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知道天神离开了岛国,那你应该知道天神去了哪里吧!”陆天星看着山口一泓,再次开口问道。

  “我不知道。”

  山口一泓使劲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和天神向来都是单方面联系,从来没有接触过他,甚至说我连天神的面都没有见过,每一次都是通过电话联系,不过,在麻生一刀在琴岛重伤之后天神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

  听到山口一泓的话,陆天星的眉头微微一皱,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他来覆灭山口家族的时候,山口一泓不向天神求援,反而是找到川上仁一了。

  “你和天神除了电话联系之外,你知道天神在岛国还有其他的势力吗?”

  “我不知道,天神从来不会告诉我他的势力有多少,如果山口家族在后面遇到麻烦的话,需要寻求帮助的话,每一次天神派来的人都是带着一个笑脸和哭面面具的人,除此之外,我不认识任何和天神有关系的人。”

  耳畔响起山口一泓的话后,陆天星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他这一次到岛国来,不仅仅是为了解决掉山口家族,更是希望可以借此逼出天神,可是现在天神不在岛国,这让陆天星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天神不在岛国,那在哪里?

  在陆天星心中,天神的威胁,绝对比唐家的威胁还要大,当年的四大家族,哪怕覆灭了,也绝不是普通人可以挡得住,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天神可能和唐家联手,一旦双方联手,这无论是对于陆家还是对于江流风来说,都是毁灭性的灾难。

  压力,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笼罩陆天星的心头。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陆天星压下心头的悸动,看着山口一泓再次开口说道:“麻生一刀既然已经回到岛国,那他现在藏在什么地方。”

  山口一泓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心头狠狠的抽搐了两下,满脸恐惧的看着陆天星说道;“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既然来了,当然是要斩草除根了。”

  陆天星语气淡淡的说道:“告诉我,麻生一刀藏在哪里,告诉我,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我不知道……。”

  听到陆天星的话,山口一泓下意识的想要张口拒绝,麻生一刀是他最后复仇的希望,若是告诉了陆天星,那就再也没有复仇的希望了。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话音落下,陆天星猛地向前踏出一步,右脚高高的抬起,重重的落下,踩在了山口一泓右腿的膝盖上。

  “咔嚓!”

  一声清脆无比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山口一泓的右腿直接被猜的粉碎,鲜血一瞬间喷涌了出来。

  “啊!”

  山口一泓立刻哀嚎了起来。

  “砰!”

  陆天星并没有停手,而是抬起脚,又是一脚重重的踢在了山口一泓的身上,直接将山口一泓给踢出去数米远。

  “你现在愿意告诉麻生一刀到底藏在哪里了吗?”

  陆天星面色波澜不惊的看着山口一泓,说道:“如果你还继续嘴硬的话,我不介意继续动手,将你的骨头一根根的拆掉,你应该知道我肯定会说到做到的。”

  看着陆天星那犹如黑洞一般冰冷的眼神,山口一泓只感觉一股掩盖不住的寒意从心头冒出来,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可怕的人,说出手就出手,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而且,他相信陆天星绝不会说谎,既然说将他身上的骨头拆掉,那就一定不会食言。

  “不……不要打了。”

  山口一泓的声音之中充满了颤抖之色,内心充满了无法言喻的恐惧:“我说,我什么都告诉你。”

  “麻生一刀现在藏在哪里?”

  陆天星的双眸如同利刃一般,直刺山口一泓的心脏:“记住,山口一泓,我只想听见答案,不想听见废话,如果你再给我多说一句废话的话,我就拆掉你身上的一根骨头。”

  感受到陆天星身上那股让人窒息的杀意,山口一泓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麻生一刀他收了重伤之后,就回到了岛国,并且藏在了富士山当中。”

  “藏在富士山哪里?”

  “我不知道。”

  “不知道?”

  陆天星眉头一皱,显然对于这个答案十分的不满意。

  “我……我真的不知道。”

  看着陆天星那陡然闪过的杀意,山口一泓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麻生一刀虽然是我们山口家族的供奉,但是他却不受我们的控制,只会在我们山口家族遭遇到危险的时候才出手,我们对于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唯一只能知道就是他在富士山养伤,至于在富士山什么地方,我根本就不知道了。”

  “你确定,你真的不知道?”

  陆天星面无表情的看着山口一泓。

  山口一泓使劲的点了点头:“我真的不知道,我不敢骗你,麻生一刀根本不会对我们推心置腹……。”

  说着,山口一泓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补充道:“对了,我想起来了,麻生一刀回来的时候,他说自己身上中了一种极为独特的劲气,好像火焰灼烧一般,他必须要找一个充满寒气的地方疗伤才行,麻生一刀如果藏在富士山的话,那么一定会藏在富士山的山顶,哪里是整个富士山山顶最冷的地方。”

  人就是这样,只要一旦开口,那么接下来就会什么都说出来了,不会再有任何的隐瞒。

  听着山口一泓的话,陆天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眯着眼睛看着山口一泓。

  山口一泓在感受到陆天星眼神之后,急忙开口说道:“不……不要杀我,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感受到陆天星那波澜不惊的眸子,山口一泓的内心已经完全的崩溃了,他真的不想死。

  “在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放过你。”

  陆天星缓缓的从口袋中掏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好。”

  山口一泓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急忙点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