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你就告诉人家好不好嘛,人家保证不对任何人说。”

  白微微摇晃着陆天星的手臂,仿佛要糖吃的小孩一样,不断的撒娇,这个劲爆的消息她一定要从陆天星的嘴里套出来。

  “其实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其实这其中滋味啊……。”

  陆天星看着白微微,故意拉长了声音。

  白微微下意识的竖起了耳朵,小脸绷紧,严正以待,准备迎接这一个劲爆的消息。

  “这其中的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哈哈……。”

  留下一句话,不懂白微微回过神来,陆天星哈哈大笑,直接朝着楼上跑去。

  看着陆天星离开,白微微顿时不满跺了跺脚:“跑什么跑,人家不就是想要知道一下是什么感觉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哼,等以后我有男朋友了,我会亲自尝试的,有什么大不了的,哼,谁稀罕。”

  一路跑上二楼,发现白微微没有追上来之后,陆天星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这小姨子太彪悍,什么问题都能问出来,让他实在有点招架不住,而且,他发现白微微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女流氓。

  走到房间门口,推开门走进去,陆天星就看见白微微两只手托着腮帮,双眼无神的盯着茶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老婆想什么呢。”

  陆天星轻手轻脚的走到白芷晴身边,轻声叫了一声。

  “啊!”

  白芷晴被这个突兀的声音给吓了一跳,身子一颤,险些一脑袋砸在茶几上。

  当看到陆天星之后,顿时怒道:“陆天星,你干什么,你属鬼的吗?怎么走路没有声音。”

  陆天星嘿嘿一笑:“老婆,我走路当然有声音了,倒是老婆你在想什么东西,该不会是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把!”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俏脸一红,眼神有些慌乱,她刚才倒不是想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而是在想着和陆天星白头偕老,相依偎的漫步在海滩上的湖面,如今被陆天星点破,顿时有些恼羞成怒起来。

  “老婆,该不会是真的被我说中了,你看你脸都红了。”陆天星看着白芷晴通红的脸蛋,坏笑道。

  “鬼才想这些,陆天星,你不是答应我要教我武功吗?你打算什么时候教我。”白芷晴摸了摸发烫的脸蛋,转移话题说道。

  “老婆,你真的愿意学。”陆天星有些惊讶的看着白芷晴说道。

  “当然,陆天星,你难道不打算教我?你在医院说的话,只是哄我开心?”

  “愿意,怎么可能会不愿意呢!”

  陆天星嘿嘿一笑,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道:“不过,老婆,你认识xue~道吗?”

  “不认识。”

  白芷晴摇摇头,紧张的说道:“难道不懂xue~道就不能学吗?”

  “这倒不是不行,不过需要一点特别的教导就行了。”

  陆天星目光所在白芷晴的身上,脸上露出了一丝猥琐的笑容。

  “什么特别教导。”

  “当然脱~掉~衣服,亲自给你指点了,这样就能在最短时间内学好了。”

  “陆天星你这个臭色狼。”

  听到陆天星的这个提议,白芷晴下意识的挥舞着粉拳砸向陆天星的脸蛋。

  “啪!”

  正在幻想着白芷晴穿着三~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陆天星只感觉脸颊一疼,白芷晴的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老婆,你这是干什么,有意见咱们可以提,有必要动手吗?”

  陆天星欲哭无泪,他发现自己对白芷晴越来越没有防备了,否则,这一拳怎么会落到他的脸上。

  白芷晴愣了一下,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条件反射,谁让你这个家伙说这种话的,活该被打。”

  “老婆,什么叫做这种话啊,这是在教学好不好,你见过教生~理的卫生老师害羞过吗?实践出真知,老婆你没学过吗?当然,老婆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等几天我去给你找个医用人体模型,你在家慢慢学。”

  陆天星叹息了一口气,看来三~点~式的白芷晴是见不到了。

  “不行。”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瞬间选择了拒绝,她不想一辈子成为累赘。

  “那老婆你究竟想怎么样。”

  “真的只有这一个办法吗?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白芷晴咬紧了红唇,脸上全是羞涩之意,如果真要答应陆天星,她就真的没有选择了。

  “没有。”

  陆天星看到白芷晴的模样,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这个当然有其他办法了,直接利用真气模拟功法的运行,让白芷晴记住就好了,认识xue~道慢慢来就好了,但一个美女都打算穿着三~点出现在你面前了,这时候还选择前一种方法,是不是。

