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你这个人渣败类,赶紧放开我,不然,我……。”

  薛曼此时没有注意陆天星的变化,而是双眸喷火的看着陆天星,身子也是拼命的扭动挣扎起来,可是她的身体刚刚扭动了两下,薛曼立刻感觉到一股充满异样的感觉传来,下意识的低头一看,立马让她有些脸红心跳的抬起了头,注视着陆天星,双眸几乎完全化作了火焰,如果眼神能杀人,陆天星此刻恐怕早就被薛曼双目射出的火焰给烧成灰烬了。

  感受到薛曼眼中的火焰和杀意,陆天星身子往后挪了挪,讪笑着道:“薛部长,这事你也不能怪我,这是一个正常男人在面对一个大美女的时候,最正常不过的反应了,完全是情有可原,再说了,我也不是故意的,而过不是你一开始就对我大打出手的话,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你说是不是。”

  “你……。”

  听着陆天星恬不知耻的话,薛曼顿时感觉到一阵怒火冲天,但是双手被陆天星给死死的按住,怎么也动弹不了,而且这混蛋的那龌蹉的东西一副征战沙场的模样,让她压根连动都不敢动,只能用一双美眸怒瞪着陆天星。

  “你放开我。”

  “薛部长,如果你答应我,我放开你之后,你不对我大打出手的话,我就考虑放过你,怎么样。”陆天星低头看着薛曼,微笑着说道,口中喷出的热气不停的打在薛曼的脸颊上,让她娇躯忍不住的轻轻颤抖了起来。

  “放过你,不可能,我一定要宰了一个王八蛋。”薛曼咬着牙说道,尤其是回想起昨天下班之后,自己在大门口看到的画面之后,心中的怒火就更加控制不住的爆棚起来。

  “薛部长,你不能不要一口一个人渣,一口一个王八蛋,就算是放在古时候,当官的想要杀人,也会给犯人一个合理的理由,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想要杀了我。”

  看着薛曼的模样,陆天星心中更加的无奈起来,自己最近貌似都老老实实的,压根什么都没做,这小妞绝对是吃错药了,不然怎么会一言不合就动手。

  “哼,做了什么,陆天星,你这个人渣,你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你忘了,还需要我提醒你一次吗?”

  薛冰一脸铁青的看着陆天星,怒火怎么也掩盖不住。

  昨天白氏集团下班之后,她和往常一样准备回家,结果刚刚走出白氏集团,恰好就看见陆天星上了自己妹妹薛冰的车,本来她以为薛冰只是找陆天星有事,也没有在意什么,径直回了家。

  结果,她回到家之后,足足等到了晚上十点,也没有看见薛冰回家,打薛冰的电话,也显示没有人接听,这让她的心一下子变得不平静起来,尤其是今天薛冰来找她的时候,她随口闻了一下,才知道自己妹妹竟然和陆天星喝酒去了,还喝醉了,而且,薛冰还被陆天星给送到了酒店去。

  陆天星是什么人,一个彻头彻尾的色狼,在面对一个大美女喝醉酒的时候,会没有什么想法,打死她也不相信。

  而且,陆天星明知道她猪的地方在哪,却没有选择把薛冰送回家,反而将薛冰送到了酒店,一个堪比色狼的男人,带着一个喝醉酒的大美女去酒店,打的什么注意,几乎不用猜都知道了。

  这也是薛曼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对陆天星大打出手的直接原因,在薛曼的心中已经彻底脑补了昨天所有的画面。

  昨天下班之后,陆天星很清楚薛冰酒量不行的话,而且又清楚薛冰的性格,肯定故意出言讥讽薛冰,让薛冰忍无可忍之下,两人一同前往酒吧,然后陆天星借机唆使薛冰不断的喝酒,然后等到薛冰喝醉酒之后,又将薛冰的手机给关机了,然后带着薛冰去了酒店,趁着薛冰喝醉了,强行霸占了薛冰。

  说不定之后还拍了什么照片或者视频,今天薛冰来找陆天星,其实就是想要报仇,但是却被陆天星威胁说要曝光视频和照片,所有薛冰为了自己的名声,只得忍气吞声,所以在听到她询问昨天晚上,电话为什么打不通的时候,薛冰才会有些结巴的告诉她,是手机没电了,然后说不回家的原因是不希望自己的母亲询问自己什么时候结婚这种事情。

  如果此时陆天星知道薛曼脑补的画面,心中恐怕也唯有苦笑了,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女人脑补的能力,超出想象。

  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听到薛曼的话,陆天星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流露一丝错愕的神色,苦笑着说道:“薛部长,你该不会想说昨天晚上我和薛冰一起喝酒的事情吧!”

