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畔听着玫瑰那么露~骨~直白的话,薛冰的俏脸一下子涨的通红,她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哪里听到过这么直白,毫不遮掩的话,这种话恐怕也只有玫瑰才说得出口。

  薛冰脸色涨得通红,眼神小心翼翼的扫过周围,发现周围似乎一下子少了很多人,似乎都被玫瑰身后跟来的保镖给劝走了,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之后,心中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看到薛冰那涨的通红的脸蛋,玫瑰的嘴角立刻弥漫出一道笑意:“薛警官,你看看你,我才说这么几句,你就跟做贼一样,生怕别人听见,你还觉得自己有能力跟我争吗?何况,依靠着薛警官你那火爆的脾气,别说是占你便宜了,我估计口头占你一两句便宜,就被你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了,更别说调~戏你了。你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做什么,最重要的是情调,你说说,你的男人连调~戏你都不敢,你还指望有男人喜欢你吗?估计你在床~上~也就那么一两个~姿势用到老,所以啊,我奉劝你,别惦记我的男人了,他不是你能够惦记的。”

  “哼,皇甫玫瑰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让我放弃,我告诉你,你痴心妄想,我薛冰这辈子从来都不知道放弃这两个字怎么写。”薛冰瞪着玫瑰,冷笑着说道,玫瑰想让她放弃,她就偏不放弃。

  “是吗?”

  玫瑰再次端起酒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伸出丁~香~舌~舔~了~舔自己的红唇:“薛警官,看来你还挺自信的,不如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打个赌?”薛冰微微一愣。

  “怎么,薛警官,你怕了吗?如果你怕了,就放弃吧!勾~搭我的男人,你不行的。”玫瑰一脸微笑的看着薛冰说道。

  看着玫瑰脸上的笑容,在看着玫瑰挑衅的话语,薛冰顿时感觉到一阵不爽,冷笑着说道:“好啊,赌就赌,谁怕谁,你想怎么赌。”

  “这个对赌很简单,等你以后成为陆天星的女人之后,找个时间,我们一起去勾~引~他,看看他最终和谁一起滚~床~单,他先挑选谁,谁就算赢怎么样,当然了,这个对赌生效的前提是你得先勾~搭上~我的男人才行,怎么样,你敢不敢赌。”

  “这……。”

  薛冰下意识的想要拒绝玫瑰的提议,她可不是玫瑰,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风骚的气息,让她主动去勾~引陆天星,或许勉勉强强可以做到,但是让她和另外一个女人一起去勾~引陆天星,然后看陆天星挑选谁,她实在是做不出来。

  “怎么,你不敢吗?”

  玫瑰挑衅的扫过薛冰一眼:“如果你不敢就算了,当我没说。”

  “不敢!”

  薛冰看着玫瑰那挑衅的目光,顿时不爽了起来,咬着牙说道:“谁怂谁孙子,我只不过在想,既然是对赌,没有彩头可不行。”

  “你想要什么彩头。”

  “谁要输了,谁就给对方洗一辈子nei衣,不准用洗衣机,必须纯手洗,你敢吗?”薛冰抬起脑袋,一脸蔑视的看着玫瑰说道。

  “好啊,我答应你,这个彩头我接了。”

  玫瑰没有任何犹豫的点了点头,看着薛冰微笑着说道:“看来我以后一天要多换几套nei衣才行了,免费的劳力,不用白不用。”

  “哼,彼此彼此。”

  听到玫瑰的低声喃喃自语,薛冰冷哼一声,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玫瑰知道她的厉害。

  与此同时,陆天星面带苦笑的站在西餐厅的外面,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递给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又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抽了一口之后才说道:“兄弟,刚才不好意思,你也知道,男人有时候身不由己,抱歉了。”

  “没事,男人嘛,我懂得,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

  这个年轻男子也没有太在意什么,接过陆天星递过来的香烟,冲着陆天星露出一个我懂得的笑容,没有说什么,转身朝着西餐厅的停车场走去。

  陆天星看着年轻男子最后的一个眼神,一脸的无奈之色,看样子是遇到了同道中人了。

  再次抽了一口烟,陆天星目光扫过西餐厅,心中暗暗思量着自己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偷偷摸摸的溜走,毕竟有句话说得好,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这两个女人撕逼,最终倒霉的绝对是这个男人。

