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曼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在陆天星胆颤心惊的目光之下,缓缓的开口说道:“陆天星今天这件事情我就先放过你一会,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问你。”

  虽然不知道薛曼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是在听到薛曼的话之后,陆天星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薛部长,你还有什么事情要问我的,我一定知无不言。”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曼没有犹豫,直接开口说道:“陆天星,你知道红月今天去哪了吗?”

  “红月去哪了?”

  陆天星显然没有想到薛曼会问自己这个,迟疑了一下说道:“薛部长,你这件事情问我做什么,我怎么知道红月去哪了,再说了,她不是已经辞职了吗?你找她做什么,打电话给她啊。”

  薛曼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陆天星,开口说道:“就是因为她的电话打不通,我才问你的,本来,我和红月商量好了,等下班之后,给她举办一个欢送宴会,可是,我今天准备打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的时候,却发现她的电话打不通了,我担心她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红月的电话打不通了?”

  陆天星听到薛曼的话,眉头微微一皱,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道:“薛部长,你别太担心,没事的,待会我和芷晴打声招呼,我让人找找红月。”

  “好,麻烦你了。”

  “没事,小事一桩,薛部长你太客气了。”

  陆天星和薛曼两人又说了几句,没有多做什么停留,直接走出了薛曼的办公室。

  看着陆天星走出自己的办公室,薛曼的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脑海中不由自主的闪过刚才陆天星打她屁股的画面,脸上控制不住的闪过一抹绯红之色,一丝前所未有的悸动在心中蔓延出来,让她有些失神起来,连陆天星关上门,走了出去都不知道。

  离开薛曼的办公室之后,陆天星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站在走廊的落地窗前,望着楼下,眉头微微皱起,栾红月的电话打不通,这让他嗅到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按照道理说,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应该是离开了魔都才对,而且,按照栾红月的性格应该不至于把电话关机才对,现在电话却打不通,这几乎不可能,毕竟栾红月才刚刚成为希望慈善基金会的会长,在当时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没有拒绝,这就代表着栾红月是真的想要开始新的生活,不可能不告而别。

  难不成真的出事了?

  陆天星眉头微微一皱,随后将手中刚刚点燃的香烟熄灭,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当中,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走进了电梯,朝着顶楼而去,打算和白芷晴打声招呼,然后去玫瑰哪里走走,顺道让玫瑰查查栾红月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当电梯停在停留顶楼之后,陆天星直接走出了电梯,朝着白芷晴办公室走去。

  刚刚走进办公室,白芷晴的声音就传到了陆天星的耳朵中。

  “从外面风流潇洒回来了?”

  “额。”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脸上浮现出一抹错愕之色,苦笑着说道:“老婆,你从哪里听到我在外面风流潇洒了,我去哪里,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我吃完饭就老老实实的回来了,压根什么都没做?”

  “是吗?”

  白芷晴抬起头看着陆天星,冷笑着说道:“为什么在半个小时前,小冰打电话告诉我,说你已经坐车回来了,白氏集团距离凯旋门餐厅也不过十几二十分钟的路程,你竟然花了半个多小时,你说说这多出来的十几分钟你去了哪里,在做了什么。”

  陆天星听着白芷晴的话,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无奈之色,网上前辈说的话果然没有错,女人啊,结婚之前是傻子,结婚之后是福尔摩斯,怎么联想力这么丰富。

  “老婆,你在逗我开心吗?十几分钟,你觉得对于我来说,十几分钟能做什么事情。”

  “是吗?十几分钟你的确做不了什么,但十几分钟足够让你勾搭一下某个女人了。”

  白芷晴手中握着一支笔不停的转动,俏脸上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目光死死的锁定着陆天星。

  感受着白芷晴那带着一丝杀意的眼神之后,陆天星急忙开口说道:“老婆,你这是在冤枉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只是薛部长找我有事,我去了她哪里一趟而已,你要相信我,其实,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你又去了小曼哪里。”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原本冰冷的脸色彻底变得冷若冰霜了起来,浑身上下开始散发出一丝丝冰冷到极点的气息,使得整个办公室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很清楚白芷晴绝对是即将暴走了,连忙开口说道:“老婆,我去薛部长哪里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薛部长想要问我一下有关于红月的事情。”

  “红月?”

