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薛冰的倾述,白芷晴的脸上不由自主的闪过一抹复杂到极点的神色,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陆天星这个家伙还真是害人不浅,先是沐晴雪,现在又是薛冰,这两个女人可以说放在那里,都是无数人心目中的女神,追求她们的男人可以说足以组成一个加强团,精英人士也不在少数,可是她们谁都看不上,偏偏喜欢上了陆天星。

  沐晴雪是因为陆天星救了她一命,这才一直对陆天星念念不忘,这好歹有一个理由,薛冰偏偏连个理由都没有,稀里糊涂的就喜欢上了陆天星,而且还是那种明显一看就已经是情根深种的模样,否则不可能明知道陆天星是有夫之妇,还想要和陆天星发生点什么。

  白芷晴看着薛冰的模样,心中又是幽幽的叹了口气,作为一个女人,她真的不希望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毕竟,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人愿意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而且,她已经将自己的男人分给了林倩茹,甚至分给了沐晴雪,如今又再来一个薛冰,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后在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还能不能做到这么平静。

  毕竟,作为一个女人,当看到自己的男人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说不吃醋那完全就是扯淡,白芷晴同样如此,她真的害怕有朝一日陆天星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她也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以后,还会不会保证这么冷静。

  明知道这些,白芷晴却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因为她不想失去陆天星。

  “小冰,你爱上他就没有后悔过吗?你不觉得他身边有太多太多的女人了吗?你或许得不到你想要的一份完完整整的爱情,你觉得这是你想要爱情吗?”白芷晴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薛冰沉声说道。

  薛冰在听到白芷晴的话之后,神色明显的有些愣住了,她已经准备好承受白芷晴的愤怒和谩骂,却怎么没有想到白芷晴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来,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预料之外了,因为在她的心中,白芷晴是白氏集团的董事长,掌握着白氏集团所有人的生杀大权,长年累月下来,白芷晴应该是那种比较独裁的女人,不喜欢跟任何人分享自己的东西才对,可是白芷晴现在的态度却让她有一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芷晴姐,你难道你不怪我吗?”薛冰看着白芷晴小心翼翼的说道。

  “怪你?”

  白芷晴看了一眼薛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怪你有用吗?怪你你就会乖乖的离开他吗?”

  “不会。”

  薛冰没有任何迟疑,直接脱口而出。

  看着白芷晴的模样,薛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芷晴姐,我知道我这么说,你可能会恨我,但是我无所谓,如果一个女人连爱都不敢表达出口的话,那她也就不配拥有爱情,陆天星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我不想就这么放弃了,至少我想争取一下。”

  听着薛冰的话,白芷晴并没有觉得任何的奇怪,这番话她已经在沐晴雪的嘴里听说过一次了。

  “小冰,你现在也说了,你不会选择放弃陆天星,那我怪你又有什么用处,你也不会离开,与其如此,不如不问。”

  愕然的听到白芷晴的这番话,薛冰开始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了,白芷晴的反应实在是太平淡了,平淡的让人觉得可怕,就仿佛现在白芷晴面对的不是要和自己抢老公的情敌一样,要不是白芷晴三番两次陪伴在陆天星的身边,遇到危险也不离不弃,她几乎要怀疑眼前的白芷晴压根就不喜欢陆天星,只是和陆天星假结婚。

  而与此同时,电梯也停在了保安部的楼层,薛冰和白芷晴两人齐步走出了电梯。

  “小冰,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反应太平静了?”白芷晴扭过头看着薛冰,仿佛知道她内心深处的想法一样,微笑着开口说道。

  “恩!”

