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办公室当中响起。

  薛曼的脸蛋顿时变得绯红起来,整个人如同喝醉酒了一样,红的几乎能滴出水来。

  “你……!”

  “我什么我,这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不要随随便便的就动手,要不是我身手了得,肯定就被你打进医院了,我的名声也被你给毁掉了,给你一个教训,让你记住记住。”

  陆天星满脸不爽的说着,再次抬起手,对着薛曼的翘tun上面再次使劲的拍了一下。

  薛曼感觉自己的翘臀上顿时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全身上下一丝悸动控制不住的涌现出来,一股异样的感觉瞬间蔓延全身,让她下意识的想要夹紧双腿。

  “陆天星,你这个人渣败类,我跟你没完,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薛曼不断的发出怒吼的声音,声音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羞怒之色。

  “人渣败类?”

  陆天星听到薛曼的话,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邪恶的笑容,伸出手将薛曼从办公桌上扶起来,让她站在自己的面前,真气化作一道道绳索,直接将薛曼困住,不让她动弹。

  看着正对着自己,俏脸涨的通红的薛曼,陆天星脸上邪恶的笑容越发的浓厚起来,缓缓的伸出手,宛如一个花花大少调戏良家妇女异样,伸出手指挑起薛曼的下巴,凑到她的脖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脸猥琐的说道:“好香啊,薛部长你的身体真香,这是你身体自带的香味吗?”

  “你……。”

  薛曼的脸色涨得通红,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陆天星的声音再次响起:“人渣败类,薛部长,你说的没错,这个名字的确有点适合我。薛部长,你说我趁人之危,和薛冰发生了什么,还拍了照片威胁她,现在你知道了这件事情,万一你报警抓我怎么办,你说我要不要把你也扒光了,然后跟你做一些喜闻乐见的事情,在拍下一些照片和视频来威胁你,说起来,我最近刚好买了一部据说是高清摄像头的手机,现在还来不及验证一下,薛部长,你说今天要不要好好验证一下,别担心,我可是老摄影师,师承陈大师,肯定会拍出你最美丽的瞬间的,相信我,没错。”

  话音落下,陆天星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的猥琐了起来,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朝着薛曼那傲人的圣~女~峰抓去。

  “陆天星,你敢,你要是再敢懂我一下,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看到陆天星的动作,薛曼下意识的尖叫了起来,身子拼命的挣扎了起来,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力量,薛曼突然感觉身体一松,那种束缚感陡然消失,整个人变得灵活了起来,那一股压抑在心中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的爆发出来,想也没想到的就是一拳砸出去。

  可是此刻眼前那有陆天星的踪影,这扭头一看,只见陆天星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后,正一脸悠闲的坐在她的位置上,端着她之前泡的一杯咖啡慢条斯理的喝着:“薛部长,你这也太暴力了,只不过是逗你玩玩而已,你居然想要杀了我,太暴力了,这样的女人以后可嫁不出去。”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曼握紧了拳头,一双美丽的秋眸几乎是喷火的看着陆天星,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将陆天星活生生打死的想法。

  “薛部长,你可不要在跟我动手,不然,我不介意在你的屁股上再来几下,不信你试试看。”陆天星看着薛曼的模样,慢条斯理的说道。

  “你……。”

  薛曼被陆天星的这番话气的火冒三丈,却不敢在轻举妄动,她相信陆天星这个王八蛋绝对会说到做到。

  看到薛曼的动作,陆天星嘴角闪过一抹微笑:“薛部长,这样才对嘛,好好的听我说话不好吗?非要动手动脚的,你对我动手无非是认为我对薛冰做过什么,对吧!”

  “难道你没有做什么吗?”

  薛曼一点好脸色也不打算给陆天星。

  再次听到这番话,陆天星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薛部长,咱们先不说做没做这件事情,我先问你几个问题,问完了,你在决定认为我到底有没有对薛冰说什么,好不好。”

  “你想问什么。”

  “第一个问题,薛冰是处~女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想要再侮辱小冰一次吗?”

