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陆天星的话,栾红月脸上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容:“天星,第一次我跟你见面的时候,就想要勾引你上床,这一次又主动勾引你,你这都不认为我是一个银荡的女人吗?”

  “我没有这么认为。”

  陆天星狠狠的抽了一口香烟,一脸认真的看着栾红月。

  “天星,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的,这一次是我自愿的,我……。”

  栾红月看着陆天星,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天星给打断了道:“栾红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想吃干抹净不认账不成?”

  愕然的听到陆天星的话,栾红月身子猛地一颤:“天星,我配不上你,我是……。”

  “闭嘴。你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你懂吗?”

  话音落下,陆天星一把搂住栾红月的腰,让她整个人趴在自己的大腿上,随后抬起手在栾红月的翘tun上使劲了拍了两下。

  “啊!”

  感受到翘tun上传来的疼痛,栾红月下意识的叫了一声,抬起头,一双美眸充满诧异的看着陆天星,水汪汪的眼神让陆天星感觉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火焰,似乎又有的爆发的趋势。

  深吸了一口气,陆天星压下心头的悸动,看着栾红月重重的说道:“栾红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在意自己的过去,但是我想要告诉你,你是我陆天星的女人,没有什么配不配得上的,在我心中,你是我的女人,这就足够了。”

  听着陆天星那霸道宣示自己主权的话,栾红月娇躯轻轻一震,脸上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在她的心中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陆天星的女人,因为她在别人眼中是一朵交际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像她这种女人,走在大街上永远承受的都是别人异样的目光,哪怕你曾经什么都没有做过,但是一旦背负这个名声,你的这一生就算是彻底的毁掉了,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在意这些,可是现在陆天星却丝毫不管她的过去,宣布她是他的女人,这怎么不让栾红月有些错愕,有些难以置信。

  “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打你了,我不在乎你的过去,只在乎你的将来,现在你是我陆天星的女人,那一辈子就是我的女人,栾红月,我希望你记住这句话,以后你要是再敢说跟我说什么配不上,配不上这种话,别怪我用陆家家法好好收拾收拾你。”

  再次听着陆天星那充满霸道的话,栾红月非但没有任何的生气,反而像是热恋中的小女生在生病后受到亲密照顾一样,嘴角慢慢的浮现出了一道浅浅的笑容,笑容之中充满了幸福的味道。

  哪怕陆天星这番话是在骗她,栾红月知道自己这辈子也满足了。

  女人就是如此,当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有时候哪怕明知道这个男人在编一个谎言在骗她,却依旧心甘情愿的深陷其中,不仅仅是栾红月,所有的女人都是如此。

  毕竟有句话说得好,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三少爷,谢谢你。”

  栾红月鼓足了勇气的看着陆天星:“三少爷,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的,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只要你想我的时候,就可以来找我,我愿意做你笼中的金丝雀,一辈子,无怨无悔,只为等你来。”

  听着栾红月的话,陆天星神色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刚想开口说什么,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手机铃声,陆天星微微一愣,抬起手轻轻的拍了拍栾红月的翘tun,让她帮忙把手机拿过来。

  栾红月妩媚的白了陆天星的一眼,却没有反抗,而是直接撑起身体,丝毫不介意自己那雪白的肌肤和美妙的风景映入陆天星的眼帘,伸出手从床柜上把手机拿过来,递给了陆天星,而自己则如同一个温顺的小猫咪一样,再次趴在陆天星的怀里。

  陆天星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栾红月后背那宛如丝绸般的肌肤,一只手拿起手机,当看见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之后,神色微微一愣,但是很快接通了电话:“玫瑰,人抓到了没有。”

  “抓到了,不过……。”

  玫瑰有些低沉的声音在电话中传来,有些迟疑。

  “不过什么?”

  玫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过,除了孙雄之外,我们还抓住了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他们根本就没有出车祸,这一次绑架栾红月的事情就是他们和孙雄一起策划的,栾傲雄也是这一次绑架的策划者之一。”

  “你说什么。”

  陆天星抚摸着栾红月后背的动作一僵,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意,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你哪里。”

  “好,我在零点酒吧等你。”

  这一次玫瑰没有在调戏陆天星,而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忙音,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带着一丝犹豫之色,犹豫着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栾红月,如果让栾红月知道,自己这一次被绑架居然是自己亲生父母和别人策划的,这对于栾红月的打击有多大,几乎可想而知。

  “天星,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什么事情你就去忙吧!不用管我。”栾红月感受到陆天星的变化,抬起头看着陆天星轻声说道。

  听着栾红月的话,陆天星身子一颤,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道光芒,似乎下定了决心,沉声说道:“红月,你能跟我说说你是被绑架的吗?”

  “怎么被绑架的?”

  栾红月听到陆天星的话,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道:“是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我的爸妈出车祸了,正在医院抢救,已经快不行了,让我去医院一趟,当我开着车赶到医院的时候,正打算去急救室,我就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发现被绑架了。”

  说到这里,栾红月脸上浮现出一抹浓浓的苦笑,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压根就没有把她当成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摇钱树,一个可以交换利益工具而已,可是,她却不能不管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他们可以不仁,但是她栾红月却不能不孝。

  听着栾红月的话,陆天星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的心还是太软了,栾傲雄和郑秀娥已经对她那样,可是她却依旧将栾傲雄当成自己的父母,这样的女儿放在哪个家庭恐怕都是让人赞扬的孝女,最被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给逼的险些自暴自弃。

  心中再次叹了一口气,陆天星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红月,我刚刚接到玫瑰的电话,她告诉我一件事情,我打算告诉你,但是我希望你能挺住。”

  说到这里,陆天星停顿了一下,再次开口说道:“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压根就没有出车祸,他们打电话给你只是在骗你的,希望把你引出来,然后绑架你。”

  听着陆天星的话,栾红月微微一愣,脸上闪过失魂落魄的神色,轻声说道:“其实这件事情我早就猜到了。”

  陆天星在听到栾红月的话后,微微一怔:“你猜到了?”

  “恩。”

  栾红月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抹凄然的神色:“其实在我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我就怀疑这件事情是假的,我曾经也想过不去医院看他们,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他们无论多么的不是人,可是终究是我的亲生父母,万一如果真的他们出事了,我不去看他们,或许这将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他们可以对我不仁,但是我却不能不孝。”

  “直到我被人给绑架了,那时候我就知道,他们可能没事,就是想要骗我出现而已,可是,在心中我始终不愿意相信这一点,不相信我的亲生父母会真的这么做……。”

  耳畔听着栾红月的话,陆天星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栾红月,只能伸手将栾红月给搂在怀里,重重的说道:“红月,没事了,你放心,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女人,没有人会对你做怎么样的,我保证从今往后,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会让他们他们永远消失。”

  听到陆天星的话,栾红月下意识的抬起头,看着陆天星,脸色带着一丝惊慌之色:“天星,不……不要杀他们。”

  愕然的听到栾红月的话,陆天星微微一愣,长叹一口气说道:“红月,你还在替他们说情吗?这种垃圾根本不值得你为了他们求情,这一次,你要是放过他们的话,他们绝对不会感激你的,相反,他们会在心中对你恨之入骨,认为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只要让他们再找到机会,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将你置之死地,你现在还替他们求情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