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这个后果是什么,所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杀了艾薇儿。”

  陆天星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也是他必须要去京城的第二个原因,他杀了教廷圣子,已经和教廷撕破脸皮,如果这个时候教廷圣女再死在华夏,那相当于炸翻了天,直接会引起华夏武者和教廷的交战,没有人愿意看到这一幕,炎黄组同样也不想看到,一旦这个时候有人在其中煽风点火,将这把火烧到他身上来,他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不仅如此,连他身边的人都要跟着遭殃,最终的下场也只有死路一条。

  基于这个原因,他就必须要去京城一趟,因为陆天星非常的清楚,不管他去不去京城结果都一样,一旦艾薇儿死在华夏,这个锅必须由他来背,因为艾薇儿这一次是冲着他来的,与其这样被别人算计,他还不如自己主动去破除这场局,至少只要他出手,艾薇儿就不会死。

  “不杀她?”

  玫瑰听到陆天星的话,眉头微微皱了皱:“可是,如果你不杀她,万一她以后再来找你的麻烦怎么办?”

  “她不会再来找我的麻烦的,她也没有机会再来找我的麻烦。”陆天星沉声说道,眼中却闪过一道狠辣之色,艾薇儿绝对不能死在华夏,但是如果艾薇儿死在国外,那就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吗?

  “需要我帮你吗?”

  “我需要你调动阎罗殿的力量进入魔都,在我离开魔都的这段时间,暗中保护芷晴他们,我担心在我离开京城的时候,会有人对芷晴动手。”

  “没问题,现在江南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再加上由周家暗中掌握,基本上出不了什么大乱子,今天晚上我就调几名神话级中期强者道魔都来。”

  玫瑰想也没想的答应了下来,阎罗殿创立的初衷就是为了帮助陆天星,现在阎罗殿的势力已经不逊色任何人,再加上曼陀罗研制出来的噬魂散魄丹,控制足够多的高手,现在论底蕴比一般的一流家族也不差,自然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

  “恩,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陆天星点了点头。

  一时间,陆天星和玫瑰两人又聊起关于京城之行的事情,薛冰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一直都在保持着沉默,安安静静的听着陆天星和玫瑰说这话,只不过她那双璀璨如星的眸子却闪烁着一道道光芒,显示着她内心当中的不平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陆天星三人才慢慢的从餐厅当中走出来。

  走出餐厅之后,陆天星和薛冰,玫瑰两人打了一声招呼,谢绝了薛冰和玫瑰开车送他回去的邀请,自己拦住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凯旋门西餐厅。

  陆天星现在可不敢让玫瑰或者薛冰两人送他回去,这要是让白芷晴看见,他就算是跳进黄河,也解释不清了。

  看着陆天星乘坐着出租车离开,玫瑰和薛冰两人相视一眼,玫瑰缓缓的开口说道:“你刚才都听到了,这个男人身边遇到的危险比你想象中要多得多,稍有不慎,说不定你就会有生命危险,你现在离开的话,或许还来得及。”

  “哼,离开?我为什么要离开,既然你能留在他的身边,我为什么不可以。”

  “这样会死人的,你刚才也听到了,他得罪了很多人,说不定会连累到身边的人……。”

  没有等玫瑰把话说完,就被薛冰毫不客气的给打断了道:“皇甫玫瑰,你这么跟我说,无非是想要让我放弃吧!我告诉你,我薛冰这辈子什么都可以放弃,唯有男人不可能放弃,陆天星他是唯一一个让姑奶奶我动心的男人,我是不可能放弃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如果你如果害怕我打赌赢了的话,那就给我认输,我大发慈悲的放过你,帮我洗一个月nei衣就行。”

  话音落下,薛冰犹如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般,昂首挺胸的扫了玫瑰一眼。

  “认输,我玫瑰这辈子从来没有输过,更不可能像一个死对头认输。”

  玫瑰嘴角含笑的说道:“正好,现在时间还早得很,看你估计也没有啥男人约你,不如我带你去玩玩网球怎么样。”

  “玩网球,你想找虐吗?”

