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陆天星那一脸见鬼的模样,薛冰脸色一僵,满脸鄙夷的开口说道:“我说陆天星,你这是什么表情,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抠门,你好歹也是陆家三少爷,白氏集团董事长的男人,这一次你说说你们白氏集团赚了多少钱,陆家又有多少钱,你稍微从手指缝中漏一点出来,就让一大堆人一辈子吃喝不愁了,你居然还这么抠门,我从前不相信一句话,现在就非常的相信了,这句话就是,越是有钱的人,越是铁公鸡,一毛不拔……。”

  听到薛冰充满鄙夷的话,陆天星苦笑着说道:“小冰,你这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有多贵,就算有钱你也不能浪费啊。”

  “这么说,你今天是不愿意请我了?”薛冰眯着眼睛看着陆天星说道。

  感受到薛冰眼中流露出的杀意和威胁,陆天星果断的摇了摇头说道:“对于我来说,如果请别人吃饭,当然这是浪费了,不过,要是请小冰你吃饭,吃多少都可以,无所谓。”

  “真的吗?”

  薛冰扫了一眼陆天星,微笑着说道:“陆天星,这可是你说的,那我问问他们这里还有没有82年的拉菲。”

  “你要82年的拉菲干什么,不是有一瓶红酒了吗?”

  “我打算兑在一起喝不行吗?”薛冰十分彪悍的说道。

  听到薛冰的话之后,陆天星眼角的肌肉明显的抽搐了两下,感情这小妞是不花自己的钱,所以才毫无压力啊,兑这喝,估计也就薛冰能说得出来了。

  看着陆天星的脸色,薛冰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怎么,舍不得吗?”

  “舍得,你随意。”陆天星咬着牙的说道。

  “可是,我怎么看你的脸色好像很难看。”

  “是吗?可能是这里空气热的。”

  “空气热吗?”

  薛冰看了一眼陆天星,没有再说下去,而是摆摆手说道:“算了,就喝83年的拉菲吧!等有时间我再好好尝试一下,用82年兑雪碧,看看味道怎么样。”

  陆天星听着薛冰的话,顿时满脸的冷汗,拿着82年的顶级拉菲兑雪碧,这要是说出去,薛冰估计会被那群爱酒的人活生生的打死,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陆天星,你想不想知道今天我和芷晴姐两人待在一起的时候,说过什么?”薛冰看着陆天星突然开口说道。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心中反射性的一跳,立刻开口问道:“说过什么?”

  “你想知道?”

  “恩!”

  陆天星果断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白芷晴送完薛冰,从保安部回来之后,他就感觉白芷晴整个人似乎都变了,变得莫名其妙起来,总是在有意无意的询问他和林雅妃,还有玫瑰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旁敲侧击的询问,这绝对不寻常,肯定是薛冰和白芷晴说过什么才对。

  看着陆天星脸上的好奇的目光,薛冰慢条斯理的说道:“可是,我就是不告诉你。”

  陆天星在听到薛冰的话之后,微微一愣:“薛冰,你耍我?”

  “我什么时候耍你了,我只不过是问问你想不想知道而已,可我没有答应你,一定要告诉你啊。”

  薛冰看着陆天星,俏脸上露出了一道狡黠的笑容。

  陆天星脸色一僵,仔细回想了一下,貌似薛冰没有说错,她只是问自己想不想知道,而并没有说一定要告诉自己。

  一时间,陆天星在看向薛冰的眼神,变得有些不善起来,目光在薛冰的身上打着转,心中思量着要不要找个机会,把这个小妞按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的抽她屁股,让这个小妞知道知道得罪他陆天星是什么后果。

  薛冰此时丝毫没有注意到陆天星那在自己身上打转的目光,微笑着说道:“所以说,我压根就没有同意过要告诉你,所以不存在我耍你了。”

  陆天星听到薛冰的话,翻了翻白眼,干脆一句话也不说。

  看到陆天星不说话,薛冰再次开口说道:“其实,想让我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答应过我一个条件就行。”

  “什么条件。”

  “让我尝试一下做女人的快乐,我看见小电影里面,那些女人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好像非常的快乐,今天晚上,你让我也尝尝这个味道,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噗。”

  陆天星刚刚端起桌上的一杯免费饮料喝了一口,就听到薛冰这么彪悍的一番话,险些将嘴里的果汁喷出来。

  好不容易将果汁咽下去,陆天星一脸冷汗的说道:“小冰,这……这玩意不是说来就能来的,咱们怎么说也得好好酝酿一下情绪,你说是不是,而且这玩意讲究水到渠成,才是最有味道的。”

  “我知道,你说的酝酿一下情绪不就是吃饭,约会,看电影吗?既然如此,今天下午,你的时间我承包了,我给你酝酿情绪的时间。”薛冰大手一挥的说道。

  “今天?”

