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惊讶之后,栾红月目光一闪,神色平静的说道:“我想你们抓错人了,我栾红月跟陆天星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关系,说句不好听的,我就是一朵交际花,你们觉得陆天星会喜欢一朵交际花吗?”

  栾红月心中很清楚,对方既然抓住她,那肯定是想要利用她来威胁陆天星,以她的实力不可能逃得掉,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群人相信她和陆天星真的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样陆天星才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没有任何的关系,呵呵,栾小姐,你的演技很不错,如果不知道还真信了,可惜,这一切对我没什么用处,你还是乖乖的待在这里吧!等陆天星来了,我们自然会验证他是不是真的不乎你。”

  刀哥扫了一眼栾红月,唯一的一只独眼当中闪烁着寒芒,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等待着陆天星的到来。

  “嘿嘿,小美人,你放心,我们不会辣手摧花的,等我宰了陆天星,我会让你知道做女人的快乐,到时候你给我评价评价,是我比较厉害,还是陆天星比较厉害。”

  说着,钱豹直接伸出手朝着栾红月的下巴摸去,虽然刀哥不准他对栾红月做什么,但过过手瘾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三少爷一定会杀了你的。”

  栾红月咬牙切齿的面前的钱豹,身子下意识的想要往后挪去,但是却感觉全身上下提不起任何的力量,移动不了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钱豹的手摸向自己的脸。

  “啊,不……,我的手,我的手,是谁,给我滚出来,滚出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光芒从虚空一闪而逝,紧接着钱豹那凄厉的惨叫声在整个废弃仓库响起。

  栾红月听到这个惨叫声,下意识的抬起头看过去,紧接着就看见原本伸手摸向自己脸蛋的钱豹正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一个手掌掉落在地上,被人从手腕处直接斩断了,鲜血从钱豹捂住手腕的手指缝当中飚射出来,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了出来。

  “不好,陆天星来了。”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脸色一变,大哥猛然站了起来,没有任何的犹豫,身影一闪,直接快若闪电的冲向栾红月,想要将栾红月给擒住,只要擒住栾红月,陆天星就不敢轻举妄动。

  “抓了我的人,是谁给你这个勇气的,你们想死吗?”

  伴随着一声充满杀机的声音,一杆长戟凭空出现在虚空当中,带着浓郁的铁血气息呼啸而出,直接轰向刀哥。

  “不好。”

  面对这陡然出现的长戟,刀哥的脸色陡然狂变,在这一刻他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笼罩而来,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中的长刀绽放出一道璀璨的光芒,狠狠的斩向虚空。

  “轰!”

  两股力量相互撞击在一起,掀起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朝着四周席卷过去,所过之处,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直接将所有的东西都撕裂的粉碎。

  栾红月看着朝着自己席卷而来的劲气,脸上浮现出一丝苍白之色,身子下意识的想要躲避,却发现双手双脚被捆着,压根就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劲气朝着席卷而来。

  “红月,你怎么样,没事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栾红月突然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紧接着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直接被人抱在了怀里,而那呼啸而来的劲气还没有靠近她,就仿佛被一层看不见的力量给挡住了,再也前进不了分毫。

  “三少爷,你怎么来了。”

  嗅着那熟悉的味道,感受着那温暖的怀抱,栾红月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悸动,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陆天星的胳膊,脸上写满了激动之色,她真的没有想到陆天星会来救她。

  毕竟说到底,她和陆天星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而陆天星承认自己是她的女人,只不过是权宜之计,但是现在陆天星明知道对方故意抓住她,就是希望他过来,但是陆天星却毅然决然的前来救她,这一幕彻底打破了栾红月心中所有的防御。

  对于任何女人来说,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拒绝这种温柔,拒绝一个为自己冒险的男人。

  如果不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栾红月极有可能会毫不客气的献~身,她一无所有,没有什么可以感激陆天星的,唯有身体,她不求陆天星喜欢自己,甚给自己一个名分,她只希望用自己的身体感谢陆天星。

  陆天星带着栾红月微微一笑道:“红月,你是我朋友,朋友遇到危险的时候,我能不出现了,再说了,你这个漂亮的大美女,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那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损失。”

