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自己引起的动静,陆天星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在意,在身影掠上一栋大厦的天台之后,直接催动全身真气,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流光,朝着南郊废弃码头而去。

  陆天星并没有选择开车去,对于他来说,开车的速度太慢了,他怕栾红月出现在什么意外,所以他直接不顾惊世骇俗,动用真气前往南郊废弃的码头赶去。

  南郊码头曾经是魔都很火爆的一个码头,但是伴随着时间推移和城市重新规划,南郊码头也渐渐废弃了,只留下一片杂草和荒芜的景色,一座座破败不堪的废弃仓库迎着海风坐落在哪里。

  在南郊码头东数第一个废弃仓库当中,栾红月被人双手双脚的绑在哪里,嘴里也被塞着一块毛巾,双眸紧闭的躺在一个角落里。

  “刀哥,那小子来了没有,要不要再打电话催催那小子。”

  说话的男人大约二十六七岁,双眸细长,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被这个男人叫做刀哥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瞎掉了一只眼睛的男子,他正坐在一块废弃的管子上,在他的手臂放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刀,反射着一丝丝太阳光,竟然给人一种锐利的感觉。

  “孙少说了,栾红月就是陆天星的女人,只要抓了栾红月,陆天星就一定回来的。”刀哥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轻声说道。

  “不过,刀哥,我们真的要和陆天星为敌吗?据我所知,他可是神话级中期的高手,而且还是陆家的人,我们现在绑了他的女人,如果在和他作对的话,我担心陆家不会放过我们的。”率先开口的这个男子迟疑了一下说道。

  没有等刀哥开口,另外一个男子开口说道:“张虎,你怕什么,我们刀哥可是神话级中期巅峰的高手,一手刀法更是出神入化,区区一个陆天星怎么能够奈何得了刀哥,再说了,孙少可是足足给了我们五亿,五亿啊,只要拿着它,我们就可以出国潇洒去了,到时候陆家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钱豹说的没错,五个亿啊,有了这么多钱,我们根本就不需要像现在一样,像条狗一样东躲西藏,还要担心被炎黄组找到,有了这些钱,出了国,包养几个洋妞,凭借我们的实力,还不混的风生水起。”坐在角落当中,把玩着手中一把狙击步枪的男人微笑着说道。

  “可是……。”

  叫做张虎的那个男子还想再说什么,就被刀哥给打断了道:“张虎,这件事情已经做了,那就没有什么好后悔的,神枪,待会你隐藏在暗处,一旦陆天星出现,随时对他发动攻击,钱豹你和张虎两人看住栾红月,我隐藏在暗处,随时给陆天星致命一击。”

  神枪就是刚才一名拿着一把狙击步枪的男子。

  “交给我们了。”

  听到刀哥的话,三人都是点了点头,拿着狙击步枪的神枪没有在开口说话,直接站起身来,朝着废弃仓库二层一个隐蔽角落走了过去。

  “嘿嘿,刀哥,反正陆天星这个家伙还没来,不如我们玩玩他的女人怎么样,不过说的真的,这个女人长得真不错,前凸后翘的,看得我有点忍不住想要来一发了。”

  钱豹目光转动,目光落在了角落当中的栾红月身上,双眸之中充满了yu~wang的光芒。

  “钱豹,如果你想死的话,你尽管可以去试试,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个女人不能碰,谁要是碰她,死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刀哥冷冷的扫了钱豹一样,语气淡漠的说道。

  “嘿嘿,刀哥,这哪能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就随便说说而已,哪里有这么胆子啊。”

  “祸从口出这句话你不知道吗?给我打气精神来,这一次要是我们赢了,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用待在华夏这个鬼地方,从今往后就是吃香的喝辣的,要什么女人有什么女人,但是如果输了,下场你们比我更清楚。”陈刀重重的开口说道。

  “刀哥,还是你聪明。”

  而就在这个时候,栾红月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这里是哪里,我的头好疼。”

  栾红月只感觉到一阵头疼欲裂,下意识的想要抬起手去揉一揉太阳穴,可是突然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栾红月的脸色陡然一变,她明明记得今天早上起床之后,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说自己的父母在回江南的路上出车祸了,现在生死不明,让她以最快时间的赶到魔都人民医院去见自己父母的最后一面。

