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陆天星那如有实际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打着转,蓝心俏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抹红晕,却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是得意洋洋的挺了挺自己的圣~女~峰,开口说道:“这个代价是什么我还真不知道,只不过我想说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劝你还是选挑选一下套餐比较好,是选择三年血赚,死刑不亏这个套餐呢!还是选择断子绝孙,进宫伺候皇上这个套餐呢!你可以先选择,在做事。”

  愕然的听到蓝心的这番话,陆天星微微一愣,旋即脸上那色眯眯的表情立刻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蓝秘书,谢谢你提醒我,我差点就做错事了。说真的为了你,来一个三年血赚,死刑不亏,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我现在每个月也有三万多的工资,不算奖金,一年下来三十六万,三年一百多万,我花这一百多万去包~养一个漂亮的女大学生多好啊,每天都能玩,什么姿势都可以,还不要负责,干嘛要来找你呢!玩一次一百多万,这不是亏大发了吗?蓝秘书,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蓝秘书,谢谢你提醒我,不然我就真的糊涂了,不知道今天下班后,你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吃饭,谢谢你提醒我,我差点就犯错了。”

  说话间,陆天星在蓝心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拉起蓝心的手,重重的握了两下,一脸的感谢。

  看着陆天星的模样,在听着陆天星恬不知耻的话,蓝心的俏脸立刻黑了下来,胸前的圣~女~峰也开始不停的颤动了起来,显然是被陆天星话给气的,什么叫做为了她,三年血赚,死刑不亏这个太亏了,这话是什么意思,看不起她吗?她好歹也算得上是一个漂亮的大美女,走在大街上也是回头率百分之百的,这个混蛋居然瞧不起她,真想让这个混蛋知道知道,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

  看着蓝心那不停颤动的圣~女~峰,陆天星内心之中忍不住的危蓝心捏了一把冷汗,万一里面的东西跳出来怎么办。

  “陆天星,你这个王八蛋,你太无耻了。”

  看着蓝心那气急败坏,而又拿自己无可奈何的模样,陆天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想要嘲讽他,你还嫩了点。

  “蓝秘书,别激动,别激动,虽然你不值这个价,但是也不亏的,大不了我花三十万,不,二十万包养你怎么样,虽然差了八十万,但好歹也不低,你要是同意的话,就点个头,今晚咱们就完成所有的流程怎么样。”

  “气死我了,陆天星,我跟你拼了。”

  蓝心在听到陆天星这番话之后,彻底陷入到了暴走状态,张牙舞爪的抓向陆天星的衣服,这个混蛋居然敢这么看不起来她,实在是太过分了,她要弄死这个王八蛋。

  看着蓝心暴走的模样,陆天星慢条斯理的说道:“蓝秘书,你的衣服扣子掉了,白色~蕾~丝~边的,我看见了哦。”

  “啊!”

  听到陆天星的话,蓝心动作猛然一僵,下意识的双手捂住胸口。

  趁着这个机会,陆天星嘿嘿一笑,伸手在蓝心的脸蛋上捏了一把:“蓝秘书,我忽悠你的,不得不说,你的脸蛋真软,我很喜欢。”

  话音落下,陆天星一溜烟的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打开门钻了进去。

  蓝心僵在了原地,感受着脸颊上还没有消散的感觉,俏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抹红晕,恶狠狠的说道:“又是一次,陆天星你这个王八蛋,姑奶奶我记住了,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会把这一切全部还回来的,我一定会让你付出惨痛代价的,我会让你死的很有节奏。”

  说着,蓝心还冲着陆天星消失的方向挥舞着手臂,用来发泄心中的不爽。

  丝毫不知道蓝心在背后诅咒自己的陆天星一溜烟的跑进了办公室,可是刚刚跑进办公室,陆天星的脸色陡然一变,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因为此时办公室里面不仅仅只有白芷晴一个人,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还不是别人,就是昨天晚上险些和他发生喜闻乐见的事情的薛冰。

  此刻,薛冰正和白芷晴两人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的,喝着咖啡,聊着天,亲如姐妹一般,在听到开门的声音之后,两人同时的扭头看向门口,当看到陆天星的时候,白芷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你怎么这么晚才上楼,小冰都等你好半天了。”