  “难道不是吗?”

  薛曼听到陆天星的话,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陆天星,你这个人渣,你明知道小冰酒量不行,你居然还拉着小冰去喝酒,还把她灌醉了,一个大色狼在面对一个喝醉酒的美女的人时候,接下来会做什么,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你现在好意思跟我装无辜。陆天星,你这个王八蛋,我今天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给小冰报仇。”

  听到薛曼的话,陆天星脸上的苦笑之色越发的浓厚了起来,昨天晚上她对薛冰做了什么,这话说的他好像饥渴难耐一样。再说了,昨天晚上,分明是薛冰对他做了什么好不好,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差点被一个女人给逆~推~了,还被这女人不由分说将他变成了男朋友,他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薛部长,我冤枉啊,我昨天真的什么都没做,你要相信我。”

  “我冤枉了你?”

  薛曼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了起来:“陆天星,我原本以为你虽然是一个人渣,没想到你竟然连人渣都不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敢做不敢当,昨天晚上你和小冰去喝酒,结果小冰喝醉了,你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酒店啊!”

  陆天星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紧接着就看见薛曼那暴怒的神色,急忙开口解释说道:“薛部长,可这件事情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啊,是薛冰让我带她去酒店的,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而且,送她去酒店之后,我就回家……。”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人渣?”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暴怒的薛曼给打断了:“小冰是我妹妹,我实在是太清楚她的性格了,她怎么可能会主动要求你带她去酒店吗?我看分明是你居心不良,故意趁着小冰喝醉酒,迷迷糊糊的时候,带着小冰去了酒店,图谋不轨,然后还丧心病狂的拍下小冰的照片来威胁她,让她不要乱说,否则,就公布这些照片,所以小冰才会忍气吞声,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吗?陆天星,你这个人渣败类,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将绳之于法的,我要告诉芷晴和倩茹,让她们知道知道你这个人渣的真面目。”

  听着薛曼的话,陆天星顿时满脸的黑线,他啥时候拍薛冰的果照来威胁薛冰了,这脑洞要不要开的太大了。

  苦笑一声,陆天星一脸纠结的说道:“薛部长,这真的是一个误会,你要相信我,真的是薛冰自己要求去酒店的,说回家会被你妈妈安排相亲,所以才不想回家,她真的是这么说的,你要相信……。”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再次被薛曼毫不客气的给打断了,道:“陆天星,你还想狡辩吗?既然是这样,我今天问小冰的时候,她为什么什么都不肯说,既然没有什么难言之隐,有什么不能说的,我看分明就是你趁人之危。”

  “薛部长,什么叫做我趁人之危,这关我什么事情,我……。”

  “陆天星,你给我闭嘴,你休想狡辩,我……啊,陆天星,你刚干什么你这个人渣,我……。”

  薛曼再次粗暴的打断了陆天星的话,满脸的愤怒之色,可是话还没有说完,薛冰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腾空飞了起来,紧接着整个人直接都趴在了办公桌上,双手和双脚就仿佛被一双看不见的大手给禁锢住了一样,动弹不了分毫,翘tun正对着陆天星,高高的翘起。

  薛冰不由的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尖叫,扭过头看着陆天星大声警告起来,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屁股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

  “啪!”

  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抬起手直接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在薛冰那浑~圆的翘tun上,清脆的巴掌声顿时在整个房间内响起。

  “陆天星,你这个混蛋,你居然敢打我。”

  感受到翘臀上传来的疼痛,薛冰满脸的羞怒之色,第二次了,这已经是第二次陆天星打她的屁股了,身体下意识的挣扎,但是却怎么没有办法。

  “我混蛋?薛部长,这是你自找的,谁让你三番两次打断我的话的,就不能好好听我说话吗?这是给你的一个教训,告诉你,不要随随便便打断别人的话,更加不要不由分说的就随便污蔑一个好人,懂吗?”

  说话间,陆天星再次抬起手打了一巴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