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你说的是真的。”

  薛冰扫了一眼陆天星,也没有在这件话题上多做什么纠缠,而是直接开口说道:“陆天星,今天晚上你有时间吗?”

  “你想要做什么?”

  陆天星心头猛地一跳,一种强烈的不好预感从心中涌现出来,直觉告诉他,薛冰现在跟他说这个,肯定是没安好心。

  “我今天晚上想要请你吃饭,你有时间吗?”

  薛冰看着陆天星,缓缓的开口,紧接着又好像生怕旁边的白芷晴误会什么一样,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说道:“陆天星,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为了感谢你而已,昨天晚上你不是你给我的提醒我,说不定我哪天就死在了杨家的手上,你救了我的命,我当然要好好感谢一下你,请你吃饭也不为过。”

  “额……。”

  听着薛冰的话,陆天星微微一愣,旋即摇了摇头说道:“薛警官,恐怕让你失望了,最近不是有一部新电影上映吗?我打算今天晚上邀请芷晴一起去看电影的,所以没有时间。”

  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神色微微一愣,请她看电影,她怎么没有听陆天星提起过,难不成是打算给她一个惊喜?

  “晚上没时间,那就中午。”

  薛冰扫了一眼陆天星,淡淡的开口说道:“陆天星,你别告诉我,你今天中午也有事情要忙?”

  “我说中午也有事情要忙,薛警官你会相信我吗?”陆天星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

  “相信你才有鬼了。”

  薛冰扫了陆天星,淡淡的开口说道:“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今天中午我打电话给你,到时候请你吃饭,好好感谢感谢你。”

  话音落下,薛冰没有再给陆天星开口的机会,而是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白芷晴说道:“芷晴姐,我刚才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吧!最近你要小心一点,有什么事情,直接拨打我给你的那个电话就行了,会有人帮你的,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芷晴姐我就先走了,我回来这么久,还没有去看过我姐姐呢!我先去看看她。”

  “小冰,谢谢你了,我去送送你吧!”白芷晴笑着开口说道。

  说话间,白芷晴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芷晴姐,不用这么麻烦,我知道我姐在哪,我一个人过去就行了。”

  “没事。”

  白芷晴看着薛冰微笑着说道:“正好我也有一些公司上的事情想要找一下小曼,刚好跟你一起过去,小冰,你不会这么拒绝我吧!”

  “这……。”

  薛冰在这一刻变得有些迟疑了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白芷晴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的时候,顿时就让她有一种老鼠见了猫一样的感觉,就仿佛心中所有的秘密都暴露在了白芷晴的眼睛当中一样,让她忍不住的一阵心虚,有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毕竟昨天晚上,她还差点和陆天星滚床单了,并且宣布陆天星从今往后就是她的男人了,现在又站在陆天星明媒正娶的老婆面前,这怎么不让她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好了,小冰看把你急的,我又不是吃人的猛兽,你怕什么,我们走吧!”

  说话间,白芷晴直接拉着薛冰的手,不给薛冰再次说话的机会,两人朝着外面走去。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和薛冰两人朝着外面走去,几次想要张嘴叫住白芷晴,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走出去。

  当关门声响起的时候,陆天星陡然回过神来,脸上闪过一抹苦笑之色,按照白芷晴的聪明才智,恐怕刚才已经看出一丁点的蛛丝马迹了,但是他偏偏无可奈何,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薛冰不要在白芷晴面前露出什么马脚了,不然白芷晴百分之百能从薛冰的嘴里的套出话来,这一点陆天星百分之百相信。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陆天星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烟,直接躺在了沙发上,看着天花板静静的出神。

  与此同时,白芷晴和薛冰两人走出办公室之后,没有做任何停留,径直走进了总裁专属电梯当中。

  白芷晴回过头看着身边有些拘谨站在她面前的薛冰,微笑着说道:“小冰,你怎么了,看起来有些紧张啊,这可不像平常大大咧咧的你。”

  “没……没什么,芷晴姐,你想太多了,我跟以前有什么变化啊。”

  面对着白芷晴脸上的笑容,薛冰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想要让自己保持平静,但是有些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她的不平静。

