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张虎那杀猪般的惨叫声顿时在空气中回荡着,他的右腿膝盖直接被陆天星踢得粉碎,只剩下一些皮肉连在一起,看起来格外的让人触目惊心。

  这一刻,张虎在看向陆天星的目光已经不单单的惊惧,更多是则是恐惧,在张虎的眼中,此刻的陆天星和从地狱中走出来的魔鬼没有什么区别,尤其是陆天星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就仿佛看着一个死人一样,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在其中,这种目光只有在杀人如麻的身上才能感受到,因为在这一类人的心中,人命已经不值钱,如同从草芥一般,压根引不起他们内心任何波动。

  陆天星看着张虎的模样,再次开口,语气波澜不惊:“你知道我这辈子最恨的是什么吗?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有人拿我身边的人来威胁我,你放心,我不会这么简单杀了你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让你知道绑架我的女人的后果是什么。”

  听着陆天星那波澜不惊的话,张虎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眼中浮现出掩盖不住的恐惧之色,他怕了,真的是怕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陆天星这么狠,手段竟然如此的狠辣,压根就不给人任何反击的机会。

  “不……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张虎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恐惧,短短不到一分钟,钱豹被打爆了,刀哥也被杀了,神枪也死了,只留下了他一个人,张虎内心之中的恐惧不言而喻:“求求你,不要杀我,只要你不要杀我,你让我做牛做马都可以。”

  “不要杀你?”

  陆天星脸上的冷笑越发的浓厚了起来,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想让我不杀你,也不是不行……。”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张虎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三少爷,只要你不杀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是吗?”

  陆天星不容置否,声音陡然变得冰冷了起来:“告诉我,是谁派你来。”

  “我说了,你真的会放过我吗?”

  “你觉得你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陆天星的双眸如同一把利刃一般,直刺张虎的心脏,一丝丝冰冷的杀意蔓延出来。

  感受到陆天星身上的杀意,张虎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是……是孙雄,是孙雄派我们来的,让我们绑架栾红月,利用栾红月引诱你出来,然后杀了你。”

  “孙雄。”

  陆天星的双眸之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光芒,已经消失的杀意再次暴涨出来。

  “是……是的。”

  感受到陆天星身上那冰冷,让人几乎窒息的杀意,张虎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孙雄和刀哥很熟悉,曾经在北方的时候,救过刀哥一命,这一次孙雄给了我们五个亿,让我们绑架栾红月,将你引出来,最好是将你活捉,如果不能就杀了你。”

  “杀了我?”

  陆天星哈哈大笑道:“就凭你们也想杀我吗?”

  如果是还没有动手之前,张虎听到陆天星的这番话,绝对会嗤之以鼻,毕竟,在他们心中陆天星只不过是一个刚刚踏入神话级中期的武者而已,而刀哥却是神话级中期巅峰的强者,钱豹也是神话级中期的高手,两人联手,斩杀陆天星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但是现在看到陆天星那恐怖到极点的实力,以及那狠辣无比的手段之后,张虎很清楚,陆天星绝对不是他们对付得了的,而就因为走错了这一步,刀哥,神枪,钱豹都死了,他的命也捏在了陆天星的手上。

  看着陆天星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杀意,张虎的内心可以说是恐惧到了极点,如果早知道陆天星这么可怕,别说是给他五亿了,就算是给他五百个亿,他也绝对不会来找陆天星的麻烦,钱虽然是一个好东西,但有钱那也得有命花啊,连命都没有了,要钱有什么用。

  “我……我知道都已经告诉你了,求求你饶了我……。”

  张虎看着陆天星,脸上带着一丝浓浓的恐惧。

  陆天星看了一眼张虎,眼神没有任何的波动,语气平静的说道:“饶了你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张虎急切的问道。

  “打电话给孙雄,告诉他,你已经杀了我了,然后将栾红月带到他哪里去,给我问问孙雄,他现在在哪。”

  陆天星神色充满了冰冷,在参加薛曼同学会的时候,他已经饶了孙雄一次了,这一次孙雄居然还敢来找他的麻烦,那就别怪他不客气,斩草除根。

  问孙雄现在在哪!