  思索了片刻,陆天星最终摇了摇头,放弃了偷偷溜走的打算,他要是敢偷偷溜走,说不定薛冰和玫瑰两人就敢直接杀到白氏集团去。

  直到一根烟抽完,陆天星才优哉游哉的朝着餐厅内走去。

  此时,两个女人并没有在继续争吵,而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这两个小妞没有打起来,不然他帮谁都倒霉。

  加快脚步走到座位旁边,陆天星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

  看着陆天星坐下来,玫瑰媚笑着开口说道:“小男人,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背着我们偷偷摸摸的溜走呢!正打算去白氏集团转转呢!对了,待会吃完饭,你有没有时间,要不去我哪里坐坐,我最近学乐几只舞蹈,我跳给你看看怎么样,边跳边脱~衣~服的那种我也会哦。”

  听着玫瑰那充满you惑的话语,陆天星一脸无奈的耸了耸肩,却没有选择去回答玫瑰的话,很明智的选择没有开口。

  陆天星能够感觉到了,虽然薛冰和玫瑰两人已经停止的争吵,但是他感觉到在两个女人当中的火药味似乎变得越发的浓厚起来,尤其是当玫瑰邀请他的时候,陆天星几乎能够感觉得到对面的薛冰双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了,陆天星相信,只要他答应玫瑰,说不定接下来薛冰这小妞就打电话给白芷晴去告状了。

  “狐狸精。”

  薛冰心中一阵嘀咕一声,一双美眸仿佛刀子一样在陆天星的打着转,直到看到陆天星无动于衷之后,才放心下来,她还真担心自己打赌会失败,给玫瑰洗一辈子的nei衣,打死她也不愿意。

  看到陆天星无动于衷,玫瑰也没有在意,脸上带着一丝风情万种的笑容,看着陆天星,转移话题说道:“陆天星,我听说你过几天打算要去京城了?”

  陆天星直接点了点头,说道:“恩,应该在最近这两天就会前往京城了,怎么了,你也想要劝说我暂时不要去京城吗?”

  “我阻止你干什么,你是我的男人,男人想做什么事情就去做吧!我只希望你记住了,在外面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险,在家里都会有一个女人在等着你,等着你安然归来。”玫瑰缓缓的开口说道。

  听着玫瑰的话,陆天星心中涌现出一丝暖意,笑着说道:“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知道分寸的,你别太担心。”

  陆天星的话音落下,玫瑰就立刻挑衅的看了薛冰一眼,那模样仿佛在说,看见没有,你根本不是姐的对手。

  薛冰张了张嘴,并没有反驳。

  不得不承认,玫瑰的确比她更加的懂男人,比她更加的懂得陆天星的性格,一旦决定下来的事情,绝不会轻易更改,会一路走下去,所以玫瑰并没有去劝说陆天星,而是按照陆天星的话往下走,说一些温情款款的话。

  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这种女人,善解人意的女人才是最让男人呵护的存在。

  “你去京城的时候,有什么打算没有。”

  玫瑰将目光从薛冰的身上收了回来,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凝重的说道:“据我所知,教廷圣女这一次很明显就是冲着你来的,而且,教廷在西方势力很强,这一次教廷圣女到华夏来找你,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你如果去京城的话,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可是如果你杀了艾薇儿,恐怕……。”

  玫瑰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了一丝担忧之色,教廷虽然在华夏没有多少的根基,但教廷圣女这一次到华夏来,打着的幌子是以修复华夏武者和教廷之间的关系而来的,可以说,官方层面的力量根本对付不了艾薇儿,甚至连司马凌云的炎黄组也奈何不了艾薇儿,不然的话,司马凌云当初就不是警告艾薇儿一番,而是直接动手了。

  因为司马凌云心中很清楚,一旦动了艾薇儿,或者艾薇儿身死,所牵扯到的因果关系实在是太大了,极有会因为这件事情,引起东西方大战,一旦到了这个时候,如果再有什么有心人在旁边煽风点火,陆天星绝对会成为所有华夏武者的眼中钉,肉中刺,欲除置而后快。

  而面对所有华夏武者的联合逼宫,陆家也挡不住,最好的结果恐怕就是陆天星被当成一枚弃子,交给教廷,用来宣泄教廷的怒火,毕竟,没有哪个武者愿意莫名其妙的和教廷交战。

  ps:唉,继续下雨,还没停,这都快变成看海模式了,纠结,不知道啥时候才会雨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