  和白芷晴单独待在一起,顿时让薛冰有一种古时候小妾第一次见大房的感觉,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看着薛冰的模样,白芷晴微笑着说道:“小冰,我才发现,你和陆天星简直就是一对欢喜冤家,两人见面就吵架,但偏偏不影响两人之间的感情,实在是让人有些羡慕。”

  薛冰听到白芷晴的话,立刻冷笑着说道:“芷晴姐,你别开玩笑了,谁跟他是一个欢喜冤家,一个色狼而已,也敢说跟我是欢喜冤家,他根本不配,要不是打不过他,我一定让他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白芷晴听到薛冰说陆天星的坏坏,也没有生气,而是微笑着说道:“这么说,陆天星曾经得罪过你了,要不要你跟我说说,他怎么得罪你的,我替你出气一样。”

  听到白芷晴的话,再看着白芷晴脸上神秘的笑容,薛冰的脸上立刻闪过惊慌失措的神色,这让她怎么去回答白芷晴,难不成跟白芷晴说,在第一次和陆天星见面的时候,陆天星就夺走了她的初吻,然后有一次在医院的时候,陆天星借着帮助她修改功法的时候,又狠狠的亲了她一次,昨天晚上,陆天星还差点和她滚了床单,这让她怎么开口。

  这一刻,薛冰感觉自己面对罪犯时,那种无所畏惧的勇气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人就仿佛变成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正在面对一群彪悍的男人一样,毫无反手之力。

  “小冰,你怎么不说话,该不会是这个家伙曾经非礼过你吧!”白芷晴看着薛冰的模样,神色微微一种波动,突然开口说道。

  “没有,这怎么可能,他敢。”

  听到白芷晴的话,薛冰脸色陡然一变,声音立刻增大了不少,连续用了三个否定词语,一脸凶残的挥舞着拳头说道:“芷晴姐,这怎么可能,你忘了我是谁,曾经魔都刑警队的队长,谁敢非礼我,不怕我打断他的第三条腿,陆天星,他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分分钟让他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那你为什么叫他色狼呢!”

  “这……这个……。”

  薛冰原本凶残的模样再次变成了受气小媳妇的模样,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个还不是这个家伙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我昨天晚上不是开车请他去喝酒的时候,这个家伙的眼神就一直在窗外打转,而且全部都在那些女人的胸部,大腿和屁股上打着转,芷晴姐,你说着还不是色狼吗?”

  如果此时让陆天星听到薛冰的话,绝对会气的吐血,尼玛,这锅甩的未免也太干脆了一点,这随便换个男人都会看好不好,什么叫做这是色狼了,再说了,昨天晚上他压根没看好不好。

  “你说的对,这的确是一个色狼。”

  白芷晴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薛冰,并没有在询问什么,而是顺着薛冰的话点了点头,岔开话题说道:“对了,小冰,你怎么有空回魔都了,还打算离开魔都吗?”

  薛冰听到白芷晴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心中暗暗松了口气:“江南的事情已经基本上尘埃落定了,所以我回魔都打算看看我姐姐和我妈妈,等过几天,我就要回京城了。”

  “是因为炎黄组的规定?”白芷晴好奇的问道。

  “恩,没错。”

  薛冰点了点头:“陆天星这个色狼说的没错,炎黄组分为天地玄黄四支力量,每一支力量都有力量限制,我因为我修炼功法特殊的原因,直接加入到了天字号小队当中,加入天字号小队却有修为限制,除非实力突破到神话级境界,才能自由出入炎黄组,不必每天都留在炎黄组修炼,我现在的实力不足,除了必要的任务之外,必须要待在炎黄组修炼,直到突破神话级境界才可以。”

  “原来如此。”

  “伯母的身体最近怎么样。”

  “还不错,自从陆天星帮我母亲治好之后,她的身体就一直很好,芷晴姐,谢谢你的关心。”

  面对白芷晴的白芷晴,薛冰没有多少的迟疑,立即就开口回答。

  白芷晴听着薛冰的话,又问了薛冰几个问题,薛冰都是对答如流,完全没有任何的停留。

  突然开口说道:“小冰,你喜欢陆天星对不对。”白芷晴看着薛冰,突然开口问道。

  “是啊……。”

  薛冰没有想到白芷晴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下意识的张嘴答了一句,可是话音刚落,薛冰陡然回过神,俏脸一下子变得苍白了起来,一脸惊慌失措的看着白芷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