  张虎在听到陆天星的这番话之后,脸色陡然变了变,他不是傻子,陆天星问孙雄在哪,绝对只有一个打算,那就是将孙雄给宰了,他可不相信陆天星会对孙雄手下留情。

  一旦孙雄死了,他绝对会成为北方孙家的眼中钉,恨不得处置而后快,但是他偏偏没有任何的选择,得罪孙家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如果他不按照陆天星说的做,他现在就必死无疑。

  而就在这个时候,张虎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

  张虎听到这个手机铃声,急忙拿出手机,当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的时候,浑身上下一颤,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陆天星:“是孙雄的电话。”

  陆天星眼中光芒一闪:“接,记住我说的话,千万不要给我耍花招,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好,只要你不杀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听着陆天星的话,张虎咬了咬牙,没有任何犹豫的接通了电话。

  “怎么样了,我让你们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人干掉了吗?”

  还没有等张虎开口说话,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孙雄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听到孙雄的话,张虎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陆天星,紧接着开口说道:“孙少,事情已经办好了,陆天星这个家伙的实力太强了,我们没有办法活捉,所以将他给杀了,对了,孙少,栾红月怎么办,要不要一起杀了,永绝后患。”

  “栾红月?千万不要杀了她,给我带她来我的别墅,带她来清水别墅区的五号别墅,我在这里等你们,记住,千万不要伤害栾红月,一定要将她给我完完整整的带过来,对了,顺道帮我把陆天星这个小杂种的尸体也给我带过来,哈哈哈,陆天星,你这个杂种终于死了,只可惜,你死了,不然我一定当着你的面,让你的女人在我胯~下~shen~yin,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当着你的尸体的面玩你的女人,到时候让你的女人像条母狗一样趴在我的胯下,哈哈哈……。”

  电话的那头传来孙雄那充满了兴奋的声音。

  “是,孙少,我和刀哥他们马上赶过来。”

  此刻,在清水别墅区的五号别墅,孙雄挂断了和张虎的电话,脸上充满了阴森的笑容,终于成功了,陆天星这个王八蛋终于死了,只可惜陆天星死了,不然的话,他一定让陆天星亲眼看着自己的女人是怎么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地上,任由他玩弄的。

  “陆天星,你放心,这只是开始,我会让你的所有女人全部都变成一条母狗,等我把她们玩腻了,我就让她们变成一条人尽可夫的母狗,让无数男人来玩玩陆家三少爷的女人。”

  孙雄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一丝疯狂之色,这几天他可以说一直都是活在仇恨当中,恨不得把陆天星碎尸万段,但是他也很清楚,陆天星实力有多么的可怕,他只要敢对陆天星动手,杀不死陆天星,他估计就死定了。

  本来他打算等回到北方之后,再慢慢的收拾陆天星,谁知道他安排在白氏集团周围盯住陆天星的人,居然发现了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这才命人将他们两个带了过来,利用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伪造了一个出车祸的消息发给栾红月,说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出车祸了,没想到栾红月直接就上当了,去了医院,直接钻进了陷阱当中。

  “陆天星,你终于死了。”

  想到刚才电话中张虎的话,孙雄的身躯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恍惚之中,他仿佛看到了陆天星那死不瞑目的模样,看见了陆天星的女人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自己的胯下,随便自己怎么玩。

  “孙少,怎么样了,抓到栾红月这个臭婊子没有。”

  而就在这个时候,两个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赫然是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此刻在两人的脸上都带着,强烈的期盼之色。

  “抓到了,当然抓到了。”

  孙雄听到栾傲雄的话,眼中流露出一丝狰狞之色,哈哈大笑道:“栾家主,说起来这一次我真的要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恐怕还不能报仇。”

  “什……什么意思,孙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明白。”

  看着孙雄脸上那狰狞的笑容,栾傲雄神色微微一愣,心中陡然浮现出不祥的预感。

  “哈哈,不明白什么意思,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陆天星已经死了就可以了。”孙雄看着栾傲雄,笑眯眯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