  薛冰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一双美眸落在陆天星的身上,嘴角带着一抹让人看不明白的神秘笑容。

  感受到薛冰脸上的笑容,陆天星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这个笑容在别人的眼中或许非常的甜美,但是传到陆天星的眼中,不亚于是恶魔的微笑。

  要知道他昨天晚上才差点和薛冰滚~床~单了,这个小妞也强势宣布他是她以后的男人,结果第二天就出现在他这个正牌老婆的身边,天知道这小妞是不是来告状的,这要是让白芷晴知道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陆天星觉得摆在自己面前最好的一条路就是从这里跳下去了。

  陆天星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薛冰,想要从薛冰的脸上看出一点的蛛丝马迹来,可是一番打量下来,陆天星除了看见薛冰眼中戏虐神色之外,再也看不见任何的表情,心中顿时变得更加没底起来。

  而白芷晴坐在旁边,俏脸上由始至终都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一双美眸也充满了平静,让人根本猜不透她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但是陆天星心中却十分的清楚,此刻的白芷晴才是最可怕的,说不定就在心中猜测着一切。

  所以哪怕是有些忐忑不安,但是陆天星的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表情出来,他很清楚,白芷晴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一旦他表现出任何的意外神色出来,白芷晴都有可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一点什么来。

  所以短暂的愣神之后,陆天星很快回过神来,语气平静的看着薛冰笑着说道:“薛警官,你今天早上怎么有空到白氏集团来了。”

  “怎么,我来白氏集团还需要跟你打招呼吗?再说了,我今天来是来看芷晴姐和我姐姐的,又不是看来看你,干嘛要跟你打招呼。”

  薛冰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狡黠的笑容,淡淡的说道:“对了,不管如何我都要好好感谢你一下,谢谢你昨天在我喝醉了之后,送我回酒店”

  薛冰故意将喝醉和回酒店这几个字咬的很重,甚至在声音当中还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在其中。

  耳畔响起薛冰的话,陆天星顿时变得胆颤心惊了起来,只感觉后背一片冰凉,几乎被冷汗给湿透的,故意的,这小妞绝对是故意的,不然怎么可能会这么说。

  小心翼翼的用眼角的余光扫过白芷晴,发现白芷晴无动于衷之后,陆天星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看着薛冰说道:“薛警官,这有什么好感谢的,你是我的朋友,而且,这一次江南的事情也得亏有你帮忙,你喝醉了,我送你回酒店也是无可厚非,这件事情就不用再提了。”

  “怎么能不提,你对我这么好,我当然要好好感谢你一下了。”

  薛冰美眸落在陆天星的身上,语气中带着一丝幽怨之色。

  再次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顿时感觉到一阵心惊胆颤,整个人都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就仿佛脑袋这悬着一把刀马上就要落下来了,让他有一种拔腿就跑的感觉。

  而白芷晴此刻也看出了薛冰和陆天星两人当中的不对劲,但是却不知道这个不对劲倒在哪来,所以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安安静静的看着。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薛冰说道:“薛警官,不说这件事情了。你现在是炎黄组的成员,据我所知,炎黄组没事的时候,需要在炎黄组修炼吧!突破到神话级境界之后,才可以自由出入炎黄组,你今天怎么还有空到我这里来,不回去修炼吗?”

  “陆天星,听你的话,就那么希望我离开吗?”

  薛冰的声音带着一丝强烈的不爽:“而且,我刚才就跟你说了,我是来看看芷晴姐和我姐姐的,我走不走管你啥事,你要是看我不顺眼,可以不看。”

  陆天星顿时一脸的冷汗,今天这女人又怎么来,说话的语气跟吃了枪药一样,昨天不是已经开导过了吗?这会儿怎么又变成这样了。

  该不会是来大姨妈了吧!

  女人来大姨妈的时候,貌似心情都非常的不爽!

  “怎么会呢!薛警官,你说笑了。”

  陆天星讪笑着说道:“我只不过是有些好奇而已,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你别误会了。”

  “是吗?我感觉你恨不得我马上离开。”

  薛冰满脸狐疑的看着陆天星。

  “怎么可能呢!薛警官,你的感觉是错的。”陆天星急忙开口说道,后背却是一阵冷汗,这小妞的直觉真特么的太准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