  薛冰听到陆天星的话,心中刚刚压下的怒火再次有爆发的趋势,两个拳头也握紧了。

  陆天星看到薛曼又要发火,连忙开口说道:“薛部长,你先别冲动,先回答我这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非常的关键。”

  薛冰听到陆天星的话,在看着陆天星的脸色,咬着牙说道:“是。”

  “好。”

  陆天星拍了一下手掌:“第二个问题,你觉得我在床~上的战斗力强吗?”

  听到这番话,薛曼额头上不由的冒起了一丝青筋,她怎么知道这个,她又不是白芷晴和林倩茹,连体验都没有体验过,怎么知道这些。

  “我不知道。”

  这四个字几乎是从薛曼的牙齿缝当中挤出来的,要不是考虑到陆天星那严肃的脸色,她都有可能当场翻脸。

  “额!”

  听到薛冰的回答,陆天星微微一愣,旋即摸了摸鼻子,讪笑着道:“不好意思,薛部长,差点忘了,你没有体验过我的战斗力,你没有发言权,不过没关系,以后你可以问问倩茹和芷晴,看看我的战斗力怎么样,不是我吹牛,一夜七~次~郎,我都毫无压力,有机会,我们可以去试……。”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立刻就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杀意扑面而来,身子一震,立刻转移话题说道:“既然这个问题你没有发言权,那咱们换一个话题,你今天发现薛冰走路别扭吗?”

  薛曼扫了一眼陆天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她今天并没有发现薛冰走路有什么异常。

  “薛部长,我的问题我问完了,我来给你解释一下。”

  陆天星看到薛曼的神色,继续开口说道:“你说薛冰是处~女,那你应该听说过,一个女人如果是第一次的话,第二天走路肯定会别扭,可是今天薛冰走路却一点儿也不别扭,那这就完全说明,我昨天晚上并没有对薛冰做什么,你认为呢!”

  听着陆天星的话,薛曼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晴不定了起来,之前因为自己脑补的画面,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这些事情,因为她在心情已经被怒火吞噬,再加上她在询问薛冰的时候,薛冰吞吞吐吐的模样,彻底让她确定自己脑补画面的真实性,薛冰害怕自己的不~雅~照曝光,所以才不敢对她说什么,因为这些,怒火蒙蔽理智和双眼,让她认定陆天星对薛冰做过什么,也没有想那么多。

  此刻听到陆天星的解释,薛曼渐渐回过神来,也明白陆天星没有说谎。

  看着薛曼的脸色,陆天星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薛部长,你现在明白了,我压根什么都没做,你之前纯属是污蔑我的,不过,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追求这件事情了。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话音落下,陆天星没有等薛曼开口说什么,立刻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刚刚打了薛曼的屁股,万一等薛曼回过神来,找他的麻烦怎么办,溜之大吉才是王道。

  再次看了薛曼一眼,陆天星小心翼翼的朝着门口挪去,等到挪到门口的时候,发现薛曼依旧没有注意到自己,陆天星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快速的打开了大门,刚想抬起脚,一只脚还没有踏出大门,就听见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陆天星。”

  听到这个声音,陆天星脸色陡然一变,心中猛地咯噔一声,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

  “薛部长,你叫住我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我出来这么久了,芷晴该着急了。”

  陆天星小心翼翼的看着薛曼,嘴角一扯,对着薛曼露出一个笑容。

  薛曼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陆天星,对……对不起,刚才是我鲁莽了,我向你道歉。”

  “道歉?”

  有些愕然的听着薛曼的话,陆天星神色微微一愣,连忙摆摆手说道:“没事,换做是我,我也会着急的。我不怪你,我先走了。”

  话音落下,陆天星就准备朝着外面走去,薛曼竟然给他道歉了,这绝对有猫腻,要知道薛曼可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母暴龙,现在居然主动道歉了,要说没有猫腻,打死他也不相信,说不定就以后一个大坑在等着他,昨天被薛冰给威胁了一次,这一次他打死也不给薛曼威胁他的机会。

  “你等一下。”

  薛曼再次开口叫住陆天星。

  “薛部长,你叫我还有什么事情吗?”

  陆天星听到这话,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薛部长,我知道我刚才的做法不对,我向你郑重的道歉,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饶过我这一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