助我,不需要我在过多的插手了。”

  陆浩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这一次来找爷爷,是关于表弟的事情。”

  “坐下来说。”

  陆老爷子听到这番话,立刻从椅子站了起来,做到了旁边的石凳上,从石桌上端起茶壶,给自己和陆浩月各自倒了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茶,缓缓的开口说道:“天星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浩月沉吟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说道:“爷爷,前段时间,我不是发现教廷圣女想要对表弟不利吗?所以就派人在暗中调查艾薇儿吗?可是,在调查当中,我发现这其中还有一股势力在暗中调查表弟的身份,甚至当初我们鉴定表弟和三叔的那家鉴定机构也被这个势力去过,对方找到了那几名鉴定的医生,逼问他们了一些消息,不过这些医生被催眠了,无法问出确切的消息,但是,在临走之前,对方拿走拿走了一份用来备案的鉴定报告。”

  “知道对方是谁吗?”

  陆老爷子沉声说道,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如果是别的实力不安好心,他不介意让自己的刀在出鞘一次,让所有人知道什么叫做南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