  “当然了。怎么,你想反悔不成?”

  薛冰的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一双美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怎么可能,和美女发生一点喜闻乐见的事情,我当然是求之不得,只不过……。”

  陆天星一脸扭捏的看着薛冰说道:“只不过,人家今天大姨夫来了,要休息休息。”

  薛冰在听到陆天星这番话之后,顿时愣住了,满脸傻眼的看着眼前扭捏的陆天星,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她见过不要脸的男人,也见过不要脸的女人,但是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来大姨夫,真亏这个男人有脸说得出口。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薛冰点的菜也开始上了起来,陆天星也没有在追问薛冰和白芷晴到底说过什么,更加没有理会到底要不要和薛冰今天晚上做点喜闻乐见的事情,而是埋头大吃了起来,毕竟今天是自己花钱,就算吃不够本,也要吃饱。

  所以陆天星很干脆的无视对面的薛冰,毫无顾忌的吃了起来,完全无视薛冰和旁边周围传来的诡异目光。

  对于陆天星来说,他不在乎什么吃饭礼仪,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只要能吃饱这就足够了。

  “陆天星,你能不能慢点吃,跟一个饿死鬼投胎一样,这是西餐厅,你就不能给我优雅一点吗?”感受到周围传来的种种目光,薛冰满脸不爽的看着陆天星说道,她虽然不在意周围那些看土包子一样的目光,但是你陆天星好歹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女士优先吧!

  结果她还没有动筷子,陆天星就已经大吃大喝了起来。

  “小冰,你这叫做什么话,优雅能当饭吃吗?这年头啊,能吃饱喝足才是王道,优雅能当饭吃,你早就饿死了。”

  陆天星头也不抬的回复着薛冰。

  “噎死你这个王八蛋。”

  薛冰心中恶狠狠的诅咒了陆天星也一句,也没有在说什么,同样是加入到了吃喝大军当中,这可是顶级西餐厅制作出来的美食,可不能浪费了。

  毕竟,她曾经虽然是魔都刑警队的队长,但也没有办法奢侈到这里来吃一顿饭,一顿饭下来,几万块钱不见了,只有狗大户才有资格来。

  现在有陆天星这个狗大户请客,她当然要好好品尝这些美味了,而且,陆天星说的没错,这年头吃饱才是王道,优雅有个屁用。

  不过,虽然薛冰也在埋头大吃了起来,但是她终究是一个女人,而不是陆天星这样的肆无忌惮,也不能像陆天星那么厚脸皮,所以薛冰吃的还算优雅。

  轻轻的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享受着美味在味蕾上跳动,薛冰端起旁边的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看着陆天星,轻声问道:“陆天星,你最近是不是打算去京城了。”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抬起头,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是司马组长告诉我的。”薛冰看着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

  “司马凌云?”

  陆天星的眉头立刻皱在了一起,缓缓的开口说道:“司马凌云是不是想让你劝说我不要去京城,至少这段时间不能去京城,对吗?”

  “你说的没错。”

  薛冰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点了点头说道:“司马组长让我劝说你一下,最近这段时间千万不要去京城,因为京城很危险,你若是去京城的话,极有可能会死在哪里。”

  “如果我这一次非要去京城的话,你会继续劝说我吗?”陆天星看着薛冰,缓缓的开口道。

  薛冰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微微一愣,旋即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会阻止你,我也阻止不了你,而且,我相信你执意要去京城的话,肯定有自己的打算,我左右不了你的思想。”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微微一愣,从旁边拿起红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轻的抿了一口:“小冰,你说的没错,你阻止不了我,因为这一次京城之行,我无论如何都要去,谁也阻止不了我,因为我如果不想让芷晴和倩茹她们陷入到危机当中,那么京城我就必须去,也不得不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