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红月所在的小区是位于魔都南面的精品小区,景色秀雅,道路整洁,很有小资情调,很适合白领居住在这里。

  陆天星将车停在了小区的楼下之后,扭头看了一眼栾红月,没有开口说话,打开车门直接从车上走了下来,走到副驾驶面前,打开车门,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伸手将栾红月从车里抱了出来。

  “天星,你……你扶着我就可以了,我感觉自己可以走了。”

  看到陆天星再次抱着自己,栾红月俏脸上立刻闪过一抹红晕之色。

  “你确定你能走路?红月你刚才在仓库的时候很嚣张的挑衅我吗?那你说我要不要把刚才没有完成的事情继续下去,把它给完成了。”

  陆天星一脸邪笑的看着栾红月,玫瑰说的没错,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既然已经决定了下来,他还有什么好矜持的,何况,和栾红月这个大美女做一些喜闻乐见的事情,他也不吃亏。

  听到陆天星,栾红月微微一愣,紧接着俏脸上浮现出一抹强烈的惊喜之色,她不是傻子,陆天星的这番话分明是打算接受她了。

  “三少爷,你……你……。”

  栾红月抬起头,满脸激动的看着陆天星,语气有些颤抖,生怕自己耳朵听错了。

  “我什么我,你刚才挑起了我的火,你就不打算给我灭火吗?”

  陆天星目光在栾红月的身上打着转,嘴角勾勒出一抹猥琐的笑容。

  感受到陆天星的目光,在听到陆天星充满调~戏味道的话,栾红月神色微微一愣,旋即脑海中回想起林雅妃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栾红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妩媚~动人的笑容,整个人突然在陆天星的怀里翻了一个身,双手很自然的伸出手搂住了陆天星的脖子,整个人直接就倒在了陆天星的怀里。

  那波涛汹涌的圣~女~峰毫不客气的压在了陆天星的胸膛上,翘起的美tun不偏不正,紧~贴~着陆天星的关键位置,那you人的红唇几乎都贴在了陆天星的脸上,喷着热气。

  那一丝丝热气顿时让陆天星精神为之一震,瞬间一种异样的感觉游走全身,刺激着陆天星的神经。

  “吸!”

  面对这么强烈的you~惑,陆天星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低着头,满脸惊骇的看着栾红月,妖精,这个女人绝对是一个妖精,和林雅妃一样,这一举一动之间都散发出妩媚的味道。

  “天星,你想要真的想要吃掉人家吗?”

  栾红月声音带着一丝风情万种的气息在其中,对着陆天星轻轻的喷出一口香气。

  刚才在在南郊废弃仓库的时候,已经被栾红月给you~惑了一回,要不是玫瑰突然打来的电话,说不定他已经和栾红月发生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了,此刻又被栾红月这么一阵you~惑,看陆天星心中还没有来得及熄灭的火焰,再次有了熊熊燃烧起来的趋势,很快就有了一个男人在面对一个美女时应该有的反应。

  紧接着,陆天星感觉到自己似乎碰到了一个不该碰的东西。

  顿时一股一样的感觉游走陆天星的全身,让他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的火焰变得越发的旺盛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栾红月偏偏还发出了一声要人命的嘤~咛之声。

  “我去。”

  听到这个声音,陆天星只觉得呼吸变得越发的急促了起来,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火焰,抱着栾红月,没有任何迟疑的朝着电梯的方向走过去。

  乘坐着电梯,在栾红月的指引下,陆天星抱着栾红月,直接上了楼,用钥匙打开了房门之后,没有等栾红月开口说什么,陆天星直接将门给关上了,随后直接将栾红月按在大门上,低头没有任何犹豫的吻在了栾红月的红唇上,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落在了栾红月的翘tun上……。

  栾红月身子一颤,顿时感觉到一阵异样的感觉从心中油然升起来,浑身上下的力量一下子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有些娇~喘~吁~吁起来,美~眸也变得迷离了起来,出现了一道道的水雾之色,嘴里发出若有若无的shenyin,身子也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看着栾红月那勾人的模样,陆天星心中不由的一颤,嗅着后者身上那you~人的香味,陆天星的手开始慢慢的向下移动……。

  “啊……。”

