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要选择吗?”

  薛冰的话音刚落,玫瑰已经在旁边抢先开口说道:“他当然是选择我了,现在的男人最喜欢我这种浑身上下充满女人味的女人了,然而,这一点跟你半毛钱都没有关系,你没有女人味。”

  “皇甫玫瑰,你……。”

  “还有啊,男人一般不喜欢脾气火爆的女人,就你这臭脾气,一言不合就拔枪,动不动就动手打人,哪个男人娶你回家,都得提前买一份意外身亡保险才行,天知道哪一天就被你给打死,就算不被你打死,万一被你给废掉了,这男人一辈子可就完了。”玫瑰冲着薛冰微笑着说道,每说一句,薛冰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陆天星看着薛冰和玫瑰两人斗起来之后,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无奈的笑容,心中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薛冰的火力终于被玫瑰给拉走了,不然死的人铁定是他。

  选谁!

  这让他怎么回答,如果是从前,他当然毫不犹豫的选择玫瑰,毕竟玫瑰是他的女人,而且,玫瑰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的韵味,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妖精一样,看一眼就让人想要犯罪,换成任何男人恐怕都会选择玫瑰。

  毕竟当一个高贵不可侵犯的仙女和一个看一眼就让人想要犯罪的魔女一同站在你面前的时候,只要是个男人恐怕都会选择这个魔女,毕竟娶老婆回家是夫妻和谐,而不是娶一尊菩萨回家供着,你高贵不可侵犯,以后跟你嘿嘿嘿。你都这是这幅表情,这还有什么乐趣啊。

  当然,这并不是说薛冰不行,虽然说薛冰无论是从容貌还是身材都丝毫不逊色玫瑰,但是她身上却缺少玫瑰那种女人味,换句话说就是出门贵妇,床~上~dang~妇的这种气质,如果加上这种气质,薛冰绝对有能力和玫瑰不相上下。

  从前他几乎不用想百分之百会选择玫瑰,因为玫瑰是他的女人,就算和薛冰翻脸也无所谓,可是现在不同,他的把柄被薛冰给拿捏在手中,他要是敢说自己选择玫瑰,天知道薛冰这小妞会不会突然暴走,直接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白芷晴,可是如果选择薛冰的话,这难免有些昧着良心,对玫瑰也有些不公平,无论如何,玫瑰都是他的女人。

  现在玫瑰又把薛冰的仇恨拉过去了,陆天星当然是乐得自在,趁着两个女人不注意,身子像一条泥鳅一样钻了出来,坐在了两女的对面,一边喝着红酒,吃着牛排,一边看着两个女人斗嘴。

  不过,一番看下来,结局似乎变得异常的明显起来,薛冰明显不是玫瑰的对手,只是短短的时间内,就被玫瑰给挤兑的说不出话来,气的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

  而玫瑰则完全没有把薛冰放在眼中一样,嘴角由始至终都带着淡淡的笑容。

  对于这个结果,陆天星丝毫没有觉得任何意外,玫瑰可是和林雅妃相提并论的两大妖精,而且还是玫瑰会的会长,甚至连最近风头正茂的阎罗殿都是玫瑰和林雅妃两人一手打造出来的,玫瑰的手段有多强可想而知,和玫瑰去斗嘴,薛冰绝对是自讨没趣。

  果然,又被玫瑰挤兑了两句的薛冰再也忍不住,砰的一声,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皇甫玫瑰,你有种在把刚才的话说一遍,你真以为我不敢把你抓起来不成。”

  “抓我?”

  玫瑰端起对面陆天星放在桌子上的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伸出香~舌~舔~了~舔自己的红唇,微笑着说道:“薛警官,话可别的太满了,会自己打自己脸的。我要是记得没错,记得你刚刚从警校毕业出来的时候,就跟我说过这番话,说一定要将我绳之于法,可是现在,我照样活得好好的,所以说,你还是省省心吧!你抓不到我的,而且,你看看你的模样,分明就是一个雏,还滚~床~单了,还在阳台试过,你这么牛,咋不上天呢。小丫头,以后学人家吹牛逼的时候,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资本,就你这飞机场一般的身材,我的男人可不会喜欢你的。”

  “你放屁,你说谁是搓衣板,你全家都是搓衣板。”

  薛冰双眸喷火的看着玫瑰,身为一个女人,一个对自己身材极为自信的女人,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污蔑它。

  “可惜,我不是,不信的话,你问问天星,看看谁的胸比较大,你说呢!小男人。”

  话音落下,玫瑰对着陆天星眨了眨,然后伸出诱人的丁~香~舌在自己的红唇边轻轻的舔了一下,十足的you惑。

  如果换做平常的时候,陆天星看见玫瑰这么诱人的样子,绝对会化身为狼,直接将这个女人给推~倒,让她知道知道挑衅一个男人的忍耐力的下场有多么的可怕,但是现在陆天星压根就不敢有任何的念想,他要是敢有任何的念想,绝对会死的非常的凄惨,要知道现在薛冰即将处于暴走状态,他要是敢做什么,他相信这小妞绝对不介意打电话给白芷晴说说这里发生的事情。

  而且,这种问题也不好回答,怎么回答都得罪谁,或者两个一起得罪。

  “小男人,你怎么不说话啊,是没有真凭实据吗?要不人家给你摸摸,是不是我的比她大?”玫瑰看着陆天星再次开口说道,声音当中带着一丝强烈的you惑。

  “额!”