  薛冰几乎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白芷晴扫了一眼薛冰,淡淡的开口说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辈子只会遇到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的男人,这个人会一辈子对你好,而我这辈子遇到的这个人就是陆天星,他会一辈子对我好,我知道他在外面或许有别的女人,但是我更加的知道,如果我找他大吵大闹的话,他或许会因为我,和外面的那些女人断绝一切关系,但是在他的心中同样会留下一个大疙瘩,留下一个一辈子都解不了的心结,甚至会在心中埋怨我,这是我不想看见的,我不希望他不开心,与其如此,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芷晴姐……。”

  薛冰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本来是想要跟白芷晴说,既然这个男人这么花心,你为什么不离开他,可是话到嘴边,她却不知道怎么去开口、,既然这么男人这么花心,她自己为什么不离开这个男人。

  “小冰,你是不是想说,他这么花心,我为什么不离开他?”

  “其实,我曾经也想过要离开他,可是,我害怕我离开他之后,这辈子就再也找不到一个疼我,爱我,陪着我哭哭笑笑的男人了,或许,从我认识他开始,我就已经掉进了他为我精心编制的陷阱当中,因为我永远记得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这个男人的身影就仿佛像是一堵墙一样,挡在我的前面,为我遮风挡雨,为我撑起这片天地。”

  “我永远都记得,这个男人为了我,哪怕是面对危险,面对死亡也从没有后退过,在他浑身是伤,被鲜血给染红衣裳的时候,他也不会责怪我,不会骂我,恨我,而是笑着对我说:男人身上的伤,是一个男人保护自己老婆的勋章,只要我不死,就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你。或许在他对我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就已经掉进了他的温柔陷阱当中,一辈子也出不来了。”

  白芷晴轻声的说着,一边走到走廊的落地窗前,目光望着天空那璀璨的阳光,脸上流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对我来说,有一个男人保护我,呵护我,已经足够了,我如果跟他大吵大闹,我或许就会失去他,如果没有了他,我真的害怕我以后的世界变成黑白的颜色,所以,我选择对这些视而不见,只要他爱我,心中有我,这就足够了,再说了,我们都是女人,女人何苦要为难女人。”

  何苦要为难女人!

  她白芷晴既然能够为林倩茹当一回傻子,为沐晴雪当一回傻子,为什么不能因为薛冰当一回傻子,她不希望陆天星痛苦,心甘情愿**情当中的傻子。

  薛冰听着白芷晴的话,心中一阵悸动,她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爱的这么深,爱的这么纯粹,明知道这个男人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却最终选择了装傻充愣,这得爱的有多深,才会选择这么做。

  如果换位思考一下,薛冰扪心自问自己绝对做不到白芷晴这一点,如果有别的女人跟自己抢男人,这个男人还在外面红杏出墙了,她恐怕在第一时间就将这个男人给切了。

  看着薛冰那错愕的神色,白芷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悸动,看着薛冰笑着说道:“好了,不说这件事情了,小冰,你能跟我说说,你和陆天星是怎么认识的吗?这个男人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让你也忘不了他。”

  “可以说吗?”

  “可以。”

  “恩。”

  薛冰迟疑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说道:“说起来我和他是怎么认识的,还是充满了戏剧性,那天下午,我得到线报,有一个通缉犯出现了,我当时一冲动,就一个人去追那个家伙了,然后……。”

  而就在白芷晴和薛冰两人聊着天的时候,一直待在董事长办公室中的陆天星此时却感觉到一阵坐立不安,脸上带着忐忑不安的神色,他实在是太清楚白芷晴的手段了,绝对可以把薛冰吃的死死的,万一薛冰把他们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出来,他铁定死定了。

  但是现在陆天星偏偏没有任何的办法,他要是敢现在出现在白芷晴和薛冰的面前,就算薛冰什么都不说,白芷晴恐怕都会察觉到。

  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借助尼古丁来麻痹一下自己的神经,却发现无济于事,反而心中的烦躁越发的浓厚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陆天星已经围绕着办公室不知道转了好几圈,这已经快过去十多分钟了,白芷晴还没有回来,这绝对是出事的节奏,要知道白氏集团有专门的总裁专用电梯,到保安部顶多是一分钟不到的时间,现在却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白芷晴还没有回来,绝对有问题。

  ps:月底了,最后一天了,有月票的兄弟全部砸来吧!留在手里,下个月就没有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