  “虐我?薛警官,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是吗?是不是自信用实力说话。”

  “好啊,那我们走,我带你去我名下的一个网球俱乐部。”

  话音落下,玫瑰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扭着xing感的翘tun朝着不远的一辆红色法拉利走了出去。

  薛冰冷哼一声,同样是走向了自己的车子,她发誓今天下午一定要在网球上好好虐一虐玫瑰,让她知道一下自己的厉害。

  对于自己离开之后,薛冰和玫瑰两人约战网球的事情,陆天星一丁点都不知晓,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从出租车走下来,刚刚走进白氏集团大厅,就被站在白氏集团大厅当中,满脸冷若冰霜的薛曼给带走了,拉到了她的办公室。

  此刻,薛曼上半身穿着一件迷彩色T恤,略微有些紧身的衬衣将薛曼的身材完全的衬托了出来,使得那原本就*****的圣~女~峰变得越发的雄伟起来,让人一阵头晕目眩,恨不得上手去感受一下,下~半~身则是穿着一条保安长裤,裹着那丰~腴的翘tun,哪怕并没有穿着高跟鞋,薛曼的两条美~腿也显得格外的修长,再加上薛曼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忍不住的让人一阵侧目。

  只不过此时薛曼的脸色却难看到了极点,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尤其是在看到陆天星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打着转的时候,原本就有些愤怒的心情,直接变得火冒三丈起来,看向陆天星的目光充满了杀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天星喃喃自语的说道:“好大,原来女人穿紧身衣服的时候,胸真的会变大啊,可是,这应该是挤出来的把!”

  “陆天星。”

  听到这番话,薛曼终于怒了,咬牙切齿的声音在陆天星的耳畔响起。

  “薛部长……。”

  陆天星听到薛曼的话,下意识的回过神来,目光看向薛曼,刚想开口说什么,就看见薛曼的右腿猛然抬起,对着他的胸膛狠狠的呼啸横扫而来。

  “薛部长,你做什么,你想谋杀吗?”

  陆天星吓了一跳,怎么没有想到薛曼会一言不合就动手,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谋杀,没错,我今天就是谋杀,陆天星,你这个人渣,今天有你没我,我跟你拼了。”

  薛曼咬牙切齿的看着陆天星,脑海中回想着到昨天下班之后看到的那一幕,心中的怒火变得越发旺盛起来,一击不中,没有做任何的停留,直接向前踏出一步,凌厉的腿风再次对着陆天星呼啸而来。

  我去,这女人疯了,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

  陆天星心中忍不住的暗骂一声,闪电般的抬起手,一把抓住薛曼呼啸而来的右腿,将薛曼的腿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中,没有等薛曼反应过来,陆天星便是向前踏出一步,便是直接将薛曼给抵靠在了墙壁上,一只脚控制住薛曼的另一条腿,不让它乱动。

  两人此刻的姿势,可以说暧~昧无比,ji~情~无限,如果不是两人身上还穿着衣服的话,这绝对是动作片里面男人最喜欢一种姿势之一。

  “我说薛部长,你能不能冷静一点,貌似我今天没有得罪你吧!你至于一上来就对我大打出手吗?就算你要对我动手,你好歹给我一个理由好不好。”将薛曼制住之后,陆天星低头凝视着薛曼充满杀气和愤怒的双眸,苦笑着说道。

  “理由,你这个人渣败类,你还好意思问我要理由,你这个王八蛋,我今天一定要废了。”

  薛曼眼中带着掩盖不会的杀意,话音未落,薛曼直接抬起手臂,就是一记凌厉的手刀,对着陆天星的脖子狠狠的斩下去。

  可是,还没有等薛曼的动作昨晚,双手立马被陆天星给抓住,按在了墙壁上。

  此刻,薛曼整个人中门大开,胸前那傲~人的圣~女~峰毫无保护的呈现zai 陆天星的眼前,再加上双手一左一右的被陆天星给按在墙壁上,薛曼胸前的那一对雄伟的山峰显得愈发的挺拔起来,充满了杀气,将身上那迷彩色的T恤绷的紧紧的,充满的震撼力,就仿佛恨不得从衣服里面蹦出来一样。

  虽然早就对薛曼的尺寸有所了解,但是此刻面对这么强烈的一幕,陆天星依旧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薛曼那对‘凶器’带给他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尤其是现在两人的距离之近,几乎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陆天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从薛曼的‘凶器’上传来一股清晰的压迫力,淡淡的幽香从薛曼的身上散发出来,让人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陆天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柳下惠,而且就算是柳下惠此刻面对这么具有冲击力的一幕,恐怕也难以忍受,所以,陆天星很快就有了男人应该有的反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