  愕然的听到玫瑰的话,再看着旁边虎视眈眈的薛冰,陆天星额头上渗出一丝冷汗,猛然站起来,看着一个吃完饭,朝着外面走出去的年轻男子挥了挥手,打了一声招呼:“老杨,你怎么在这里啊,咱们几年没见了吧!来,咱们到旁边叙叙旧。”

  而后,陆天星对着薛冰和玫瑰说道:“不好意思,我刚刚看到了一个几年不见的老朋友,我找他叙叙旧,你们聊,我先过去一下。”

  话音落下,陆天星没有给薛冰和玫瑰再次开口的机会,直接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嗖的一声出现在那名还一脸懵逼的青年身边,也不管对方答应不答应,直接一脸热情的拉着对方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看到陆天星离开,玫瑰脸上浮现出一道风情万种的笑容,目光重新落在了薛冰的身上。

  “看什么看。”

  感受到玫瑰的目光,薛冰直接冷声说道:“骚狐狸。”

  “谢谢你对我的夸奖。”

  面对薛冰的话,玫瑰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眯眯的说道:“小女孩,你难道不知道男人最喜欢我这种女人吗?出门贵妇,床上~dang~妇,一个女人要想吸引男人,床~上~功~夫必不可少的,我可以跟他玩各种各样的姿~势,可以在水里,床~上,浴室,厨房,你呢!脾气又大,一言不合还喜欢动手动脚,我看你啊,注定一辈子当剩女了,齐天大剩,大龄剩女。”

  陆天星一走,两个女人立刻忍不住的相互嘲讽了起来。

  玫瑰不是傻子,虽然知道薛冰并没有和陆天星发生过什么关系,但是也清楚薛冰肯定喜欢陆天星,否则按照薛冰性格,怎么可能会和她争吵,甚至说出自己已经和陆天星滚~床~单这番话来,由此完全可以推断的出来,薛冰百分之百喜欢陆天星。

  对于玫瑰来说,她不在乎陆天星身边有多少的女人,只需要陆天星的心中有她就行了,她也不在乎薛冰是不是陆天星的女人,但是她就是想要给薛冰一个教训,让薛冰知道在陆天星的心中谁大谁小,就算你是陆天星的女人,你也只能排在我的身后,想要排在我的前面,痴心妄想。

  “皇甫玫瑰,你说谁是大龄剩女,齐天大剩。你以为陆天星她喜欢你吗?他只不过是玩玩你而已。”

  面对玫瑰的嘲讽,薛冰冷冷一笑,毫不客气的反击道:“穿的这么风骚,你想勾引哪个男人呢!你是巴不得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落在你的身上吗?”

  “薛警官,我能把你这番话当成是在嫉妒我吗?”玫瑰优雅的端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笑眯眯的看着薛冰说道。

  “我嫉妒你个大头鬼,胸~大有个屁用啊,早晚下垂,当你下垂的时候,老娘还是坚挺如山,你有什么好嚣张的。”薛冰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不管她如何看不起玫瑰,但是她却不得不承认,玫瑰的胸的确比她大,再加上穿着旗袍的原因,对于任何男人都拥有莫大的杀伤力。

  “不怕,我男人会每天替我按摩的,而你,没有男人的滋润,我估计要不了几年就会变成了一个黄脸婆了,你觉得我男人会喜欢一个黄脸婆吗?”玫瑰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

  薛冰冷哼一声说道:“你真不要脸。”

  “真不要脸?薛警官,看来你当剩女也不是没有原因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玫瑰一脸微笑的看着薛冰,脸上露出一抹妩媚之意:“薛警官,你知道男人想要什么吗?你知道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吗?”

  说着,玫瑰一脸鄙夷的看了一眼薛冰,继续说道:“我告诉你,男人最喜欢女人的风骚,那种堪比狐狸精的风骚,当然,这一种风骚只能对他一个人,你要让你的男人看你一眼,就恨不得扒~光~你的衣服,想要和你在床~上~做点什么,让这个男人在爱你的时候,还会疯狂迷恋你的~身~体,这样你才是一个成功的女人,很显然,我就是这么一个成功的女人,因为陆天星很喜欢我的身~体,每当他在我的~身~上~发起冲锋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整个人都飘在~云端,充满了满足,因为这个男人迷恋着我的~身~体,可是,你值得男人迷恋吗?”

  ps:唉,纠结,天天下雨,足足有半个多月没出去过了,蛋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