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清楚,对方做事十分的谨慎,而且实力非常强,我们根本查不到什么,不过,我们的禁卫和其中带着铁面的男子交过手,对方使用的是枪法,而且十分的可怕,枪法千变万化,有的招式则是连绵不绝,你要是让他打出第一下攻击,对方的招式接下来就会连绵不绝,如同狂风骤雨一般,根本不给你任何喘息的气息。”

  “而且,根据和这个铁面男子交手的那几名陆家禁卫说,对方的实力非常的可怕,实力极有可能已经突破到神话级后期,在交手当中,如果不是对方手下留情,这几名陆家禁卫早就死了。”

  “枪法?枪法?一枪轰出,接下来就是连绵不绝的攻击,烽火枪法,没错,一定是烽火枪法,二十针,三十击,五十势,这连绵不绝的攻击绝对是烽火枪法当中的三十击了,没错,一定是烽火枪法,除了烽火枪法之外,没有任何枪法能够做到这一点。”

  陆老爷子低声喃喃自语,眼中陡然闪过一道光芒,脸上却浮现出一抹苦笑,没想到他终究还是派人来江南了。

  听到陆老爷子的话,陆浩月在听到陆老爷子的话制后,脸上浮现出一抹疑惑之色:“爷爷,什么是烽火枪法?你认识这个人?”

  “认识,而且相当于的熟悉,这件事情不要让陆家禁卫插手了,如果他想要调查,那就让他调查好了,不用管其他的。”

  老爷子摆了摆手,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抹一丝愧疚之色,他这辈子对不起的人很少,但这个老人绝对是他最对不起的人当中的其中一个。

  “我知道了。”

  陆浩月心中虽然对于这件事情充满了好奇,但是没有询问一下,而是站起身来说道:“爷爷,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那孙儿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回去了。”

  “恩!”

  陆老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陆浩月没有在说什么,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陆老爷子看着陆浩月的背影,端起茶杯,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出了凉亭,目光望着天空那皎洁的明月,低声喃喃自语:“南刀北枪,能使出二十针,三十击,五十势的烽火枪法的人应该就是你的徒弟了吧!你还在恨我吧!不过,你的确应该恨我,当初要不是我太过在意陆家,天战和红燕也不会出事,是我对不起你了,如果有可能,我肯定会向你负荆请罪,可惜,我不能走,我若是走了,陆家就灰飞烟灭了,我想你在心中恨我吧!但是我不管你这一次调查天星做什么,如果你敢对天星不利,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到这里,陆老爷子眼中闪过一道冷厉的光芒,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

  清晨,明媚的阳光从天空倾泻而下,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房间内,使得原本昏暗的房间瞬间变得明亮了起来。

  阳光照进房间,整个人像是八爪鱼趴在陆天星熟睡的白芷晴突然眼睫毛轻轻的颤抖了两下,发出一声嘤~咛的声音,美眸也是轻微的颤抖了起来,缓缓的睁开了美眸。

  仿佛知道了白芷晴苏醒了过来,陆天星也是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

  就在陆天星睁开双眼的时候,白芷晴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伸展了一下懒腰,那白皙xing感的锁骨清晰可见,再加上睡觉的原因,白芷晴身穿的睡裙早就变得有些凌乱起来,压根就遮挡不住那一抹雪白,顿时让原本还有些迷糊的陆天星感觉到眼睛一亮。

  “看什么看,又不是没看过。”白芷晴此时也感受到了陆天星的目光,顿时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当然看过了,不过,我现在是在想,要不要回味一下昨天晚上的感觉,老婆,你看现在时间还挺早的,要不我们抓紧时间在锻炼锻炼,你不是说自己最近好像胖了吗?现在刚好可以减肥。”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嘿嘿笑着,一只手却是不露痕迹的搂住了白芷晴的纤腰,慢慢的往上移动,想要掌握那一座让人垂涎三尺的大~白~馒头。

  “一边玩去。”

  白芷晴娇躯一颤,抬起手一巴掌将陆天星的咸猪手给扇开:“一天到晚满脑子龌蹉的思想,你赶紧给我起床,快点,万一让倩茹和林妖精发现什么就不好了。”

  陆天星无奈的笑了笑,女人还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昨天晚上那彪悍的做女王,做女骑士,彪悍到了极点,结果今天早上却又怎么羞涩,果然是女人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到。

  “老婆,什么叫做龌蹉啊,昨天晚上,分明我是被动的好不好,你~骑~在我的身上……。”

  “你给我闭嘴。”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俏脸上立刻飞起了一团红晕,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看着陆天星问道:“陆天星,你说昨天晚上林妖精有没有偷偷的听墙角,她不会什么都知道了吧!”

