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冰坐在对面,看着这一幕,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尤其是在听到玫瑰的话之后,脸色更加的冰冷起来:“皇甫玫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男人就喜欢我这一类的,不行吗?你管得着吗?倒是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发骚,你除了这个,你还会是什么。”

  薛冰对玫瑰的态度极为不爽,倒不是因为陆天星的原因,而是薛冰早就玫瑰结下梁子。

  当初,薛冰刚刚从警察学院毕业,自信心爆棚,立志要还魔都的天空一个朗朗乾坤,而玫瑰那时候却是玫瑰会的会长,可以说,一个是兵,一个是匪,两人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再加上好几次薛冰想要让玫瑰好看,结果却被玫瑰给翻盘,几番下来,这梁子也就慢慢的结了下来。

  虽然薛冰现在不再是警察,但是这梁子却没有化解,此刻,再次见到昔日的对手,薛冰能够有好脸色那才奇了怪了。

  “你的男人?”

  听到薛冰的话,玫瑰微微一愣,旋即咯咯的笑了起来:“薛警官,你可真不要脸啊,什么时候,我的男人成为了你的男人了,我要是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还是一个雏吧!你是在梦里抢了我的男人吗?小妹妹,你还是回家喝奶去吧!我的男人可不喜欢你这种火爆辣椒,而是喜欢我这种妩~媚动人的女人,你说是不是啊,小男人。”

  话音落下,玫瑰整个人都贴在了陆天星的身上,那傲人的圣~女~峰直接压在了陆天星的手臂上。

  听着玫瑰的话,在看着玫瑰的动作,薛冰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如水起来,手指头握的咯咯作响,恨不得一拳砸过去。

  陆天星摸了摸鼻子,看了一眼即将暴走的薛冰说道:“额,这……这个,我……我……。”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玫瑰给打断了道:“小男人,你别说话,我知道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吃点糠咽菜,换换口味也是很正常的,对吗?”

  陆天星听到玫瑰的话,顿时一脸的黑线,这哪跟哪啊,他什么时候是这个意思了。

  听着玫瑰的话,薛冰彻底不爽起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皇甫玫瑰,你说什么,谁是糠咽菜了,你有什么好瑟的,你比我强到哪里去,你也只不过是一个小三而已,什么我抢你的男人,你配吗?”

  薛冰的这番话,在西餐厅当中一下子掀起了惊涛骇浪,所有男人落在陆天星身上的目光都带着掩盖不住的羡慕嫉妒恨和恨不得取而代之的目光,这才是男人心目中的楷模了,他们之前还以为玫瑰应该是陆天星的正牌女朋友才对,没想到玫瑰居然只是一个小三,那这家伙未免也太猛了。

  “我是小三又怎么了,反正他是我男人,而且,还和我啪~啪~过,哪像你,一看就是一个雏,还想撬我的墙角,你太嫩了点。”

  玫瑰丝毫没有因为薛冰的话而动怒,反而得意洋洋的挺了挺自己的胸,一脸挑衅的扫了一眼薛冰。

  “你……。”

  “别你什么你的,难道我说错了吗?薛警官,恕我直言,你估计这辈子都只能当一个齐天大剩了,没有男人会喜欢你这种脾气火爆的女人的,说句不好听的,万一哪天在床上表现不好,被你一脚给踹下了床,或者被你一枪给崩掉什么,说不定就断子绝孙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懂这句话的意思吗?。”

  玫瑰看着薛冰,淡淡的说道:“不过,作为女人,我倒是可以免费支援你几百块钱,让你去淘宝上买几个假的用用。”

  玫瑰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可以说是字字诛心,直接戳向薛冰的软肋,因为脾气火爆的原因,薛冰的确很难找到男朋友,否则也不会连一个追求者都没有了。

  听着玫瑰的话,薛冰的脸上立刻冒出了一丝怒火,脸色也变得铁青到了极点,看着玫瑰的模样,恨不得把玫瑰给吃了。

  此时,陆天星却有些战战兢兢的坐在那里,有句话说得好,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现在一句话也不敢说,万一这两个小妞把这把火烧到他的身上来,他说不定就死定了。

  看着薛冰双眸喷火的模样,玫瑰再次微笑着说道:“所以说,薛警官,你还是学点左右互搏吧!到时候勉强可以自己解决,男人这东西,不是你可以玩得转的。”

  “你放屁。”

  薛冰再也忍不住的爆发了,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接绕到另外一个方向,伸出手抱住了陆天星另外一条胳膊,冷笑着说道:“我实话告诉你,昨天晚上我已经是陆天星的女人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愤怒啊,很不爽啊,我告诉你,我就是要气死你。”

  本来正努力的让自己当一个透明人的陆天星在听到薛冰的这番话之后,顿时愣住了,尼玛,这就是传说中躺着也中枪啊。你说你们两个斗也就算了,没事干嘛扯上我啊。

  “是吗?”

