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为杨家和唐家的事情吗?”薛冰听到陆天星的话,直接开口问道。

  “杨家和唐家不足为据,是因为其他的势力。”

  “教廷圣女和天神?”薛冰再次开口说道。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薛冰,不过却没有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薛冰身为炎黄组的成员,知道这些并不是什么难事。

  “你说的没错,的确是因为教廷圣女和天神,相信你也听说过一些,我在纽约的时候,杀了教廷圣子,教廷不可能放过我,而教廷圣女艾薇儿则是一个充满野心的女人,她这一次到华夏来,一定是冲着我来的,她不杀了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薛冰给打断了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要去京城,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现在去京城的话,那肯定是送羊入虎口,因为对方百分之百会在京城布下陷阱等我钻进去,同样的对于一个野心家来说,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一次我若是不去京城的话,那么等到下一次他们对我动手的时候,那就是必死之局,几乎没有办法破解掉。”

  “相反,我如果去京城的话,虽然依旧是危机四伏,但至少可以放手一搏,而且,京城是在天子脚下,他们如果想要对付我,也要量力而行,不敢肆无忌惮,否则,炎黄组绝对不可能放过他们,更重要的是,我必须要去找司马凌云的师傅一次,了解一下当年四大家族的的事情,才能彻底化解掉芷晴身上的危机。”

  “芷晴姐身上的危机?”

  听到陆天星的话后,薛冰将手中的餐刀放在桌子上,抬起头看着陆天星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当初悬赏芷晴姐的天神极有可能是四大家族的人?”

  “暂时我也不清楚,这件事情要询问过司马凌云的师傅之后才知道。”

  “这么说,京城你非去不可了?”

  “不是我非去不可,而是他们逼得我不得不去。”

  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对方给我布置了一个光明正大的陷阱,虽然我明明知道这就是一个陷阱,但是却不得不钻进去,因为他们不会放任我继续成长下去,如果我不去京城,或许会平安一时,但是一旦我让他们再次感受到威胁,他们就不会再有任何的犹豫,而是会想方设法的杀了我,到时候不仅是我危险了,连我身边的人都会陷入危机当中,与其如此,不如我只身向前,主动走进这个陷阱,唯有进入陷阱,才有办法破掉这个陷阱,永绝后患。”

  薛冰听着陆天星的话,一时间无言以对,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劝说陆天星不要去京城,因为这一场局就是一个阳谋,完完全全的阳谋,让你明明知道你在算计他,布置陷阱,等待着你钻进来,然后将你一网打尽,但是你却不得不往里面钻,不得不往里跳。

  “小冰,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一定要去京城了吧!我若是不主动进入这场局,他们极有可能选择对我身边的人动手,所以,不管是为了芷晴,还是为了我自己,我都必须要去京城。”

  “可……可是不是还有陆老爷子吗?让芷晴姐她们去陆家躲起来不就好了,等你实力再次变强,再去不行吗?”薛冰有些担忧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陆天星没有立即开口说话,而是拿起刀叉,切下一块牛叉放进自己的嘴巴里,轻轻的咀嚼了几下,这才开口说道:“小冰,你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现在就是这个道理,我将芷晴她们全部送到陆家去,或许是一个好办法,但是终究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毕竟,你不可能时时刻刻小心谨慎,总会有松懈的时候,一旦松懈下来,说不定就意味着你的死期到了,与其如此,不如迎难而上,彻底的斩草除根,只要你将这群人打怕了,打残了,将他们杀得干干净净,他们就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

  听着陆天星那狠辣,充满杀意和嗜血的话,薛冰沉默了,因为陆天星说的是事实,无论这个世界怎么发展,弱肉强食这是永恒不变的规则,谁的拳头硬,谁就是道理,谁是胜利者,谁就可以随意书写历史。

  陆天星要想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自己的家人,那就必须要用拳头打出一片天地,用手中的刀杀出一条血路,杀到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这样就没有人有胆子敢对你做什么了。

  薛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天星,你这么做可要想清楚了,一旦你选择进入京城,要么你死在京城,要么你成功破局,但也会因此得罪好几个大势力。”

