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不会薛冰这小妞真的被白芷晴问出了一点什么来了,两人打起来了吧!

  这个想法一出,让陆天星的心头猛然一紧,脸上浮现出一丝紧张的神色,下意识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想要朝着外面走去,他忍不住了,必须要出去看看才行,就算死,他也要死的明白,这种等待死亡才是最大的煎熬。

  “咔嚓!”

  而就在陆天星准备站起来走向门口的时候,紧闭的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一个俏丽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老婆,你怎么回来了?”陆天星瞪大了眼睛,看着走进来的俏丽的身影,惊讶的说道。

  白芷晴走进办公室,扫了一眼陆天星,语气平静的说道:“这是我的办公室,我当然要回来了,再说了,小冰和小曼两姐妹说话,难不成我还留在那里当电灯泡不成。”

  听着白芷晴的话,陆天星迟疑了一下说道:“老婆,刚才薛冰这小妞没有说我什么坏话吧!”

  “你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你和小冰做过什么,怕被我发现不成?”白芷晴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语气平静的说道。

  感受着白芷晴的目光,陆天星只感觉一阵心惊肉跳,果断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没有,老婆你想太多了,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你也知道薛冰这小妞不待见我,万一在你面前诽谤我怎么办,到时候我不是掉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没有别的意思?”

  “当然,我就是这么想的。”陆天星看着白芷晴的眼睛,一脸严肃的说道。

  白芷晴听到这番话,扫了一眼陆天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走向了办公桌的位置。

  看着白芷晴的模样,陆天星张了张嘴,刚想和白芷晴再说什么,放在口袋中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悠扬的铃声。

  听到这个手机铃声,陆天星直接微微一愣,拿出手机,当看到屏幕上面的来电显示之后,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接通了电话。

  “表哥,今天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陆浩月。

  “表弟,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一下。”

  陆浩月拿着手机,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昨天我得到一个消息,有人在暗中调查你的身份,还拿走了你和三叔的dna鉴定报告,这件事情,我昨天晚上跟爷爷说过了,但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我今天打电话过来,提醒你一下,小心一点。”

  听到陆浩月的话,陆天星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拿走他和自己父亲的dna鉴定报告,这到底想要做什么,要知道现在整个华夏的世家都知道他是陆天战的儿子,是陆家的三少爷,这件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盖棺定论的事情了,没有什么人会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假,这个时候拿走他的dna鉴定报告,这完全是多此一举,画蛇添足,没有任何的作用。

  但是对方偏偏选择这么做了,这实在是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对方这么做到底想要做什么,毕竟,一份鉴定报告已经做不了什么文章了。

  思索了片刻,陆天星沉声开口说道:“表哥,这件事情你跟爷爷说过,爷爷他有什么看法吗?”

  “没有。”

  陆浩月仔细回想了一下昨晚陆老爷子的反应,摇了摇头说道:“不过,爷爷好像对盗取dan鉴定报告的人非常的熟悉,还说让我不用再管这件事情,随便这个人怎么做。”

  “爷爷这么说过?”

  陆天星皱了皱眉头,旋即松开了,笑着说道:“既然爷爷说这件事情不要追究,我想这件事情应该不太重要,那就不要管了,除了这件事情之外,表哥,你前段时间帮我调查的有关于艾薇儿的消息,有什么进展没有?”