  栾红月的身子猛烈的颤抖了起来,只感觉一股异样的感觉油然升起,娇喘连连:“三……三少爷,不,天……天星,不要……去,去房间里面。”

  此刻的栾红月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像是一滩烂泥般靠在陆天星的怀里,两只手抱着陆天星的后背,上下不断的移动着,那种噬魂销骨的刺激让栾红月忍不住的张开红唇,发出一声声让人想要犯罪的声音。

  在听到栾红月的话之后,陆天星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手搂着栾红月的腰,一手搂着栾红月的腿,直接将栾红月腾空抱起来,朝着栾红月的卧室走去。

  伴随着关门的声音,陆天星手臂上下一阵飞舞,瞬间,一尊宛如粉雕玉琢般迷人的娇躯摆出you人的姿势横在床上,曲线玲珑、凸凹有致,肌肤在清幽的灯光下显得光滑细腻、晶莹透亮,好似羊脂白玉。

  看着眼前那完美的娇躯,陆天星眼中的火焰变得越发的旺盛了起来,虽然上一次在江南的时候,他已经见过栾红月的果体,但是那一次却是栾红月却抱着其他的目的,他只是简简单单的看了一下,并没有好好的欣赏一下,但是这一次,却是真真实实,没有携带任何的目的,他当然要好好欣赏一下。

  感受着陆天星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打着转,栾红月的娇躯轻轻的颤抖着,有些颤抖的睁开双眸,用一种令人无法拒绝的口气说道:“三少爷,上一次红月在你面前亲近你,是想要巴结你,借助你的势力发展自己的势力,但是这一次红月只想好好的感谢你,希望三少爷你能怜惜红月。”

  听着栾红月的话,在看着那让男人想要犯罪的娇躯,陆天星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扑向了栾红月。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陆天星不知道自己对栾红月到底是什么感觉,是爱,还是只喜欢栾红月的身体,但是陆天星知道,他绝对不允许这个女人跟别的男人走进婚姻殿堂,或许你可以说他自私,但是他无所谓,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没有任何好犹豫的。

  伴随着一声娇声的痛呼,一朵鲜艳的梅花在床单上绽放,整个房间当中都响起了爱的交响曲。

  时间就仿佛指间沙,总会在你不知不觉间从指间悄然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床上两具因为剧烈颤抖而飞上云端的男女突然停了下来,重重的喘息声充斥在整个房间。

  大约过了几分钟,完美纠缠在一起的两具躯体慢慢的分开了。

  整个床上由于经历过一番激烈的战斗,显得非常的凌乱不堪。

  因为剧烈运动的原因,陆天星身上布满了汗水,古铜色的皮肤在光芒的照耀下,闪烁着异样的光泽,对于女人来说,充满了吸引力。

  陆天星斜躺在床上,习惯性的给自己点燃了事后香烟,狠狠的抽了起来。

  而栾红月此时却趴在陆天星的怀里,感受着这个男人传来的强健有力的心跳。

  此刻栾红月很享受这种感觉,被这个男人抱着,趴在这个男人的怀里的感觉,让她心中充满了安全感,一种前所未有幸福感涌上心头。

  最宝贵的东西献给自己喜欢的人,对于栾红月来说,她并不后悔,她只知道当初在江南的时候,陆天星将她从无边的黑暗世界拯救出来的时候,她的心就永远属于陆天星了,这一刻,她已经在心中期盼很久了,无怨无悔。

  深深的吸了口气,陆天星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自己的怀里女人:“红月,你跟着我,我或许给不了你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甚至我无法给你一个所有女人都向往的婚礼,甚至我还会带给你无穷无尽的危险,你真的不后悔吗?”

  虽然这番话有些事后诸葛亮的意思在其中,但是陆天星却依然要说,他或许真的没有办法给栾红月一个婚礼,甚至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而且还会给栾红月带来无穷无尽的危险。

  栾红月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浑身上下一颤,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抬起头,一双眸子落在陆天星的身上,轻声说道:“天星,你认为红月是一个银荡的女人吗?”

  “不是。”陆天星很认真的说道。

  假如栾红月是一个银荡的女人的话,她刚才在床上的表现就不会那么的生涩了,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伪装不出来的。

  假如栾红月是一个银荡的女人,刚才和她发生关系的时候,床单上就不会有落红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