  在调戏栾红月的同时,陆天星心念微微一动,两道真气呼啸而出,直接将栾红月身上的绳子给解掉。

  “你……你就是陆天星,你是怎么进来的。”

  刀哥一道劈碎四周的劲气之后,眼神凝重的看着陆天星,从刚才和陆天星的交手这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陆天星实力的可怕,那可怕的真气质量,让他都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甚至有一种被碾碎的感觉。

  听到刀哥的话,栾红月陡然回过神来,急忙说道:“天星,你快走,快点走,他们绑架我就是准备对付你,你快点走,他们还在暗处隐藏了一个狙击手,你快走,带着我只是一个累赘,不用管我。”

  “你就是陆家的三少爷?”

  还没有等刀哥再次开口说话,一个充满恨意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

  钱豹捂着手掌,满脸狰狞的看着陆天星,浑身上下都带着一丝狰狞的杀意,对于一个武者来说,要是残废了,实力绝对废掉一大半。

  “没错,我就是,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绑架红月的,告诉我,你们的幕后主使是谁,我留你们一具全尸。”

  陆天星的语气虽然很平淡,但是其中的杀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他相信,这群人绑架栾红月,绝对背后有人指使,否则,一般的散修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绝对不愿意得罪他,毕竟他现在是陆家的三少爷,没有人冒着被陆家追杀的危险来找他的麻烦,这么做只有一个解释,在这些人的背后肯定有人指使。

  “哈哈哈,留我一具全尸,陆天星,你以为你是陆家三少爷吗?我告诉你,在我眼中,你就是一个垃圾,今天你废我一条手臂,我就要你的命。”

  钱豹满脸狰狞的看着陆天星,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手掌被陆天星给斩断而又任何的害怕,反而心中涌现出一丝掩盖不住的杀意,他一定要将陆天星碎尸万段。

  心中的杀意甚至渐渐蒙蔽了理智,没有任何的犹豫,钱豹直接扑向陆天星,身体腾空而起,右腿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狠狠的踢向的陆天星的脑袋。

  这一腿踢出,空气当中的温度陡然爆发出来,一团团真气从钱豹的腿上爆发出来,化作一团团火焰,还没有靠近陆天星,就已经让陆天星感觉到一股可怕的热浪扑面而来。

  陆天星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没有任何躲闪。

  当这一脚快要踢过来的手,陆天星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嗜血的杀意,身躯微微一震,真气交错发出铮铮的脆响,如同一个钢铁巨人一般,六条真气手臂腾空而起,仿佛将空气都给打爆了,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碾压虚空而过,朝着钱豹狠狠的镇压过去。

  “不好,钱豹,你不是他的对手,快退。”

  一旁看到这一幕的刀哥,脸色在这一刻变得难看了到了极点,怒吼一声,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中的长刀一抖,瞬间一股浓郁的锋锐之力弥漫开来,伴随着长刀劈斩而下,当空就凝聚成了一柄长刀的虚影,斩开了空气,撕裂了空间。

  其实在钱豹对陆天星出手的时候,刀哥本来是想要阻止的,但是最终并没有选择阻止,而是静观其变。

  毕竟,钱豹虽然做事不靠谱,但是实力却只比他差上一点,也是一个神话级中期的高手,就算钱豹不是陆天星的对手,他相信也能在陆天星的手中撑上几个回合,但是他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的实力竟然恐怖如斯,这一招施展之间,竟然让他都感觉到了一股浓郁到极点的威胁,更别说实力比他弱的钱豹。

  不躲,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面对陆天星的可怕,刀哥在这一刻也不得不出手,他很清楚,一旦钱豹死了,他和张虎,神枪三人面对陆天星,如果陆天星存心想跑,他们想要击杀陆天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不会死的,我不会死的,陆天星,你杀不了我。”

  此刻,钱豹也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死亡气息笼罩在心头,就仿佛现在他面对的不是陆天星,而是一尊杀神一样。

  “天火燎原。”

  面对这死亡的一击,钱豹猛然怒吼一声,不进反退,双腿瞬间化作一道道残影踢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