  “那你能不能先出去,等会再进来。”

  白芷晴俏脸通红一片,下定了决心,她绝不想做一个遇到危险没有反抗力量的女人,她要帮助陆天星,而不是成为累赘。

  “没问题。”

  陆天星没有任何的迟疑,一溜烟的跑出了房间,白芷晴都答应了,怎么说也要给白芷晴一点心理准备。

  等到陆天星离开之后,白芷晴俏脸通红,一想到等下自己穿着三~点~式出现在陆天星的面前,白芷晴就感觉心脏扑通扑通像个小鹿一样跳个不停,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烫。

  “白芷晴加油,你难道想要下一次你男人在前面冲锋陷阵的时候,你只能躲在最后面吗?白芷晴,这不是你的风格,再说了,陆天星是你的老公,给他看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上一次又不是没有看过,有什么大不了的,一回生,二回熟,三回成为老朋友。”

  白芷晴在心中不断的给自己大气,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思念陵园发生的一幕幕,如果她也拥有和陆天星一样的力量,或许陆天星就不会受伤了,那深可见骨的伤痕,连她看着都感觉到一阵揪心的疼,陆天星却选择在结束战斗之后,第一时间过来找她,看看她没有事情。

  “来就来,看一下又不会死,他要是敢怎么样,就狠狠教训他。”

  白芷晴咬了咬牙,缓缓的走进了卧室当中。

  外面,陆天星靠在门上,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嘴角带着一丝银荡的笑容,想着自己接下来即将看到白芷晴那曼~妙的身体,陆天星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起来。

  虽然前面早就看过白芷晴的身体,但是面对一个极品大美女想要和你来一场难忘的友谊赛,,谁会有心思去欣赏别的东西,自然是直接上车走人了,上一次仅仅是惊鸿一瞥而已,而且看完之后还提心吊胆的,现在他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看了,还能摸上那赛若凝脂的肌~肤,理由就是,我替你找准xue~位,是在教你,不用害羞,教学没有禁忌。

  “我果然是天才,这种理由也能想得到,嘿嘿。”

  陆天星手指头摩擦着,心中开始盘算着怎么去吃白芷晴的豆腐了。

  “你可以进来了。”

  磨磨蹭蹭将近半个小时之后,陆天星才听见门后面传来一个比蚊子还小的声音,要不是他听觉敏锐,还真有点听不到。

  陆天星嘿嘿一笑,立刻扔掉手中的香烟,扭开门把手走了进去,顺势又把门给反锁,他可不想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被白微微这小姨子给打扰了。

  一进门,陆天星顿时被眼前的风景给吸引住了。

  白芷晴正站在房间中,柔顺的秀发紧贴着后背,深邃的ru~沟让人头晕目眩,丰man的圣~女~峰几乎要突破nei~衣的限制跳出来,小~腹~平坦光滑,白色的小~nei~内包裹着神~秘~地~带,两条修长的美~腿宛如象牙般雪~白,没有一丝赘肉,让人忍不住想要抚~摸。

  此时的白芷晴就仿佛一个妖精一样,浑身上下散发出无穷无尽的you~惑,让人舍不得挪开目光,生怕错过了一丝一毫。

  陆天星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白芷晴,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这个女人实在是太~you~人了。

  白芷晴感受到陆天星如有实际的目光,俏脸瞬间变得如同水~蜜~桃一样,红艳艳的,双脚交错而立,处于女性的本能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挡在了身上的重~要~部~位,想要挡住看陆天星的目光。

  但恰恰是这种半~遮~半~掩的you~惑让陆天星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丹田之中顿时燃烧起一股无名邪火,小~兄~弟也有了一丝怒气,准备爆发了。

  “老……老婆,我们现在就开始吗?”

  陆天星咽了一口唾沫,目光一眨不眨的落在白芷晴的身上,这时候他才感觉到白芷晴的身材有多么的完美,简直就是经过黄金比例测量出来的,尤其是那饱~man的圣~女~峰和修长的美~腿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触摸一下。

  “嗯!”

  白芷晴轻轻的点点头,眼睛压根就不敢接触到陆天星的目光,陆天星眼中那炙热的火焰,让她感觉自己像是被点燃了一样,身体不由自主的变得燥~热了起来,呼吸也微微变得急促了起来。

  求推荐,求月票,距离爆发还差十张月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