  本来,她对这个电话充满了怀疑,毕竟,按照栾傲雄的性格,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更别说装死了这种事情了,可是对方在电话中却说得头头是道,这让她有些半信半疑了起来,最终选择开车前往医院,毕竟,无论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对她怎么样,始终都是她的亲生父母,她不能不管。

  可是,等到她去了医院之后,刚刚将车开到地下停车场停好,准备乘坐着电梯上楼,紧接着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紧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等到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这里了。

  “不好,被绑架了。”

  想到这里,栾红月的脑海中陡然升起一个不好的想法。

  “刀哥,这女人醒了。”

  “钱豹,你不要乱来。”刀哥在看到钱豹在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向了栾红月,立刻开口说道。

  钱豹,张虎,神枪当中,他最不放心的就是钱豹。

  当初钱豹被炎黄组通缉,就是起了色心,将一个富家公子的女朋友给~奸~杀了,可以说是有前科的,要是钱豹敢对栾红月做什么,就算陆天星来了,他们想要杀了陆天星,恐怕都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说不定会同归于尽,毕竟,一个陷入暴怒的神话级中期强者,那产生的破坏力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

  就算是他想要斩杀一个陷入暴怒的神话级中期的人,恐怕也要费一番手脚,说不定是两败俱伤,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钱豹回过头看着刀哥,嘿嘿笑道:“刀哥,你还不清楚我的为人吗?你说话我肯定放在心上,我说不动她就不动她,我就过去看看。”

  说话间,没有给刀哥再次开口说什么,钱豹大步流星的走向栾红月,看着栾红月那惊慌的脸色,眼中绽放出一丝绿光:“好漂亮的女人啊,啧啧,比我当初玩的那个富家公子的女朋友还要有味道,我说张虎,你说有钱人找女人的眼光可真不错,前凸后翘,肤白貌美的,搞得我心中都痒痒了起来,要不是刀哥不准我碰她,我真想和这个女人大战三百回合,让她看看到底是我比较厉害,还是陆天星这个陆家三少爷比较厉害。”

  “钱豹,陆天星厉不厉害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不行,你当初奸~杀~那富二代女朋友的时候,听说不到一分钟就完事了,你可真够丢脸的。”张虎看着钱豹,大笑着说道。

  “你放屁,老子当时只是着急而已,不相信的话,等到了美国,老子找几个洋妞当着你的面表演给你看看,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金枪不倒。”

  “哈哈哈,那我等着,你可别到时候连堵住那群洋妞水管的资格都没有,给我们表演一下什么叫做铅笔放进了铅笔筒当中。”

  听着耳畔传来的污言秽语,短暂的惊慌之色,栾红月毕竟曾经是红人会所的老板,经历过大风大浪,心智也不是一般女人比得上的,很快就变得冷静了下来,她知道自己在医院地下停车场嗅到的香味应该是一种迷香,而且,现在自己被人给绑架,对方好像不是图色,而是另有企图。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要做什么。”栾红月缓缓的睁开双眸,沉声问道。

  “哈哈哈,我们是什么人,你就不需要知道了,你只需要知道我们请你帮个忙就行。”钱豹微笑着看着栾红月说道。

  “帮什么?”

  “帮我们杀个人,只要你帮我们杀个人,我们就不会伤害你。”

  刀哥那低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剩下的一只独眼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寒芒:“不过,若是你不配合我们的话,我不介意让我的兄弟尝尝你的味道。”

  栾红月在听到这番话之后,心中猛地一沉,脸上闪过一抹苍白之色:“你们……。”

  “栾小姐,我们的目标只是陆天星,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希望你最好想清楚了。”

  刀哥的声音再次响起。

  “冲着天星去的……。”

  听到陈刀的话,栾红月的脸色陡然变了变,她原以为对方抓住她,或许是自己那一对禽兽父母指使的,也或者是为了她手中的一百亿慈善基金,但是她怎么没有想到对方抓住她,竟然是为了要挟陆天星,好杀了陆天星。

  ps:有童鞋说剧情进展缓慢,这一段剧情就剩下几张了,接下来就要去京城了,希望兄弟们多多支持一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