  “这我哪知道。”

  陆天星嘿嘿一笑,道:“不过老婆,昨天你的声音的确挺大的。”

  “还不都是你这个混蛋,都是你,都怪你,要是林妖精待会嘲笑我,你就必须帮我揍她,不然,今天晚上你就给我睡沙发。”

  白芷晴转过头,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刚想开口说什么,身子陡然一僵,一双美眸落在陆天星的脖子上,俏脸上的红晕变得越发的浓厚起来。

  “老婆,你怎么了。”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的模样,一脸的疑惑之色。

  “陆天星,你的脖子……。”

  “我的脖子怎么了。”

  陆天星疑惑的看了一眼白芷晴,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陡然一变,想也不想的从床上起来,冲到不远处的落地镜前,仔细看了起来。

  “老婆,你这是纯心的吧!我说昨天晚上,你怎么趴在了我的脖子上,你这也太狠了。”

  陆天星一脸苦笑的看着脖子上的一枚红色印记,怪不得昨天晚上白芷晴趴在他的脖子上又亲又咬,他当时也没有在意,没想到居然被白芷晴在脖子上种了一颗红草莓。

  看着陆天星的表情,白芷晴顿时有些不爽起来,眉头微微一皱,板着脸说道:“怎么了,我就是故意的,怎么了,听你这话,你想打我不成?”

  “老婆,可是你这也太狠了,你这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啊。”陆天星有些郁闷的说道。

  要知道林雅妃可就住在这栋房子里面,要是让林雅妃看见他脖子上的草莓,还不翻天了,说不定以后还有样学样,跟白芷晴一样,在他的脖子上种几颗草莓,到时候他就真的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

  “陆天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么说这还委屈你了是吗?”

  白芷晴双眸喷火的看着陆天星。

  “不委屈,不委屈,怎么可能会委屈呢!我受宠若惊还来不及呢!毕竟,这是老婆你的专属标志。”

  看着白芷晴的脸色,陆天星连忙解释,目光在白芷晴的身上打着转,紧接着像是看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老婆,我建议你也看一下镜子比较好,不然,对我来说太不公平了。”

  说完之后,陆天星压根就不做任何停留,迅速的拿起床边自己的衣服,一溜烟的跑出了卧室。

  因为在白芷晴的脖子上也有一个红草莓。

  而白芷晴坐在床上,听到陆天星的话,脸上浮现出一抹疑惑之色,整理了一下睡裙,有些疑惑的走向落地镜前面,紧接着房间中就响起了一道刺耳的尖叫声。

  “啊!”

  白芷晴双眸陡然瞪大,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白皙的脖子上那一抹鲜红的印记:“陆天星,你这个混蛋,我要跟你拼命,我要杀了你。”

  白芷晴现在彻底有些抓狂了,她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在自己脖子上也留下了一颗草莓印记,这让她怎么出去见人,而且这又不是什么大冬天,说拿一块围巾围在脖子上就可以挡住了,现在才不过秋天,你见过秋天有几个人围围巾的,走出去恐怕都会被人认为脑子有病,而且,林妖精就在外面,这要是让林妖精看见她脖子上的草莓,还不笑话死她。

  对于白芷晴的愤怒,陆天星根本就不知道,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反正都发生了,难不成白芷晴还能吃了他不成。

  陆天星在客厅穿好衣服之后,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这才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刚刚走下楼,立刻就看见林雅妃和林倩茹两人坐在沙发上,两人手上都拿着一本杂志,专心致志的看着。

  当听到楼上传来的脚步声之后,林雅妃和林倩茹将手中的杂志放下,顺着声音看去,当看到陆天星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林雅妃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风情万种的笑容,经过风雨滋润过后的娇嫩脸蛋,如同盛开的鲜花一般,让人忍不住的沉醉其中。

  “老朋友,你终于起床了,我还以为你和小晴晴打算再来一次晨练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