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朋友,你终于舍得起床了,我还以为你和小晴晴打算再来一次晨练呢!”林雅妃最先开口说道

  听到林雅妃的话,陆天星无语的翻了翻白眼,真当他是一个种马呢!

  昨天晚上要知道他不仅要伺候白芷晴,等白芷晴睡着后,还要偷偷摸摸的找林雅妃,结果被这个妖精拉着狠狠的压榨了一顿,紧接着还要找林倩茹去偷香窃玉一波,毕竟雨露均沾才是王道,这一晚上下来,要不是他身强体壮,今天早上能不能爬起来都是一个大问题,还晨练,这林妖精简直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天星,你起来了。”

  林倩茹也是放下了手中的杂志,看着陆天星,俏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恩,早就起来了。”陆天星看着林倩茹,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

  “早就起来了?”

  还没有等林倩茹开口说什么,林雅妃已经在旁边惊讶的开口说道:“这么说,你们真的晨练了?唉,太可惜了,我竟然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早知道应该拿一支录音笔塞进去的,说不定现在就能听到一些精彩美妙的声音了,”

  陆天星顿时无语了起来,他现在甚至有一种拿把刀林雅妃脑袋给拆开的想法,看看这个妖精的脑子里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看到陆天星不说话,林雅妃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妩媚的笑容,扭着xing感的腰肢走到陆天星面前,在他的身上打着转,当看到陆天星脖子上那一刻鲜红的草莓的时候,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暧~昧之色:“老朋友,看来你们今天早上的战况很激烈啊,早知道我也加入其中好了,我也想被人在脖子上种一颗草莓。”

  说话间,林雅妃丝毫不顾旁边的林倩茹,整个人都贴在了陆天星的身上,还抱着陆天星的手臂使劲的摇晃了两下,陆天星立刻就有了男人该有的反应。

  感受到陆天星身体上的变化,林雅妃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的浓厚了起来:“老朋友,看来你老婆没有满足你啊,要不要今天晚上我来陪你怎么样。”

  说话间,林雅妃的目光扫过林倩茹,微笑着说道:“差点忘了,还有倩茹,倩茹,要不今天晚上你跟我一起伺候他怎么样,我告诉你哦,要想拴住一个男人的心,可不仅仅是依靠女人自身的魅力和爱情就可以了,还需要让男人欲罢不能的床~上~功夫才行,小晴晴就是我的徒弟,你看看他们昨天晚上有多么的疯狂,连脖子上都种上了一颗草莓,啧啧,倩茹,怎么样,要不要今天晚上和我一起伺候你的男人,我保证以后让他疯狂迷恋~你的身体。”

  听着林雅妃堪比流氓的话,林倩茹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变得通红了起来,宛如红苹果一样,她虽然知道林雅妃很彪悍,否则也不会叫做林妖精了,但是她怎么没有想到林雅妃竟然这么彪悍。

  “林妖精,你在干什么,倩茹,你别相信这个狐狸精的话,她就是一个骚狐狸,一天到晚就知道发骚,以后她说什么话,你都不要相信他。”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芷晴的声音立刻传入到了林雅妃的耳朵中。

  听到白芷晴的声音,林雅妃非但不愤怒,反而得意洋洋扫了一眼白芷晴,说道:“你懂什么,男人就喜欢这个调调,懂吗?你以为谁都喜欢你这种冷若冰霜的女人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小晴晴,你昨天晚上和你男人玩的真够嗨的啊,早知道我就应该趁着你不注意,找一只录音笔放到你们床上去了,到时候就能听听咱们冰山董事长是怎么叫~床~的了,想想就让人有点刺激,你说呢,小晴晴。”

  “你敢。还有赶紧放开我男人,他是我的。”

  白芷晴一脸不爽的从楼上走下来,将陆天星拉倒自己的身边来。

  林雅妃看了一眼白芷晴说道:“小晴晴,不就是抱一下吗?你也太小气了,抠门。”

  “我抠门,我乐意。”

  白芷晴扫了林雅妃一样,直接对着林倩茹说道:“倩茹,咱们不理这个狐狸精了,一起出去吃早餐,我听说有一家非常好吃的早餐店,今天早上我们一起去尝尝。”

  说话间,白芷晴直接拉着陆天星和林雅妃擦肩而过。

  “等等。”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雅妃突然开口叫住白芷晴,伸手在白芷晴高高竖起的衣领上拉了拉,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小晴晴,没想到你脖子上居然也有一棵草莓,我说你今天怎么穿了件高领风衣,还故意把领子竖起来呢!原来如此,哈哈……。”

