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玫瑰那担忧的声音,陆天星心中被栾红月挑起的火焰瞬间一扫而空,直接开口说道:“我没事,是有人绑架了红月,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对了,玫瑰,阎罗殿有没有人在魔都。”

  “有。”

  玫瑰听到陆天星的话,立刻暗暗松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天星,有什么需要阎罗殿出手的,只要不是神话级后期的强者,我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

  “玫瑰,你让阎罗殿的人去清水别墅区五号别墅,将那里面人全部给我带过来,除了主谋之外,其他人的全部格杀,我待会就去你哪里一趟。”陆天星沉声开口说道,语气中带着森然到极点的杀意,既然孙雄找死,那就别怪他不客气,孙雄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死,孙雄不死,他睡觉都不会安心。

  “没问题,我待会让阎罗殿的人去一趟,保证那里的人没有一个人跑得掉。”玫瑰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

  “你让他们小心一点,对方是北方孙家的人,身边极有可能隐藏着高手。”

  “放心好了,在别的地方,我或许会敬畏三分,在魔都,就算是他天王老子也翻不起风浪的,他跑不掉的。”

  玫瑰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强烈的傲然之色,旋即轻笑着说道:“小男人,我发现你泡妞的本事越来越强了,没想到你连栾红月都给泡上了,不错,非常的不错,虽然红月在江南的名声的不太好,但是我可以保证她还是一个*****,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亲密接触,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今天你救了她,她肯定会芳心大动,恨不得以身相许,美女爱英雄,小男人,今天可是一个好机会啊,抓人的事情交给我了,你争取把红月这个小妞给我拿下,到时候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她拉进阎罗殿了,小男人,你难道不想把一个前凸后翘的大美女给压在~身~下~啪啪啪吗?小男人,今天是一个好机会。”

  听着电话那头玫瑰堪比女流氓的话,陆天星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我说玫瑰,你能不能有点节操,你还嫌我身边不够乱吗?”

  “乱吗?我怎么觉得一点儿都不乱。再说了,小男人,你就心甘情愿的看着一个这么漂亮,对你情根深种的大美女,最终被别的男人给压在~身下。”

  陆天星听到玫瑰的话,神色微微一愣,心头一阵苦笑,栾红月对他的感情,他又不是傻子,自然很清楚,但是他更加的清楚,如果收了栾红月,只会让他身边的感情变得越来越乱,所以一直装傻,视而不见。

  如今听到玫瑰这么说,陆天星不由的扪心自问,眼睁睁的看着栾红月以后被别的男人给压在~身下,他真的会无动于衷吗?

  “玫瑰,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那你随意,不过小男人,我只想劝你一句话,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有时候错过了,或许就是一辈子,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后悔。”

  玫瑰的话语从电话那头传来,没有等陆天星再次开口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陆天星脸上的苦笑之色越发的浓厚了起来,眼角的余光扫过坐在不远处,一脸担忧的看着他的栾红月,陆天星心中忍不住的闪过一抹悸动,回想起自己和栾红月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

  尤其是想到栾红月明知道当初白氏集团是凶险万分,却毅然决然的留在白氏集团,帮助他稳定后方,去面对江峰集团和鼎天集团的时候,想到这里,陆天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地一条,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句话或许说的有道理。

  将手机放进口袋之后,陆天星直接转身朝着栾红月走了过去。

  “天星……。”

  看到陆天星朝着自己走过来,栾红月脸上一抹惊慌失措之色,下意识的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还没有消散的药效,让她还没有站起来,身子就是一个踉跄,朝着地面上栽去。

  陆天星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微一变,猛地向前踏出一步,伸手将栾红月抱在了怀里:“红月,小心一点,你现在身体的药效还没有散去,别乱动,我先送你回家。”

  说话间,陆天星没有给栾红月再次开口的机会,直接一个公主抱,将栾红月抱在了怀里,朝着外面走去。

  栾红月被陆天星抱在怀里,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可是还没有等她有什么大动作,突然感觉到翘~tun上被人拍了一下,紧接着陆天星的声音就已经在耳畔响起。

  “别乱动,给我乖乖的待着,不然的话,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吃掉你吗?”

