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

  因为薛冰的一番话,一时间整个电梯都陷入到了诡异的安静当中,空气似乎都因为这诡异的气氛而变得凝固了起来。

  白芷晴在听到薛冰的话之后,并没有生气,脸上由始至终都带着一丝笑容,让人压根猜不透她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一双美眸在薛冰的身上打着转……。

  看着白芷晴嘴角神秘的笑容和似笑非笑的眼神,薛冰此刻心中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恨不得给自己嘴巴来一巴掌,你怎么就那么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你怎么那么傻,应该早就知道白芷晴能在商海当中浮浮沉沉,和商场上那些老狐狸斗智斗勇,肯定最擅长的就是阴谋诡计了,她怎么就被白芷晴的几番话就化解掉了所有的心理防御,傻不拉几的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其实,这件事情一点儿也不怪薛冰,薛冰虽然是魔都警察局刑警队的队长,也可以说是经历过宦海浮沉的人,但按照薛冰那大大咧咧的性子,恐怕压根就不懂宦海当中的那一套。

  不出意外,薛冰这辈子一个刑警队长算是当到头了,因为她嫉恶如仇,一旦查到点什么,绝对会刨根问底,要知道在宦海当中,最忌讳的就是刨根问底了,毕竟宦海当中,拔出萝卜带出泥,你根本不知道最终追查下去回事什么后果。

  这种人大大咧咧,压根没有心计,或者说是决定了某件事情,就会一查到底,说好听点就是一根筋,说难听点就是一头倔驴,这种人也没有什么心机,一根肠子通到底。

  而相比于薛冰的大大咧咧,白芷晴可以说是经历了商海的浮沉,一手将一个小小的白氏公司打造成了一个白氏集团,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浪,和商海当中那些老狐狸斗智斗勇,论手段和挖坑的本事,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薛冰的小心机在白芷晴的面前,完全就是一张白纸,完全没有任何的用处。

  所以,被白芷晴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瓦解掉了心中所有的防御,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像薛冰这种人,心中压根藏不住多少的秘密。

  看着白芷晴那巧笑嫣然的模样,薛冰陡然回过神来,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芷……芷晴姐,你千万不要误会,我……我刚才都是胡说八道的,我压根就不喜欢陆天星,我薛冰好歹也是一个漂亮的大美女,追求我的男人多了去了,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这么说,你刚才只是胡说的了?”

  白芷晴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一双迷人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薛冰,仿佛要将薛冰内心之中最真实的想法看穿一般。

  “当然是真的了,我还以为芷晴姐,你问我别的,我就随口答了一句。”

  薛冰极力的否认自己刚才的答案:“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这辈子都不嫁人了,我要成为炎黄组最强的武者之一,我要成为那些犯罪分子眼中的罪恶克星,冷血的审判者,让那些犯罪分子听到我的名字就闻风丧胆,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嫁一个男人,然后待在家里相夫教子,那还不活生生的憋死我,我可不想变成这样。”

  说到这里,薛冰脸上的惊慌失措已经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浓的兴奋之色,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迟早有一天她会让薛冰这个名字成为所有的罪犯闻风丧胆的存在。

  等到她实力强大的时候,她就可以一脸张狂的像一个女英雄一样从天而降,对着犯罪分子说,以我薛冰的名义,你们被捕了。

  这才是她的理想,一直压在心中的梦想,结婚,相夫教子,这不是她的追求。

  “原来是这样。”

  白芷晴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薛冰,开口说道:“这么说,你真的不喜欢陆天星,今天早上来白氏集团不是来找他的了。”

  “那当然了,我怎么可能会主动找这个家伙。”

  “是吗?”

  白芷晴看了一眼薛冰,问道:“小冰,你不用狡辩了,其实在你心中,你非常的喜欢陆天星,我说的没错吧!”