  “林雅妃,你……你在笑依据给我试试,你那只眼睛看见这是草莓了。”白芷晴听着林雅妃的笑声,顿时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

  林雅妃丝毫不在意白芷晴那杀人的目光,反而娇笑的更加厉害起来,胸前的圣~女~峰也是抖动的非常的厉害,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来一般。

  “你……。”

  “小晴晴,别害羞吗?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很疯狂,但大家都是一家人,说不定以后还要一起睡觉,有什么好害羞的,跟我说说,你们昨天晚上玩的是不是特别的疯狂,有没有在阳台上试过,我看过了,这里的别墅遮光效果非常好,完全不怕被人发现。”

  “玩你个大头鬼,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不是草莓,这是被蚊子咬的,被蚊子咬的知道吗?”白芷晴看了一眼林雅妃,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就仿佛她说的是事实一样,可是从她波动的眼神当中看得出来,白芷晴内心也不平静,早知道会这样,她就应该等这个妖精走了再出来了。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白芷晴,这理由未免也太扯淡了一点,傻子才会信。

  “原来是被蚊子给咬的啊,不过,据我所知,这里可是高档小区,应该会率先驱蚊的,怎么会有蚊子呢!”林雅妃一脸微笑着说道。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蚊子,说不定有漏网之鱼也不一定。”白芷晴目光闪烁着,咬着牙说道。

  “那你说有没有可能这不是一只蚊子,而是两只,一公一母!而且这两只蚊子还很大,不然怎么专叮你们两个呢!”

  “林妖精,你……。”

  看着白芷晴羞怒交加的模样,林雅妃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白芷晴恶狠狠的瞪了林雅妃一眼,伸手在陆天星的腰上使劲的掐了一下,一句话也不说的朝着外面走去。

  陆天星一脸的黑线的站在原地,这件事情管他屁事啊,情到深处自然浓,谁会管那么多啊,他脖子上也有一个好不好,他也是受害者。

  “天星,我去看看芷晴。”

  林倩茹看着陆天星的模样,忍不住的偷笑两声,也没有什么好吃醋的,和陆天星打过一声招呼之后,跟在白芷晴后面,朝着后面走出去。

  顿时之间,整个房间当中只剩下林雅妃和陆天星两人。

  林雅妃的美眸闪烁着,脸上带着风情万种的笑容:“老朋友,你老婆走了,不如我们现在回味一下昨天晚上的感觉怎么样。”

  “额!这个不用了,我今天还要上班,再见。”

  听到林雅妃的话,陆天星的脸上闪过一抹黑线,留下一句话,一溜烟的朝着外面跑去。

  看着陆天星的模样,林雅妃顿时咯咯的娇笑了起来,并没有在跟随陆天星离开,而是转身回到了楼上的房间,打算补补觉,然后下午回去,她在魔都已经呆了足够久了,而且现在魔都的危机基本上已经全部解除了,她在留在魔都也没有什么用处,况且,她离开津市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也时候回去看看了。

  与此同时,在京城一座茶楼当中。

  司马凌云和沐青川两人两人坐在雅间当中,目光看着窗外那摇曳的树叶,悠闲的品着茶。

  “司马,你今天居然有闲心一大清早的就找我喝茶,这可不符合你的性格。”沐青川抿了一口茶,看着司马凌云微笑着说道。

  “请人喝茶难道还需要分时间吗?兴致来了,又何必在意时间地点。”

  司马凌云听到沐青川的话,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沐青川说道:“我听说唐家老二唐风云来到了你们沐家,你们沐家也打算和唐家联姻,我说的对吗?”

  愕然的听着司马凌云的话,沐青川神色微微一愣,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端起桌上的茶杯,也不顾滚烫的茶水,直接将一杯茶一饮而尽。

  好半天,沐青川才开口,重重说道:“这是我二爷爷的决定,我爷爷和我妹妹都答应了,我没有办法拒绝。”

  “沐晴雪也答应了,这怎么可能。”

  听到沐青川的话,司马凌云脸色陡然一变,如果说沐老爷子和沐家二老爷答应和唐家联姻,这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沐晴雪也答应这一场联姻,这就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了。

  要知道,沐晴雪对陆天星的爱有多深,可以说是爱入骨髓,否则,也不会三番两次为陆天星冒险了,但是现在沐晴雪却答应和唐家联姻,这怎么可能不让他惊讶,要说是沐晴雪变心了,这几乎不可能,如果沐晴雪真的变心了,那早就变信了,前段时间就不会在陆家最危险的时候前往江南,和陆天星并肩作战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