  “男儿在世,纵然天下皆敌那又何妨,挥舞三尺青峰杀过去就行了,何况,你认为我这一次不去京城,他们就会放过我吗?既然是这样,那我还担心什么,既然已经不死不休,那又何必再跟客气呢!杀过去就可以了。”

  话音落下,陆天星拿起酒杯,轻轻的摇晃了一下,将酒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嘴角更是勾勒出一道残忍嗜血的笑容,他从不畏惧挑战,既然这一次对方想要杀他,那就别怪他不客气,杀他个天翻地覆,血流成河。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清脆的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在有些安静的西餐厅当中响起,听到这个脚步声,餐厅中所有用餐的客人下意识的放下手上的刀叉,将目光投向了大门口。

  下一刻,之间一个浑身上下散发出致命诱惑,宛如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的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在她的身后,还跟着好几名保镖。

  女人身穿着一件白色的旗袍,旗袍就仿佛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将她那完美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那恐怖的‘凶器’将旗袍撑得鼓鼓的,略微紧身的束腰将那纤细的水蛇腰也完美的展现了出来,那挺翘的tun部和腰肢之间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两条修长的美~腿在女人走动的时候,若隐若现,让人的心中忍不住的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来。

  这是一个极品的大美女,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这个女人都是佼佼者,而且她的浑身上下还散发出一股成~熟而又妩媚的韵味,让人看一眼就感觉心中冒火,恨不得立刻撕碎这个女人身上的旗袍,和她来一场激烈的友情赛。

  可以说,这个女人的出现,直接吸引住了餐厅当中所有男女的目光。

  男人是对这个女人充满了心动,甚至有些自认为是成功人士的男人,已经摩拳擦掌的准备上去搭讪一番.

  而女人则是一脸羡慕嫉妒恨的样子,毕竟,一个女人身材好也就算了,居然脸蛋也长得这么漂亮,这实在是太没有天理了。

  “狐狸精。”

  在这一刻,所有女人的脑海中都不由自主的闪过相同的一个词语。

  而薛冰坐的位置恰巧是对着西餐厅大门的位置,在这个女人走进西餐厅的时候,她就第一眼看见了,但是旋即俏脸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起来。

  陆天星正打算消灭眼前的这块牛排,眼角的余光看见薛冰那阴沉的脸色,下意识的扭过头,朝着身后看过去,顿时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了陆天星的视线当中。

  “玫瑰!”

  陆天星在看到这个俏丽的身影之后,神色微微一愣,玫瑰这段时间不是在江南吗?怎么突然又回到了魔都。

  在看到陆天星将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玫瑰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风情万种的笑容,扭着xing感的翘tun,一步步的走向陆天星,然后再薛冰那几乎喷火的目光下,一屁股坐在了陆天星的身边,整个人都靠在了陆天星的怀里:“小男人,我说你这段时间怎么不打电话给我么!,感情又在勾~搭~别的女人了,只不过,你勾~搭谁不好,非要勾~搭这个女人,你就不怕大半夜一枪把你的小兄弟给崩掉吗?”

  在说话的同时,玫瑰那双勾魂的桃花眼,仿佛在放电一样,对着陆天星眨了眨,就仿佛要让陆天星沉沦在她的那双美眸当中一样。

  玫瑰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此刻西餐厅都因为她的到来,变得安静了下来,所以当玫瑰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自然而然的在西餐厅当中回荡着。

  所有听到玫瑰这番话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无论男女,都是一个个的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他们倒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竟然舍得丢下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女,跑出来勾~搭别的女人。

  当然顺便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一个男人舍得扔下这么一个风情万种的美女不管,反而跑出来勾~搭别的女人。

  下一刻,所有男人分的心中都对陆天星升起了一股羡慕嫉妒恨,因为无论是薛冰还是玫瑰,都可以说是百里挑一的大美女,而且各有千秋,玫瑰那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妩媚气质,让人心中火焰直冒,而薛冰恰恰相反,英姿飒爽的气质,宛如现代花木兰,对于任何男人来说,都拥有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