  玫瑰脸上流露出一抹哀怨的神色,趴在陆天星的耳朵边上,一脸幽怨的说道:“小男人,你告诉我,你该不会真的和这个女人滚~床~单了吧!难道她有我的~活~好吗?她有我会的~姿~势多吗?”

  “哼,皇甫玫瑰,你现在明白了,你以为哪个男人都喜欢你这种风骚的女人吗?我告诉你,他现在也是我男人,不信的话,你问问他,昨天晚上,我们可还玩了很多花样,还在客厅,在阳台上玩过,你这辈子恐怕都没见识过吧!”

  薛冰一脸挑衅的看着玫瑰,嘴里更是毫不客气,但是脸颊上却忍不住的闪过一抹红晕,说到底,她现在也只不过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哪里会说出这么多的荤段子,但是为了不在玫瑰面前丢脸,她豁出去了。

  薛冰的话音落下,陆天星下意识想要张口反驳,却立刻感受到自己的腰间传来一阵剧痛,下意识的扭过头去,就看见薛冰那漂亮的双眸就仿佛刀子一样落在他的身上,仿佛在告诉陆天星,你最好老老实实的按照我说的点头,不然,要你好看。

  读懂了薛冰那眼中的含义之后,陆天星顿时感觉到一阵蛋疼,这尼玛叫什么事啊,他明明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做,居然也要背锅。

  看着陆天星沉默,玫瑰突然微笑着说道:“小男人,你和她滚~床~单也没关系的,人家不怪你,毕竟偶尔换换口味也没啥关系,你现在就告诉她,你只是玩玩她,只是想要跟她上~床~而已。”

  “这个……。”

  陆天星一脸为难的看着玫瑰。

  “陆天星,你要是敢吃干抹净不认账,你就死定了。”

  薛冰在一旁开口提醒,一双眸子仿佛刀子一样,在陆天星的身上来回扫射,意思很明显,就是在警告陆天星,你要是敢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出来,我就让你死的很有节奏。

  这一刻,陆天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他就知道和薛冰出来吃饭肯定没啥好事。

  “小男人,你就大大方方的说出来,说你只是玩玩她而已,你放心好了,有我在,她不敢把你怎么样。”玫瑰在一旁煽风点火的说道。

  “真的要我说吗?”

  “当然了,说。”

  陆天星的话音刚刚落下,两个女人异口同声的开口。

  “那好吧!其实……咦,外面好像出车祸了,我出去看看。”

  说话间,陆天星就准备挣脱一左一右两个女人的怀抱,打算溜之大吉。

  而就在这个时候,薛冰冷冷的开口说道:“陆天星,你要是敢走一步,后果自负。”

  听着薛冰那冷若冰霜,暗藏威胁的话,陆天星身子一僵,顿时满脸无奈的重新坐下。

  看到陆天星坐下之后,薛冰那有些冰冷的眼神,立刻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其中蕴藏的冷芒不言而喻。

  玫瑰则是一脸微笑,整个人几乎都贴在了陆天星的怀里。

  陆天星脸上带着一丝苦笑说道:“我说两位美女,你们能不能先松开我,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喘不过气来了?那让我给你摸摸怎么样?”

  玫瑰一脸媚笑的看着陆天星,抬起手在陆天星的胸膛上画着圈圈。

  “皇甫玫瑰,你想要发骚给我去旁边,别打扰我和我男人吃饭。”

  薛冰满脸不爽的看了一眼玫瑰,之后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重重的说道:“陆天星,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一下,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

  “什么问题,只要我能回答上来,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陆天星打着哈哈说道,他回答的上来,当然可以回答,要是回答不上来,他有权利不回答。

  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薛冰仿佛没有察觉到陆天星话语中的陷阱一样,直接开口说道:“如果让你在我和皇甫玫瑰两人当中挑选一个做老婆的话,你选择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