  听着陆天星的话,栾红月下意识的抬起头,刚好看见陆天星低下头看着她,俏脸上闪过一抹红晕,宛如鸵鸟一般将脑袋埋在陆天星的胸膛上,听着那强健有力的心跳,竟然有些失神了起来。

  陆天星看着栾红月的模样,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

  与此同时,零点俱乐部当中,玫瑰身穿着一身打网球的休闲服,满脸冷若冰霜的坐在办公室当中,浑身上下散发出森寒的杀意,嘴角更是带着一抹嗜血的笑容。

  良久之后,玫瑰缓缓的开口,语气中带着冰冷的杀意:“北方孙家,看来是时候对北方动手了,阎罗殿也时候进入北方了,到时候灭了你们孙家。”

  阳光下,玫瑰的嘴角的那一丝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不知道过了多久,从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伴随着门被敲响的声音,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无双卫从外面走了进来。

  玫瑰看着这个女人,缓缓的开口说道:“吴涛长老来了没有。”

  “吴长老已经在外面等候了。”这个无双卫恭敬的说道。

  “让他进来。”玫瑰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会长。”

  这个无双卫点了点头,立刻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无双卫离开没多久,外面再次响起了一个脚步声,很快,一个苍老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如果这个时候陆天星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得出来,这个老者就是当初他在梁家收服的两名神话级武者的其中一个,吴涛,神话级中期的境界。

  “见过大殿主。”

  在走进房间之后,吴涛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朝着玫瑰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脸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敬畏之色,甚至不敢抬起头。

  虽然玫瑰的实力在他的眼中只不过是一只蝼蚁,翻手可灭,但是吴涛却丝毫不敢小瞧玫瑰,一个能周旋各大势力,并且成功将阎罗殿发展壮大的女人,绝对不是一般的女人,更别说玫瑰的背后还站着一个陆天星和陆家了,这么庞大的势力,放眼整个华夏,也是屈指可数的,绝对不是他当初效忠的梁家比得上的,他要是敢对玫瑰怎么样,绝对活不过三天。

  “吴长老,你不必这么客气。”

  玫瑰看了一眼吴涛,沉声说道:“吴长老,这一次我要你清水别墅区将五号别墅里面的人全部给我带过来,如果有人阻挡,格杀勿论,只留主谋就行。”

  “没问题,大殿主这件事情交给我了。”

  吴涛点了点头,眼神没有任何的波动,作为一名武者,杀几个人对于他来说,完全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恩,你下去办吧!快去快回。”

  玫瑰冲着吴涛摆了摆手。

  吴涛看着玫瑰的动作,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冲着玫瑰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这才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到吴涛转身朝着外面走出去,玫瑰突然开口冲着外面喊道:“来人。”

  “会长。”

  一个无双卫从外面走了进来。

  “通知阎罗殿的情报人员,给我调查一下北方孙家,我要知道北方孙家的一切消息,包括他们的一举一动。”玫瑰面色冷若冰霜的说道。

  她实在是太了解陆天星的性格了,这一次北方孙家的人敢绑架栾红月,那就相当于触犯了陆天星的逆鳞,按照陆天星的性格,这个北方孙家的人死定了,那就相当于和北方孙家撕破了脸皮,她必须在和孙家交锋之前,调查清楚有关于北方孙家的所有资料。

  “是,会长,我这就下去安排。”

  “恩,下去吧!记住,隐秘一点,不要让孙家的察觉。”

  “是。”

  这个无双卫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冲着玫瑰行了一个礼,立刻转身朝着外面走出去。

  “北方孙家,但愿你们识趣一点,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将你们从北方彻底的抹掉,让你们成为我阎罗殿踏足北方的第一块踏脚石。”

  玫瑰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站在了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艳阳,嘴角勾勒出嗜血的笑容,一丝冰冷的杀意一闪而逝。

  与此同时,陆天星已经驾驶着一辆张虎等人开过来的车子,载着栾红月,在栾红月的指挥下,一路朝着栾红月居住的小区而去。

  二十多小时之后,陆天星驾驶着车子稳稳的停在了栾红月租住的小区楼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