  “芷晴姐,我……。”

  薛冰张了张嘴,刚想辩解,就被白芷晴打断了道:“小冰,你先别忙着解释,继续听我说,我这么说其实是有依旧的。如果说你不喜欢陆天星的话,当初在金陵的时候,你就不会特地打电话来告诉我们陆天星被抓这件事情了,毕竟,我虽然不是炎黄组的人,但是也知道一些保密条例,你不顾保密条例,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们这件事情,这说明你心中非常的在意陆天星,不希望陆天星出事,我说的对不对。”

  “不是,芷晴姐,我……。”

  “小冰,这是其一,其二,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和陆天星去酒吧喝酒吗?试问你如果不喜欢陆天星的话,你怎么会找他去酒吧喝酒,甚至会毫无顾忌在陆天星的面前喝醉,这说明什么?这完全可以说明,在你的心中,你很信任陆天星,甚至没有把他当成外人,所以你才会当着他的面喝醉,如果你真的讨厌陆天星,甚至不喜欢他的话,你会选择找他喝酒,甚至当着一个不喜欢的人的面喝醉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一刻的白芷晴再次恢复了往日在商场的精明,有条不许的分析着一切。

  听着白芷晴的话,薛冰心中刚刚升起的那一团勇气顷刻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反驳白芷晴的话,因为白芷晴的这番话或许有错误,因为她那时候只是对陆天星充满了好奇,算不上喜欢,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现在的确是喜欢上了陆天星,这一点无法辩驳。

  “小冰,这一点我没有分析错吧!当然,你可以说第一次只是巧合而已,因为你只是想要找一个人倾述,恰巧遇到陆天星而已,好吧!那我就当这一次真的是碰巧,金陵的事情那也不说了,就说这一次吧!”

  白芷晴看着薛冰,再次开口说道:“刚才我问你,你喜不喜欢陆天星,你说不喜欢,还说陆天星是一个色狼,那你知道当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的大美女在一个色狼面前喝醉了的话,会是什么下场呢!这一点我想你作为魔都警察局刑警队的队长应该是最有发言权了,但是你却依旧在他的面前喝醉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心中对他没有任何的防备,哪怕他是一个色狼也无所谓。”

  “那么从这一点完全可以看出来,你心中肯定喜欢陆天星,甚至在你的心中,你并不反感和陆天星发生点什么,试问,如果你不喜欢陆天星的话,怎么会这么做呢!”

  不得不说,白芷晴之所以能够将白氏集团发展壮大,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从一丁点的蛛丝马迹当中就能分析出这么多的东西来,白芷晴的聪明才智可见一斑。

  “小冰,你觉得我说错了吗?”白芷晴看着薛冰,最后总结一句道。

  愕然的听到白芷晴的话,薛冰几次想要张嘴说白芷晴说错了,可是当看到白芷晴那平静的眼神的时候,心中刚刚提升的底气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能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选择了默认。

  看着薛冰的模样,白芷晴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陆天星这个家伙,果然是一个害人不浅的混蛋,明明没有和薛冰有多少的接触,居然都能够将薛冰的魂给勾走,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难道陆天星身上真的有吸引女人的魅力吗?

  “小冰,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喜欢陆天星吗?”

  再次听到白芷晴的话,薛冰身子猛地一颤,知道自己现在躲避也没有任何的用处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白芷晴说道:“对不起,芷晴,我……。”

  薛冰刚刚开口,就被白芷晴给打断了道:“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无可厚非,相反,我很欣慰,至少你喜欢他从侧方面也证明,我挑选男人的目光不是很差。但是有一点,我很好奇,小冰,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喜欢他什么,他哪里吸引你了?”

  “喜欢他什么?他哪里吸引我了?”

  薛冰听到白芷晴的话,脸上流露出一抹黯然之色:“我也不知道我喜欢他什么,或许有句话说得好,女人都爱渣男吧!或许是当初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敢肆无忌惮的调戏我,而且还夺走了我的初吻,这才让我记住了他,也或许是他那神秘的身份,或许是曾经看见他为了你,无所畏忌,心甘情愿的冒险,毕竟,一个能为自己女人遮风挡雨的男人,没有任何女人能够拒绝,或许又是因为别的吧!”

  说到这里,薛冰脸上渐渐的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笑容,看着白芷晴说道:“芷晴姐,其实,不管你信不信,我自己或许都不知道我究竟在什么时候喜欢上了陆天星,悄声无息的,他的影子已经悄然的住在了我的心中,再也甩不出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