  “没什么太大的进展。”

  说到这件事情,陆浩月眉头紧锁,语气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艾薇儿好像知道会有人在暗中调查她一样,这段时间以来,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诡异之处,就仿佛和她说的一样,她到华夏来,只是为了修复教廷和华夏武者之间的关系一样,而且,除了之前她接触过的杨家之后,她还接触过韩家,沐家这些家族,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奇怪的地方。”

  陆天星听着陆浩月的话,眉头皱的更深了,虽然他暂时猜不到艾薇儿这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艾薇儿这一次绝对是冲着他来的,这一点绝对没有任何的例外。

  “表弟,你说这一次艾薇儿是不是真的只是为了修复教廷和华夏武者之间的关系而来。”

  “不可能。”

  陆天星摇了摇头,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一口说道:“你不了解艾薇儿,这个女人的手段和心机绝对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你要是小看她的话,最终的下场就是你死在她的手上,而且,这个女人极具野心,没有好处的事情她绝不会做,而我前段时间又杀了教廷圣子,这个女人如果有野心的话,那肯定会对我动手,提升自己在教廷的影响力。”

  “影响力?”

  陆浩月微微一愣:“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女人打算成为教皇?”

  一个圣女拼命的想要提升自己在教廷的影响力,那只有一个目标,成为教廷教皇,因为圣女是一个女人在教廷最高的位置,提升影响力完全没有必要,除了成为教皇,没有其他的用处。

  “不出意外,应该是这个原因,她之所以和沐家,韩家这些家族来往,我想只不过是为了迷惑我们的眼睛,让我们放松对她的警惕罢了,等到有机会,她绝对会毫不客气的动手。”

  “我知道了,我会继续让人调查艾薇儿的。”

  陆浩月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表弟,你是不是真的决定要去京城了?艾薇儿既然这一次冲着你来的,一定会是必杀之局。”

  陆浩月尝试着再次劝说一下陆天星。

  “我知道。”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但是我非去京城的原因,表哥你也清楚,我已经在这一场局当中,我若是不主动破掉这场局,我和芷晴,甚至我身边的人都会一辈子活在被人暗杀的恐惧当中,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我不敢保证我每次在面对暗杀的时候,都能保持足够的警惕,事已至此,我只能迎难而上,主动进入这一场局。”

  听到陆天星的话,陆浩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等你哪天去京城了,告诉我一声,我会带着陆家的人来帮你的。”

  “我知道了,谢了表哥。”

  “谢什么谢啊,我们是兄弟。”

  陆天星和陆浩月又说了几句话,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了电话之后,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变得冰冷了起来,嘴角也随即勾勒出一道残忍的笑容。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冷,带着一丝关心的声音在陆天星耳畔响起:“陆天星,你要去京城了,是吗?”

  陆天星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抬起头,看着俏脸上带着浓浓关心的白芷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是啊,应该是在最近这两天,我打算去京城一趟。”

  “可以选择不去吗?”

  白芷晴声音带着一丝担忧之色,她虽然刚才没有听到陆浩月说的是什么,但是也能够看见陆天星脸上那化不开的凝重之色,依靠着白芷晴对陆天星的了解,要是京城之行没有危险的话,陆天星根本就不会露出这种凝重的神色。

  看着白芷晴的脸色,陆天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他实在是太清楚艾薇儿的性格了,不管他去不去京城,艾薇儿都不可能放过他,甚至如果他选择不去京城的话,这一次艾薇或许不会冒险来魔都对他动手,但是可以肯定,一旦艾薇儿选择在魔都动手,那到时候真正危险的人就不是他一个人了,而是所有人,所有和他有关系的人,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况且,除了艾薇儿之外,他还有一个非去京城不可的理由,那就是天神,想要找到天神的下落,他无论如何都要去见司马凌云的师傅一次。

  看着陆天星的脸色,白芷晴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走到陆天星的面前,伸手抱住了陆天星,将脑袋靠在了陆天星的肩膀上,低声喃喃自语:“陆天星,我希望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必须要好好保护自己,千万不要逞强,因为你要知道我,还有倩茹她们都在家里等着你平安归来,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能平安无事,你明白吗?”

  听着白芷晴充满温情的话,陆天星心中涌现出一丝前所未有的感动,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在说什么,伸出手搂住了白芷晴的纤腰,将她抱在了怀里,此刻,陆天星发现,自己欠眼前这个女人太多了,或许只能用一辈子来偿还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