  “恩!”

  陆天星点了点头:“薛部长跟我说,你们不是准备给红月举办一个欢送晚会吗?可是今天红月的电话打不通了,所以薛部长让我帮帮忙,看看红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陆天星可不敢把在薛曼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全部给说出来,不然白芷晴还不把他给咔嚓了。

  白芷晴听到陆天星的话,脸上的寒霜渐渐消散了不少,她昨天下班之后,的确听到薛曼和自己说,打算给栾红月举办一个欢送会,当时陆天星已经离开了,如果不是薛曼跟他说这个,他压根就不知道。

  “除了这些之外,你确定没有其他的东西瞒着我了。”

  “当然没有了,老婆你要相信我,我对谁撒谎,也不会对你撒谎是不是。”

  陆天星一脸真诚的看着白芷晴说道。

  “那你现在有红月的消息了吗?”

  “我这不是回来跟你打声招呼,然后去找人帮忙吗?”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耸了耸肩,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手机传来了一阵悠扬的铃声。

  陆天星看着这个来电显示,眉头顿时微微一皱,这个电话号码他根本没有任何的记忆,是一个陌生电话。

  白芷晴一直在看着陆天星,当看到陆天星脸色的时候,开口问道:“陆天星,怎么了,谁的电话。”

  “不知道,没有来电显示。”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轻轻的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下,接通了电话。

  “陆天星吗?”

  听筒当中立刻传来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

  “是我,你是谁?”

  陆天星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在脑海中使劲了搜索了一遍,对于这个声音却没有任何的记忆,显然这是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想告诉你,栾红月现在在我的手里,如果你想让她活着的话,就乖乖的按照我说的做,马上来南郊的废弃码头,东数第一间废弃仓库,我在哪里等你,记住,千万不要偷偷摸摸的闯进来,不然,后果自负。”

  电话中的声音沙哑到了极点,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话音落下之后,电话直接就挂断了。

  “咔嚓!”

  听着电话中的忙音,陆天星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可以说阴沉到了极点,一丝丝冰冷的杀意从他的身上蔓延出来,手指微微一用力,手中的手机直接被捏爆,化作一团火光从他的手中爆发出来,但是在一瞬间就被真气给摧毁的干干净净。

  只剩下一股浓烈的焦臭味在空气中蔓延出来。

  白芷晴看着陆天星的脸色,急忙开口问道:“陆天星,发生了什么事情。”

  “红月被人绑架了。”

  陆天星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杀意,沉声说道:“老婆,我出去一趟,你在白氏集团小心一点。”

  “恩,你自己小心一点。”白芷晴看着陆天星,语气带着一丝担忧的说道。

  “放心好了,没事的,相信我。”

  陆天星冲着白芷晴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此时正是中午一点多钟,艳阳高照,路上虽然有着不少的行人,陆天星从白氏集团出来之后,直接选择了一个角落,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之后,身影一闪,整个人宛如一只苍鹰一般冲天而起,直接踩着白氏集团旁边一栋大厦的窗户,朝着远处飞掠过去。

  而此时在这栋大厦的一个办公室当中,两具白花花的肉正相互纠缠在一起,一个秘书装扮的女人正在坐在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的身上,不断的上下起伏,嘴里发出宛如猫叫般的声音。

  突然,这个女人动作一顿,整个人都僵住了,瞪大了眼睛,满脸错愕的看着窗外一道在空中宛如一道苍鹰掠过的身影,嘴巴张的老大,她这里可是二十三层,一个人在二十三层上面飞过去,是人是鬼?

  “干什么呢!快点动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感受到女人没有了动静,躺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不满的在女人的屁股上使劲了拍了两下,却发现女人没有任何的动静,反而直勾勾的盯着窗外,下意识的顺着女人的目光朝着外面看过去,刚好看见陆天星那一闪而逝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一栋大厦的天台之上。

  “啊……。”

  几秒钟之后,两声声嘶力竭如同见鬼了的惨叫在这个办公室当中传了出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